TOP

《乌龙山伯爵》全剧本
2016-08-10 13:06:03 来源:博客 作者:开心麻花 【 】 浏览:757次 评论:0
龙山伯爵

听写版

录制于2011/10/29海淀剧场

主要角色:(全场由一人饰演)

谢蟹:男,本剧主角,一个标准三无男子,100万美金遗产的受益人。

神父:男,基督教徒,教堂的神父。

邱田:男,乌龙山银行行长。

女秘书:女,行长的秘书。

艾伦警官:男,菲律宾警察,很不靠谱。

十三太保:男,劫匪之一。

K嫂:男,想要变成女性而抢银行。

玛丽莲:女,手术之后的K嫂,回乌龙山报仇。

配角:(可分场,一人饰演多角色)

墓地商人、K哥、港仔、金库保安A/BC/D、朝鲜大夫A/B/C、活畜生、小混混、酒保、保镖A/B、老太太、女人质、记录员、银行保安

【第一幕:乌龙山公墓】

神父:仁慈的主啊!宽恕这位逝去的人吧!他的肉体将回归尘土,他得灵魂将得到救赎!啊,仁慈的主啊!请用你纯洁的圣光来解脱他所有的惆怅!

卖坟:二大爷!二大爷啊!你怎么就走了呢!你不跟我说一声!(哭)我这心里面多难受啊!

谢蟹:差不多得了,你个卖坟的没必要哭成这样……二大爷,我两岁的时候你就去外国混了,刚听说你混出点出息,没想到你就出殡了。卖坟的,我二大爷生前喜欢奢华喜欢喧嚣,整个这片坟我包了!这里所有树上给我挂上小音箱,24小时播放车水马龙声。(转身手指)把这边小趴趴坟都给我吧啦,搭上简易棚子,拉面,烧烤,煎饼果子,嘎巴菜,耳朵眼炸糕都给我整上。(转身)这边再给我安排一排城管,没什么事就撵他们。就绕着我二大爷的坟圈子跑~热闹起来!

卖坟:先生,要说你这额外的开销可不少啊。

谢蟹:长辈走了,做晚辈的花点钱怎么了。再说了,你这最贵的坟能贵到哪去?

卖坟:4万8一平米。

谢蟹:最便宜的呢?

卖坟:4万7

谢蟹:神父,我二大爷到底给我留了多少遗产?

神父:我这么和你说吧,你二大爷在国外是饿死的。连回来的机票都是我给垫的,你看您能给报了不?

[谢蟹过去拥抱神父]

谢蟹:抱完了。

神父:在哪呢?

谢蟹:我跟你说吧,这肯定不是我二大爷,我二大爷不是百万富翁吗!

神父:一定不会错的。你刚才吹NB那出跟你二大爷生前一样一样的!你父亲叫“谢天”,你二大爷叫“谢地”,你叫“谢蟹”。你们全家都非常客气。

谢蟹:那客气人多了!全是我二大爷啊?!

神父:你二大爷还记得今天是你30岁的生日,他嘱咐我,一定要在你生日的时候把这个骨灰盒交给你当作生日礼物。生日快乐,节哀顺变。你二大爷的遗愿就是能葬在家乡的这边乌龙山上。来吧孩子,来一铲子,种下这科生命之树。

谢蟹:等下……种树要钱吗?

卖坟:啊呵……4444块,这棵树象征着生命的重生。

谢蟹:按说……人死后是要重新投胎做人的,可你觉得往骨灰上种树这合适吗?将来投胎做植物人啊?还是植物大战僵尸啊!

神父:落叶归根呐,孩子,你就圆了死者的心愿吧。

谢蟹:不是我不圆,一个破坟,一平米卖四万多,还让步让人活了。

卖坟:活人是不会住在坟里的,所以坟价才死贵死贵的。我给你介绍一下,这里是一套适合老年人的南北通透的板坟。暗厨暗卫,四季无光,冬天漏水夏天上霜,楼下底商,隔壁姓张。我们现在最大的优势呢,是地理环境。你看,左邻黄泉高速,右邻驾鹤机场,中间这条呢,就是我们坟墓区最大最繁华的步行商业街,死路一条。另外呢,我们还有一个好消息,如果说现在您能全款购坟的话,我们还能附赠给您一口棺材。不知道你是喜欢翻盖的还是喜欢滑盖的?

谢蟹:有触屏的吗?

卖坟:研究过,停产了。

神父:为什么呢?

卖坟:没人按!

卖坟:而这套塔坟,就是整个坟墓区最奢华的埃及风情。金字塔象征着死者生前的财富与权力。如果说你把您的二大爷埋在这里,我们会专门聘请专业的有异域风情的舞蹈演员为他伴舞。

[一段群魔乱舞]

卖坟:怎么样?谢先生,我们这个舞蹈不错吧!

谢蟹:舞蹈是不错,不过这个舞蹈,要钱吗?

卖坟:这个……47111块钱一段儿。

谢蟹:钱到是不贵,我就是怕把我二大爷跳活了。

卖坟:差点忘了,我冒昧的问您一句,您二大爷有没有本地户口啊?

谢蟹:有什么区别吗?

卖坟:如果是本地人,那么死后可以直接埋进来。

谢蟹:那要是外地人呢?

卖坟:那得先死五年。五年之后凭着个人完税发票再购买此坟。

谢蟹:哈哈,那正好!我买不了。

卖坟:别急!谢先生!我这里有份人名单,这些都是本地刚刚去世的老太太,您可以给二大爷选一个合适的,结个阴婚,这二大爷户口一过来就可以买坟了。

谢蟹:还用闹洞房吗?

卖坟:您……胆真大……谢先生,别走啊您。我给您想个办法,咱托个人,您一下买两套,一套埋您二大爷,一套租出去用来还贷。

谢蟹:你们公司叫我爱我坟吧?这样,请你们二位回避一下,我跟我二大爷商量商量。(扭过去)二大爷啊,你这不成心让我看人笑话呢吗?你是不是以为我混的不错呢?其实咱爷俩混的差不多,你是饿死的,我是快要饿死的。我说你个海龟玩点洋气的的不行啊!把骨灰洒向大海多浪漫啊啊!没事还能养养鱼,逗逗海鸥,馋了还能吃顿海鲜。非得埋这儿!行了,咱俩毕竟亲情一场,我啊,我就把您撒地上吧!(扔起骨灰盒)

卖坟:(拉住谢蟹要扭打在一起)唉嘿!我说你怎么这样!没钱你买什么奢华的坟……

神父:这张支票,留给我的THANKS。

谢蟹:我就是“谢谢”啊,我英格丽是内木就就就就是THANKS。

神父:一百万,美金!

卖坟:(突然变客气)谢先生!我们这里一套大户坟!特别适合您!您把您二大爷埋里面……

谢蟹:哎呀我的二大爷啊!!!啊啊啊啊啊呀!啊!二大爷啊!

[黑场]

【第二幕:银行抢劫】

[场景一]

[黑场,幕后音]

幕后音:叮咚!请101号顾客到2号窗口办理业务。

幕后音:叮咚!请102号顾客到2号窗口办理业务。

幕后音:叮咚!请103号顾客……

幕后音:叮咚!请104号……

幕后音:叮咚!请……

幕后音:叮咚!请……

幕后音:叮咚!请……

幕后音:叮咚!请……

幕后音:叮咚!请……

幕后音:叮咚!请那位带黑礼帽的顾客别这么乱按取号机!

[场亮,银行VIP接待室]

邱田:萨摩耶娃,让大客户进来吧

秘书:好

[谢蟹进来]

邱田:啊哈哈哈,您就是那位……黑礼帽先生。

谢蟹:我就是想挑个好号。

秘书:这位就是本行的资深财务科长邱田先生。这位就是办理巨额提款的谢蟹先生。(转身离开)

邱田:好,萨摩耶娃,你可以出去了。啊……呵呵,(握手)谢谢谢蟹先生。

谢蟹:这么叫你不觉得拗口吗?

邱田:是有点拗口。

谢蟹:不如你叫我的英文名字吧,免贵复姓“Thank”单名一个“s”

邱田:啊,谢谢三克斯先生…接待您是我荣幸…来,坐吧

(二人坐下)

谢蟹:这是我的100万的支票,全取出啦。

邱田:谢先生年轻有为啊,不知道是做哪方面生意的。

谢蟹:刚投资了一块儿地……就赚了!

邱田:现在很多很投资目的都不明确,所以赚不了钱。

谢蟹:没错!我就是明确的投资了墓地!

邱田:谢先生平常都喜欢什么运动啊,打打高尔夫?

谢蟹:我不打高尔夫,我平常喜欢踢毽子啊,跳大绳啊什么的。

邱田:那您肯定平时喜欢打桥牌吧。

谢蟹:我就爱跟老太太们打牌!赢钱了还不要!

邱田:您的人品可太好了啊

谢蟹:关键是之前欠人家太多了……

邱田:(囧囧笑)啊啊……哈哈哈哈哈……(冷场)啊哈哈哈哈哈……(再次冷场,更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谢蟹:邱科长,这个……

邱田:啊,好好,我马上为你办理业务。

(邱田走过来突然跪下,谢蟹吓一跳)

谢蟹:咋改日式服务了?!

邱田:谢先生啊……我求你救救我吧……我们银行没钱了……

谢蟹:怎么个意思?

邱田:实话跟您说了吧,我半年前去外国考察,在赌场输光了100万的公款,临走前赌场送给我一瓶高级洋酒,他们说这里面已经下了毒了,让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自己解决了自己。就是桌上那瓶。我就想如果到时候出现了一个巨额提款,那就是我自杀的日子啊!(哭)

谢蟹:那个人就是我……

邱田:上帝的审判,总是比你想象中来得突然啊……

谢蟹:半年前出得事你咋能瞒到现在?

邱田:我在银行的电脑上动了手脚,如果没有巨额提款是不会被人发现的。我这些天一直希望着能多一些人来存钱,少一些人来取钱。可是这个漏洞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谢蟹:你每天晚上都做噩梦吧?

邱田:我每天晚上睡觉就像婴儿一样……

谢蟹:你心够大的啊!出这么大事还能睡觉像婴儿一样!

邱田:我是睡醒了!哭一会儿再睡!(哭)谢先生,您可要帮我啊……

谢蟹:好吧,我来帮你……(拿电话)

邱田:(跳起来)你要干什么!

谢蟹:我要报警!

邱田:你不能报警!

谢蟹:我这是在帮你!

邱田:(抢过毒酒)别报警!你要是报警,我就喝下毒酒自杀!警察来了,你就是凶手!

谢蟹:好,科长,我不报警了(抢过酒来)我是不会让你自杀的!

邱田: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吗?(跑去衣架,掀开衣服,露出绞索,套在脖子上)爸……妈……永别了……

(谢蟹跑过来推倒衣服架子)

秘书:(推门进来)科长!这里有个文件……

邱田:出去!出去!

(秘书出去)

谢蟹:你现在这个样子,肯定瞒不住了!

(邱田爬起来,从兜里掏出手枪)

邱田:我要是想死!谁也拦不住!(往自己嘴里塞,然后吐了,枪扔地上)

谢蟹:科长!你就不能再想想办法吗?

邱田:没用了,能想的办法我都想过了……

谢蟹:你自杀算什么啊!不就是100万吗!哪怕你去偷!去抢!也比自杀强吧!

邱田:(转身)对啊!你有100万吧!

谢蟹:啊不不不……科长,这样吧,你去自首,到时候你心爱的人去监狱看望你,透着铁窗二人相望,多么浪漫啊!

邱田:你闭嘴!现在我要100万,你又100万,但枪在我这里!

(谢蟹跑过来抱住邱田,枪掉地上了,谢蟹阻止邱田抢枪,二人OOXX状)

邱田:放开我!啊!放开我!

(秘书走进来,二人定格望着秘书)

秘书:科长!外面……啊!!!我不该看……我不该看!(跑出去了)

(二人扭打,枪走火,打中邱田,警报声响起。)

邱田:啊!啊!啊!

谢蟹:啊!科长……我不是故意的……你坚持住!你坚持住!我去找大夫去!来人啊!

(谢蟹拿着枪出门,二重幕布拉开,银行抢劫场面。谢蟹惊呆)

谢蟹:大哥……大哥……别开枪……我只是来取钱的!

众劫匪:我们都是来取钱的!

K哥:(对着谢蟹吼)你个蠢货!谁让你开枪了!还有!你的丝袜呢!

谢蟹:我从来不穿丝袜啊!

K哥:你!给他一个!

K嫂:来,拿我这个,套头上。

(谢蟹套在头上)

K哥:都给我听好了!我们是来抢劫的!都给我明白点!钱是政府的,命是自己的!都别太较真了!都给我躺好!谁要是敢报警!(放一枪!呯!)

秘书:哇啊啊啊啊!(爬过去抱住K哥大腿,看见是劫匪,吓的腿放开了。)

K哥:这位女士,请你躺文明点!我们是抢劫,不是强奸!

K哥:你,别动!都给我抱头蹲下好!

(谢蟹也抱头蹲下)

K哥:你蹲这儿就是跟群众打成一片了。你要是犯耸!老子第一个毙了你!去!把值钱的东西都搜出来!

十三:(踢保安,保安昏睡样)唉!醒醒了!醒醒了!

(保安起来,用电棍指着十三太保,十三太保用枪指着)

(活畜踢保安,保安转向用电棍指着活活畜,活活畜用枪指着保安)

(保安用电棍电倒自己)

K嫂:(对着活活畜)走!进去看看!

(K嫂和活畜进到里屋)

K哥:(对着谢蟹)说你呢!去吧值钱的东西搜出来!

谢蟹:(过去跟一个男女孩说话)唉!唉唉!你把手表给我,你假装把手表给我!一会儿我再还给你。

男人:干嘛啊

谢蟹:你交出来!唉!嘿!(抢)

男人:(跪下)大哥!我们家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谢蟹:算了给你吧不要了~

(K哥抓起女女孩)

K哥:哎呦喂,小妹妹,你怎么在这里啊,在哪工作啊?

女孩:人家还在上学呢。

K哥:哎呦!不错啊!上学呢啊!都说,知识就是财富!

(谢蟹冲过来推开K哥,用枪指着女孩)

谢蟹:把知识交出来!

(女孩把书包挂到枪上,谢蟹转交给K哥)

谢蟹:大哥,好多知识啊!

K哥:你放心,我从来不劫小女孩。

老太:唉!太好了!那你们把我的养老金还给我吧!

K哥:我说不抢女孩!没说不抢老太太!

老太:我也女孩过!欧巴~~~

K哥、十三:(看了一眼)哎呦我去!(踢倒老太)

谢蟹:老奶奶你没事吧?

K哥、十三:恩?!

谢蟹:(转变态度,用枪指着老太)说!你从来没有女孩过!你一生下来就是老太太!

K哥、十三:(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K哥搂着小女孩)

K哥:小妹妹,别害怕啊,哥其实没你想象中那么可怕。哥爱好文学,哥平时也喜欢诗歌。喜欢徐志摩。袅儿悄的我走了,正如我袅悄的来。我挥一挥匕首,不留下一个活口!

(警报响,警车开过来)

警官:放下武器!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

K哥:把枪放下!我们手里有人质!

(K嫂带着活活畜从里屋出来,带着很多钱袋子,一边走一边向警官开枪)

警官:你竟敢打我的迷你SUV?!

(继续打!)

活畜:大哥,搜出一瓶好酒!

K哥:还是你了解我!

谢蟹:邱科长!要是没有什么大事,快把我的支票还给我……

邱田:哎呦啊……帮帮我吧……

K哥:过来!(拽过邱田,枪指着邱田,对着警官说)咱们聊聊吧,放下武器,退后100米!

警官:你看,我没有武器,是警署派来的高级谈判……Mr.艾伦

K哥:我不跟警察谈判

警官:我想,你一定有父母……

K哥:闭嘴!

警官:妻子,孩子

K哥:滚出去!

警官:街坊邻居

J哥:再过来我就杀人了!

警官:那你一定养过宠物吧?

(呯!)

警官:好吧,我走……

K嫂:等等!

警官:这就对了,只要不杀人质我们什么都好谈。

K嫂:把你的手表扔过来!

警官:这个……这是我老丈人的

活畜:少废话扔过来!

(警官无奈,扔过去)

K嫂:欧米力士……什么破表!你给我回去!

K哥:你们撤退!我给你们掩护!

谢蟹:大哥!我去引开警察!

K哥:不!我从来不会丢下弟兄的!要撤一起撤!

谢蟹:大哥!你就让我去吧!

K哥:听我的!(枪指着谢蟹 )

谢蟹:(抽K哥)大哥!你就给我一个为大家做贡献的机会吧!

K哥:(捂脸)哥们!太够义气了!

(K哥打开毒酒,一饮而下)

谢蟹:大哥!别喝别喝……别咽……完了~

K哥:(给谢蟹)来!干了它!干了它我们就是兄弟了!

谢蟹:……(拿过酒瓶,沉默良久……)让大地为我们作证吧!(倒酒!)

K哥:让他走!

活畜:大哥!大哥!

K哥:走!

(邱田要跑)

K哥:回来!

警官:放下武器!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了!把我的手表还给我!

K哥:我们有人质!你敢再过来我就开枪了!

警官:人质你放心!我已经瞄准了罪犯的头部。

邱田:你TM是菲律宾警察吧!你瞄谁呢!

警官:我一开枪,你就低头。

邱田:我哪知道你什么时候开枪呢!

警官:看见子弹飞过来的,你就低头!

邱田:你还能让子弹飞一会儿啊!

警官:我们菲律宾警察练的就是指东打西的枪法!看好啊!1!2!3!

邱田:你别别……

(保安苏醒,要过来打晕K哥警官,开枪打中保安,保安倒下。)

警官:这是警告!下一个倒下的就是你!

K哥:你!嗝……(醉酒状,倒下)……这酒……还挺上头……

[黑场]

【第三幕:教堂谍中谍】

谢蟹:要是没什么事就……

神父:你们是来忏悔的吗?阿门!

十三:呃,您就是这里的方丈了吧?

活畜:我们是来给菩萨上柱香的……

神父:(看见谢蟹)谢蟹?

谢蟹:不客气!

神父:谢蟹!

活畜:上香是应该的

谢蟹:不客气!

神父:谢蟹!

谢蟹:不客气!

神父:谢蟹!

谢蟹:不客气!不客气!不客气!

神父:这些都是你的朋友?

谢蟹:大家都是好朋友……哎呦!

(十三突然举起枪)

谢蟹:这是干什么啊,刚才不还都是朋友吗?

十三:我不管谁和谁是朋友,我只认K哥!现在K哥没了,我只认识我手里这把枪!

活畜:这么说,大家都是K哥的朋友!我是在QQ群上认识K哥的。

十三:我也是在QQ群上认识K哥的

谢蟹:我也是再KK群上认识Q哥的!

K嫂:K哥的计划,就是在QQ群里挑几个有胆识的兄弟,先单统一着装,再对暗号,实施抢劫行动,抢劫成功就各奔东西。这样大家互相都不认识,不是帮派也不是团伙,就算我们有人被抓住了,也不会知道其他人的信息,事情不会败露。

谢蟹:K哥太聪明了!警察哪里会想到这么一帮不认识的人在一起干这么一大票事!

活畜:(对K嫂)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K嫂:因为K哥是我老公!

十三:嫂子?!

谢蟹:常听K哥提起您……

K嫂:K哥提过我?

谢蟹:K哥常说……你嫂子在家……可爷们了!今天一见,果然是爷们……都是自己人,把枪放下!过去过去!(踢神父)

活畜:等等!他看见我们的样子了!必须死!

神父:我……我可以做人质!

十三:我们有一个人质了!

神父:她没我有经验!

十三:人质不需要有经验!

K嫂:等等!我跟K哥既然同志一场,我希望让他给K哥做个祷告。俗话说得好,一日同志百日恩啊!

谢蟹:快快!祷告他最拿手!

神父:(跪下)仁慈的主啊!希望您能宽恕他的罪恶,把他的灵魂给接到天堂上去……

谢蟹:你看,这多好!

神父:或者离天堂比较近的地方!

(K嫂踢倒神父,要枪杀)

谢蟹:等等,大哥,这糙活儿我来!起来!出去!(拉走神父)

K嫂:等的!(举枪)

十三,活畜:怎么!

K嫂:因素不对!我跟K哥两个人,他又约了两个人去抢劫。现在K哥死了,我们还是四个人!这就说明……我们之间有一个平民,或者……警察!

[灯光切换 右场 审讯室]

秘书:(看见谢蟹画像)啊啊!就是他!

警官:你中途进过财务科?

秘书:我进去过两次,第一次进去的时候,就看见邱科长躺在地上,大喊“出去!出去!”然后我就出去了。

警官:第二次呢?

秘书:我……我第二次进去的时候,就看见……他在邱科长身后,抱着邱科长的屁股……然后……然后……

警官:然后呢?

秘书:……猥亵!

(警官把衣服脱下来,披在邱科长身上,拍肩膀表示同情)

警官:你受不了这种屈辱,所以你奋起反抗,然后他就朝你开枪了?

邱田:(迟疑一下,然后用很委屈的声音说)……嗯!

警官:那你当时的感受是什么?

邱田:灼热!

警官:我说的是中枪的感觉。

邱田:我说的就是中枪的感觉!

警官:畜生!简直禽兽不如!

小警员:艾伦先生,我们在办公室的衣挂上发现这个……(上吊绳)

警官:这个是什么?

邱田:啊……啊!这是我妈给我织的围脖。(围上)

警官:好,但是有一件事情我还搞不清楚。那个拿枪劫持你的匪徒,法医鉴定结果为心脏猝停。一个好好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死掉呢?你不觉得奇怪吗?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邱田:呃……不知道……

警官:你不知道!他当时就在你身边你怎么不知道!

邱田:他紧紧的抓住我,然后用枪指着我的头……

警官:他用枪指着你的头结果他怎么死的!

秘书:啊,啊,我想起来了。他把邱科长给拉到大街上,然后你就震慑劫匪说“放下武器,要不然下一个倒下的就是你!”然后他就倒下了……

警官:那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邱田:这么说……他是被你……震慑死的?

警官:(对着记录员说)把这句记下!!!震慑这个词用的准确啊!劫匪临死前还说什么了?

邱田:哦,他说:“啊!吓死我了!”

警官:(打己嘴)都怪我……话说重了!没有留下活口……(看记录员)……看什么看!快记啊!

记录员:(不屑的)吹NB也记啊?!

[灯光切换 左场 教堂]

谢蟹:你们也不动动脑子好好想想!当时在银行里面是我开的第一枪,而且我连丝袜也没带,这足以说明我是一个悍匪。

十三:(对着活畜说)你刚才演的太不像了,别演了,跳警吧!

活畜:跳什么警啊,我跳警……我怎么可能是警察呢!我告你你啊,我爸,我一刀捅死的!我妈上吊,凳子我踢的!看见头上这道疤了吗?知道怎么来的吗?

十三:被刀砍得?

活畜:错!被雷劈的!不信你去少管所打听打听!那里有谁敢不认识我活畜生啊!哼!

十三:活畜生?我十三太保啊!

活畜:十三太保?!十三岁害死全家那个?少管所睡我上铺那个?!老鸨子?!

十三:小牲口?!

十三活畜二人:哎呦!(拥抱拍背!)

活畜:哎呦妈呀真是你啊!

十三:可不是我吗!

活畜:这么些年没见啊!以前那些老同学还有联系吗?

十三:没联系啊

活畜:咋就没联系了呢?

十三:都枪毙了!

活畜:哎呦……我还想组织同学会呢……唉……你这几年还老杀人吗?

十三:不了,只是偶尔图财害命。你呢?还一出门就遭雷劈吗?

活畜:呃,一般吧,没当初那么勤了。唉,我记得你不是无期徒刑吗?咋就放出来了呢?

十三:我啊,哈哈哈哈,哥现在是保外就医。

活畜:不错啊!啥病啊?

十三:癌症。

十三活畜二人:哈哈哈哈……

十三:发小!

活畜:认识!

(所有人都看谢蟹)

谢蟹:师哥!你俩不认识我了吧?是我啊!小兔崽子!记得在校门口的时候,你俩刚出去的时候,我就进来了,咱擦肩而过,多巧啊!

十三:说!咱们的教员叫什么!

谢蟹:叫……叫什么来着?老……老张……对!老张!

K嫂:我觉得,我们可以投票了……

谢蟹:等等……我来给你们整理整理……你看,K嫂直接排除了,那个小妹妹人质,也排除了,完事你俩是少管所同学还上下铺,还不认识我……哪哪……

活畜:那还投个P啊!

谢蟹:唉!你说那会是谁啊……

神父:你是个好人!

谢蟹:跟你有啥关系啊!

神父:你是个好人!

谢蟹:觉得现在说我是好人是在帮我啊!

十三:说!你到底是谁!

谢蟹:我我我,我就不是个人……我跟老太太玩五毛钱扑克我还藏牌呢……哦对了,我还看过毛片……可我绝对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你看!谁在主动要求给你们引开警察的!又是谁在拿了钱之后跑的比兔子还快!

K嫂:说!你跟K哥什么时候认识的!

谢蟹:喝酒时候认识的……

K嫂:K哥从来不喝酒!

谢蟹:不是不是!我是说我喝酒的时候认识的,他在边上吃菜……K哥吃菜吗?

K嫂:吃……

谢蟹:那就好了……呃,然后我就说,你那里光吃菜也不喝酒,来碗饭吧,给他上了份饭,他就给干了。

K嫂:K哥不爱吃米饭。

谢蟹:啊。不是,我是说米饭放边上,放干了。我又说啊,K哥你不吃饭又不喝酒的,你来来这个,我就给他一粒摇头丸……他一下子就吃进去了

K嫂:K哥从来不吃摇头丸……

谢蟹:啊,是啊,他跟我说拒绝hdd……

K嫂:K哥只吸海洛因……

谢蟹:完事K哥给我一下打晕了,我说啊,K哥!你这么一个NB的人,又不去写剧本,也不去写诗,你抢银行还要灵感啊?完事K哥就说他正策划抢银行呢,让我帮他,到时候分我钱。我说K哥,我要帮你就是纯帮你!我知道你难,事业正爬坡呢。这票事干成了我一分钱不要!可是你看看我!你们是怎么对待我的!你们想逼死我啊!呜呜!我走了啊我!

众人:等等!

十三:兄弟!咱要弄清楚这事,咱一分钱不差你的!

谢蟹:我差你们钱吗?!

(众人枪指着谢蟹)

谢蟹:你们看好!钱都搁在这里,一分钱我都没动!还有,我跟你说把,就我跟K哥的感情,你们谁也比不了!

(K嫂开枪)

K嫂:原来你就是我和K哥之间那个小三!

[灯光切换 右场 新闻发布会]

警官:这个,拿着(给保安一打钱)

保安:没事了我不严重

警官:拿着!

保安:不……

警官:我说让你拿着!

保安:哦

警官:这个,是我打你的子弹,你拿着。

保安:干嘛啊?

警官:戳我!

保安:戳你?!

警官:你少废话!快戳我!!!

保安:好吧……唉!

警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们扯平了。

(记录员,记者,邱田上台,邱田拿着旌旗)

记者:在今天中午的乌龙山银行的抢劫案上,我们英勇的邱科长身负重伤,勇敢的保卫了国家的财产。为此,政府为邱科长办法了人民财产小护士称号!

邱田:呃……小卫士!

记者:然而令我们费解的是,有一名歹徒在警方的严厉震慑下居然当场倒毙!下面请与歹徒交涉的艾伦警官向我们详细介绍。

警官:当时我不能开枪,因为歹徒手里有人质。所以我就警告性质的开了一枪。

保安:(头扭过去)哎呦妈呀……警告谁一枪啊!

警官:然后用震慑的方式把他击倒了。

记录员:(头扭过去)哎呀!

警官:呃,我想说……其实做警察是一门艺术,是一门语言的艺术。

记者:那么艾伦警官,听说镇长只给您三天的时间让你破案……那么您……

警官:三天?哈哈?三天?哈哈哈哈哈!(掏出枪)三个小时!三个小时我要是不破不了案,我就辞职!(把枪拍在桌子上,枪走火了,打中保安,众人惊讶)

保安:换个人呗!(倒下……)

警官:(眼神指示记录员,记录员把保安拖走。警官掏出一打钱,给记者)拿着,这段掐了别播!

记者:(看一眼邱田)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警官眼神邱田)

邱田:哦!我去撒泡尿!(走了)

记者:看人真准!(收钱,继续采访)那么,我们想问一下,为什么艾伦警官这么有信心能在三个小时之内破案呢?

警官:这个问题问得好,但是我不能回答。因为我不能让歹徒知道,在他们之间有我们警方的卧底!(打自己的嘴……)

[灯光切换 左场 教堂]

谢蟹:K嫂,你可以说我二,但是你不能说我是小三!我真不是你想想中的那样。没错,K哥死了,我很心疼,但是我心疼的不是K哥,而是你!没了K哥,你将会是多么寂寞多么悲伤啊!我甚至于想过,去把K哥的尸体偷过来,躺在床上,就放在你我中间。这样的话,不管是你的手还是我的手搭在K哥身上……都会觉得很凉快……K嫂,我曾经无数次幻想你的容貌,今日一次见面,我被你的容貌打败了……

谢蟹:你的双眼,就好像一汪清澈的泉水,我多想站在你的鼻尖上扎个猛子!哦对了,我不会水!别,别救我!就让我停留在你清澈的眼神里。哦不!救我!救我!不要让我的尸体,浑浊了你的明眸!开枪吧!我爱你!

K嫂:K哥从来不嗑药,而且他最喜欢喝酒!

谢蟹:一句没蒙对……

K嫂:你要知道!就连K哥也没有对我说过这三个字!你要对这三个字负责!!!

谢蟹:我爱你!

K嫂:啊~~~(颤抖)

谢蟹:我爱你!

K嫂:啊~~~(颤抖)住口!

谢蟹: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K嫂:啊~~~(颤抖,扭捏样)

活畜:哎呀!我受不了了!(举枪对着谢蟹)

谢蟹:我也爱你!

(活畜更进一步瞄准)

谢蟹:我恨你!

活畜:啊~~~(颤抖)

谢蟹:我恨你!

活畜:啊~~~(颤抖)

谢蟹: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活畜:啊~~~(颤抖,扭捏样,动作模仿K嫂)

(十三过来拿枪指着谢蟹,K嫂制止)

K嫂:你们别乱来!谁敢动他我就毙了谁!来!你坐那边去,我保护你我的小心肝!

谢蟹:(唱)爱一个人好难~~~~(和女人质坐到一起了)

K嫂:(对活畜十三)你们就不能对他温柔一点!

十三:K嫂!你能不能想清楚点!K哥才死了多久啊!

K嫂:其实我跟K哥早就没有感情了,一直在艰难的维持呢……

活畜:那你也不能这样啊!肉麻死我们了!

(三人讨论样子,人质开始活动)

人质:(嘴里有布塞着,对着谢蟹哼唧)嗯!

谢蟹:别闹!

人质:嗯!!

谢蟹:别往我身上蹭!

人质:嗯!!!嗯!!!

谢蟹:别蹭了!让K嫂看见他还不K死你啊!

人质:嗯嗯嗯嗯!

谢蟹:把塞拔了是吧?(用嘴给叼出布了)

人质:(悄悄的说)摸我大腿根!

谢蟹:能从接吻开始吗?

人质:(悄悄的说)快点!摸我大腿根!

谢蟹:这儿有人呢!我怎么摸!我是看过毛片但是我没拍过啊!

人质:(悄悄的说)我求你快摸!

谢蟹:这儿人多刺激是吗!

人质:想活命就快摸!

谢蟹:那我摸了啊!

(摸中间,人质夹紧)

人质:我让你摸我大腿外侧!

谢蟹:你也太TM奇怪了!

(谢蟹摸到一把枪)

谢蟹:啊!我知道了!不用解释!警花!

十三:K嫂,为这个一个人,至于这样吗?

活畜:咱别管这个人了!咱先看看!这么多钱,咱们怎么花!

十三:我想……我想买一栋别墅,盖一个游泳池,再买辆迷你库珀!K嫂,你呢?

K嫂:我想带上他,一起去韩国,然后,我去做个整容!

十三:唉?那你呢?

活畜:呃……买个大别墅!带一个游泳池!再买辆迷你库珀!去韩国开!

十三:为啥去哪里开呢?

活畜:韩国不用摇号!

K嫂:你啊!真没意思!一点梦想都没有!

十三:就是!都学我们的!

活畜:我不是没有梦想,我倒是有个爱好就是收集别人的梦想……

众人:哦,哈哈哈……

十三:(举枪)这才是我的梦想!

K嫂:你要干什么!

(十三过去用枪托打晕K嫂)

活畜:(愣愣神,然后过去拍肩膀)噢!还是和老同学合作愉快啊!

十三:(枪指着活畜)哼!别动!手放头后蹲下!

(二人抱头蹲下)

活畜:(去人质那里)小姑娘,你是干什么的!

人质:人家只是个小女生。

活畜:小女生?刚才在路上有很多机会你都能逃走,但是你却没有逃!我数到3,你要是不交代我就毙了你!1,2……

(呯!谢蟹走火)

活畜:谁开得枪……(倒下)

谢蟹:我……我也被吓一跳!走火了……

(趁乱十三收拾钱财想跑)

人质:把枪给我!

(谢蟹把枪给她,人质用枪指着十三)

人质:说!你是想被抢打死还是癌细胞扩散死?

十三:扩散死!

人质:那你就把钱都放下,滚!

(十三放下大包,却从中拿出两把钱)

人质:放回去!

十三:我还得做化疗呢!(跑了!)

谢蟹:我就知道!你一定是警花!

人质:我说了我不是警花!

谢蟹:那你还能是井空啊?!

(K嫂苏醒,爬起来。人质坐在长椅上,用枪指着K嫂)

K嫂:你不是人质吗?

人质:人质?哈哈,谁说我是人质了!听好了!我!就是抢劫银行的策划者!

K嫂:不可能啊!这个计划是我和K哥在QQ群上策划的啊!外人不可能只知道!

人质:哈哈!外人?其实你才是那个外人!K哥,是我的老公!

谢蟹:大嫂子?!

K嫂:不可能的啊!K哥是我的老公啊!

人质:人家跟K哥都结婚3年多了!在说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K哥怎么会喜欢一个男人呢?K哥喜欢我的丰胸长腿翘屁股!你又有什么?

K嫂:屁股我也有。不过,我有一个连K哥都不知道的计划!其实,我早就在教堂里安装了定时炸弹了!就在你们的凳子下面!别抬屁股!(拿出遥控器)我现在已经启动了压力开关!只要你们一站起来,就会爆炸!嘣!都说男人比女人猛,女人比男人狠,而我,又猛又狠!(拿起钱袋子就走了)

人质:哈……哈哈……哈哈……

谢蟹:我说大嫂,我觉得这个炸弹不像是真的……你站起来试试?

(活畜挣扎着起来,给了人质一枪,人质倒在椅子上)

谢蟹:你俩黑吃黑TMD吓死我了!我这真是……

(活畜给谢蟹看自己的证件)

谢蟹:佛波一???

活畜:FBI!(倒下)

谢蟹:你这也太虚荣了吧你……到死了你还要告诉我你的钱包是名牌的……

[灯光切换 右场 审讯室]

(邱田头上戴着一个纸袋子)

警官:这些都是嫌疑犯,你听听他们的声音,觉得谁像就指认出来。

邱田:嗯

警官:念这个……

老太:这家银行已经被我们控制了,钱是公家的,命是自己的。

警官:嗯?

邱田:(用手巴拉走)不是!

老太:哎呀我靠!(下场)

警官:你!

混混:到我了?好的!这家银行已经被我们控制了,钱是……啊哈哈哈哈钱是……啊哈哈哈

警官:(踢他一脚)干嘛呢!

混混:我说这气氛吧……太紧张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好的!这家银行已经被我们控制了,啊哈哈哈……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警官:滚!

混混:好的!(下场)

警官:你来!

哑巴:阿巴,阿巴……啊呜咿呀啊哇呀是自己的……我会说话了!我会说话了!(下场)

警官:你!

港仔:(港腔)这家银行已经被我们控制了,钱是公家的,命是自己个儿的。我说,长官,这话你写的就不对啊!这钱是发改委的,命是人家铁道部的啊!

十三:这家银行已经被我们控制了,钱是公家的,命是自己的。

警官:是他么?

邱田:不是……(躲着)

警官:你再好好看看!他有前科!他拿假钱去医院看病!

邱田:不是……

警官: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全镇可疑的人都查过了!三天了,三天我连个P也没查着!

十三:长官,我说,要没什么事了,我去做化疗了!

警官:滚!

邱田:等等!

警官:怎么?

邱田:咱俩顺路,我去医院拆石膏去。走吧……

[灯光切换 左场 教堂]

谢蟹:神父,你说人死了,真的会上天堂吗?

神父:一定会,但是你够呛!因为你打死一个警察!

谢蟹:够呛就够呛吧,三天了……我屁股都座麻了……

神父:不要啊谢蟹!坚持住!你屁股底下有炸弹!

谢蟹:谢谢你的好意啊神父……可我实在坚持不住了!

神父:哎呀!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意思呢!你一抬屁股爆炸了,万一嘣到我了怎么办?再等一会儿吧,上帝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谢蟹:别抱什么幻想了……咱俩就是一个早死晚死的事……早死早托生吧……二大爷!拉我一把!!!

神父:别……别……(神父躲起来)

(邱田十三上场)

邱田:你注定无法承受,生与死之间那一刹那的痛!又见面了,我的大客户!

谢蟹:邱科长!你来得正好!快点来救我!快点叫警察来,我屁股底下有炸弹!

邱田:总要有人来为整件事买单,如果证明你是清白的,那我就得要坐牢了啊!

谢蟹:邱科长!你要是救了我,这100万美元的支票就是你的了!

邱田:你糊涂还是我糊涂啊,我不救你,你那100美金的支票才是我的呢。哈哈哈哈哈哈……这些天,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会输钱之,为什么你会出现,又为什么在我想自杀的时候偏偏有人来救我。现在我明白了,有些事情,人活着的时候是不会明白的。等你找到答案的时候,托梦告诉我吧。哈哈哈哈,永别了,我的大客户!

谢蟹:邱田!临死前我希望你帮我一件事。

邱田:行,只要你说出来,我什么都答应你。

谢蟹:把神父放了!(神父此时绳子已经解开了)

邱田:(十三过去纠住神父)嘿!刚才还真没发现,这儿还藏着个人!

神父:多余不?!这么贱呢你!这就是你我之间的小秘密好不好,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邱田:好啊,我答应你,我也保证,我以后一定做一个好人!不过你看不着了!(十三勒神父脖子让他倒地)

十三:借刀杀人的感觉不错吧。

邱田:干得不错!以后我的金库就属于你了!

(二人大笑)

邱田:谢先生?(掏出个蛋糕,放在谢蟹前面的地上,但是谢蟹够不着)哈哈哈……饿了吧?哈哈哈哈……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早就做只鸟吧!哈哈哈哈(下场)

(谢蟹用脚去够蛋糕,就差一点点)

十三:(指着邱田下去的方向)畜生!

谢蟹:(哀求)师哥……

十三:(上去,把蛋糕移的更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场)

(柔和的背景音乐)

幕后音:你饿或者不饿,蛋糕就在那里。不远不近。

你动或者不动,炸弹就在这里。说炸就炸。

你信或者不信上帝,他就挂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死或者不死,事就是这么个事,爱咋咋地。

谢蟹:啊啊啊啊啊!!!!!!!!!

[打雷声音,闪烁灯光]

【第四幕:三年以后 新修教堂】

记者:邱行长!邱行长!

邱田:嗯,嗯,好,好,哈哈。

记者:身为大慈善家的邱行长,这次为什么要出资重修教堂呢?

邱田:啊,我的好运是上帝带给我的,我次是回报上帝。

记者:邱行长,三年前的乌龙银行抢劫案一度让你的事业跌入低谷,请问您是如果带领银行走出困境的?

邱田:人在做,天在看,我这叫好心有好报。

记者:邱行长,您现在这么积善行德,是不是因为之前太缺德了呢?

邱田:你给我等着!

秘书:邱行长,这里有您一封信。

邱田:啊,哈,一定又是哪个慈善机构寄来的感谢信,你处理一下就好了。

秘书:邱行长,这信封上写了:“邱田亲启,谁偷看,死全家!”

邱田:一封信,整这么复杂!(接过来,打开,给记者看了一眼)呐,你看看。

记者:哎呀!!!坏人!!!

(邱田手机响了,刮胡刀声音,玛丽在台另一边刮胡子,与邱田打电话)

邱田:喂?

玛丽:邱行长,别来无恙啊!

邱田:你是谁啊?

玛丽: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3年钱你们银行抢走的钱,都是假钞!我们兄弟为你背了3年黑锅!

邱田:你是当年漏网的那个劫匪吧?

玛丽:我们长话短说!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笔安抚金啊!还是咱们警察局见?!

邱田:你有证据吗?

玛丽:证据?我就是证据!

邱田:那你说,警察是回相信一个劫匪呢?还是相信一个慈善家啊?

玛丽:这个……

邱田:好,就算警察相信你了,那么你说,是贪污公款罪大呢,还是抢劫银行罪大?

玛丽:呃……

邱田:你敢报警吗?我告诉你!别让我找到你!要是我找到你了,我TM弄死你!(挂电话)

玛丽:喂喂!喂……“嫩鸟!”敢挂我电话!不对啊!这是谁勒索谁啊!你给我等着!

(玛丽卖弄风骚走路,然后高跟鞋崴脚了)

玛丽:哎呀……嫩鸟!做个娘们真TM累!(坐在长凳上揉脚)

邱田:是你?!你终于出现了!静秋啊!静秋!你不是认识我了吗?是我!我是老三啊!你还记得那棵结满西红柿的山楂树吗!

镇长:啊啊啊,我来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本镇新来的客人玛丽莲小姐。啊,她的酒吧就开在您银行的对面,有空的话,可以经常过去照顾……

玛丽:啊,邱行长,对不起……

邱田:唉!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刚才太失态了……太像了……

玛丽:太香了?

邱田:啊,不是,我是说你长的太像我的初恋了……

玛丽:啊?!啊哈哈哈……

邱田:啊,不知道您肯不肯赏脸,与我跳支舞?

玛丽:啊,不好意思啊……我不太会跳~~~~~~~

邱田:没关系,我会!哎呀……(差点摔了)

玛丽:您没事吧?

邱田:没事……哎呀……太像了!(跳舞)

玛丽:我真有这么像么?

邱田:简直就是一张脸上拔下来的啊!(跳舞时候胳臂被咔嚓了一下)哎呦我去!

玛丽:啊,邱行长……

邱田:没事没事……你知道么?我的初恋,就像我的雅典娜一样,而我就是她的圣斗士星矢。

玛丽:哦?啊哈哈哈……

邱田:呃,您的香水味道很特别啊!有种SIX GOD的味道?

玛丽:SIX GOD?

邱田:六神。不过我很喜欢。

玛丽:啊,是么……邱行长,我先过去一下……(小声说“哎呀我滴娘啊……”)

(玛丽走远之后)

玛丽:(拿出一张相片)原来……是他初恋啊!

(警官上场)

警官:啊,玛丽莲小姐。

玛丽:啊,是我。

警官:您的出现,仿佛小镇上一道靓丽的彩虹,在天空中做了一个大劈叉!

玛丽:您说的话就像闪电一样雷人啊。艾伦警官,您是来办案的吧?

警官:哈,我早就不为政府工作了。请看,这是我的名片(递上去)

玛丽:菲律宾私家侦探

警官:是啊……玛丽莲小姐,能否赏光……跳支舞啊?

玛丽:啊,不好意思,我不太会跳~~~~~~~~~

警官:没关系,我会。

(西班牙斗牛舞)

玛丽:我最喜欢你当年那段震慑匪徒的英勇故事。

警官:哼!当年要不是我救了邱行长,他现在能有这么大的成就吗!哼!

玛丽:那我记得当时有一个叫“谢蟹”的劫匪,抓到了吗?

警官:我要是抓到他了,我早就升局长了!可惜……他被炸飞了……

玛丽:什么?!炸飞了?!不可能啊?!啊……我是说……怎么炸一下就飞了呢……太不经炸了……

警官:也不知道是谁放的炸弹……啊,对,就在这里。教堂被大火烧了一天一夜啊……时过境迁……邱田竟然成了大慈善家!我呸!当初我审问他的时候,瞧他那个耸德行!切……

邱田:艾伦警官~又在挖苦我了是吧?

警官:邱行长……你的哈喽卡卡我已经替您溜好了,小家伙体力真好……不过您放心,我每次都能准确的叼住他扔出来的飞盘。快快快过来啊……来来来来……(扥狗过来)啊……这个季节狗都比较贪睡。来来来,叫阿姨(玛丽),叫爸爸(邱田),叫爷爷(指自己)。

邱田:叫什么?

警官:叫叫叫……我们玩去吧!宝贝!

邱田:你!

(保安带着落魄成乞丐的神父上来)

保安:邱行长,抓到一个臭要饭的在教堂偷吃东西!

邱田:在教堂偷吃东西?理当剁手!

玛丽:啊,邱行长,剁手太残忍了,发发善心吧,不如改成掰他门牙吧。

邱田:哦,这个提议说得好,那我就给玛丽莲小姐一个面子。掰丫牙。

神父:你是个好人!

玛丽:等一下!

邱田:啊?

玛丽:邱行长~~~~你既然是个大慈善家,不如就放了他好了。

邱田:啊,也好也好,哈哈,那我就再给玛丽莲小姐一个面子,放了他吧。

玛丽:啊,邱行长,谢谢~~

邱田:唉!记住,永远都不要对我说“谢蟹”

[幕间戏 学说话]

神父:你是个好人!

玛丽:我知道你是谁!

神父:我知道你是谁!

玛丽:你知道我是谁?!

神父:你知道我是谁?!

玛丽:谢蟹真的死了?!

神父:谢蟹真的死了?!

玛丽:怎么可能呢!我当时其实没有打开那个开关!炸弹怎么可能爆炸呢!如果谢蟹真的死了,那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神父:怎么可能呢!我当时其实没有打开那个开关!炸弹怎么可能爆炸呢!如果谢蟹真的死了,那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玛丽:你快回答我!

神父:你快回答我!

玛丽:你为什么学我说话!

神父:你为什么学我说话!

玛丽:你疯了吗?

神父:你疯了吗?

玛丽:你!

神父:你!

玛丽:(沉默一会儿)我是个傻刁!

(神父走了)

玛丽:唉!回来!说啊!我是个傻刁!!!我是个傻刁!!!

【第五幕:乌龙山酒吧】

警官:唉?你们家老板娘呢?

酒保:出去了

警官:那请给我来一杯……82年的……可乐~

酒保:没有

警官:那来杯冰水。

酒保:你还是先把上回的帐结了吧!

警官:目光短浅!我最近接了一笔大单子!能赚一大笔钱!哼~

酒保:唉唉唉?嘛大单?

警官:哼哼,客人的隐私,我不能说……

酒保:那既然你不舍得说那就算了。

警官:你好奇心怎么就这么弱?

酒保:你不是说这是别人的隐私吗。

警官:那既然是别人的隐私,跟咱俩有什么关系。快快快!再问我一次!

酒保:好好好,什么大单子?

警官:邱田被人勒索了!

二人:哦~~哈哈哈哈~~~

警官:千万别跟别人说去,邱田说了,如果有第二个人知道了,那我就一分都得不到了!

酒保:那我现在知道了啊!吼吼吼!

(警官拍自己嘴,邱田上场)

酒保:唉?邱行长!

邱田:你们家老板娘呢?

酒保:出去了

邱田:那……给我的哈喽卡卡煎一分牛扒,要7.5成熟的。

酒保:挺讲究的哼~

警官:邱行长您好……

邱田:哦,对了,给他也煎一份……

警官:啊……不必破费了!我跟卡卡吃一份就好了。

邱田:啊,也好。那你把你的调查结果说一下。

警官:您让我调查的这份勒索信,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我请到了一百多位书法大师,对这封信经行了细致的分析。最后他们一直认为,写这封信的人用的……是打字机。我们研究了,写这封信的人他为什么要用打字机呢?

邱田:你说。

警官:一猜就知道了,因为她字写得难看,他怕你笑话他!

邱田:你遛狗去吧,靠!

警官:您不让我看信的内容我就无法帮您破案啊……(被邱田的保镖架出去)唉!大哥!大哥!牛扒还没吃呢!

(谢蟹乞丐样进来,带着铁锹)

酒保:唉!唉!唉!先生,本水吧进门收费18……

(谢蟹从要饭的筒里找硬币)

酒保:嘿!还凑上了!正好!

谢蟹:我饿了,把所有的钱全上主食。

酒保:先生,这里是水吧,18元无限畅饮,但是吃主食得另加钱。

谢蟹:(沉默一会儿)给我来20杯珍珠奶茶,全放珍珠!

酒保:你也不怕变成蛤蜊!!!

(玛丽莲进来了)

酒保:啊,玛丽莲回来了!

保镖:诸位!打扰一下。今天邱行长包场,没买单的邱行长为大家买单了,请大家迅速离开。

酒保:唉唉!走吧!邱行长包场了!

谢蟹:我饭还没吃呢!

酒保:那也得走,人家都包场了!

谢蟹:那你把我的钱还给我。

酒保:不能还给你!

谢蟹:她不是说他买单了吗。

酒保:他说的是没买单的他买了,你的已经买过了!

(轰出去了)

玛丽:啊,邱行长!

(邱田和保镖跳一段圣斗士)

玛丽:啊!你们演的金刚葫芦娃演的太棒了!

邱田:啊……玛丽莲小姐,如果说我是圣斗士星矢,那您就是我的女神雅典娜。如果说……我是金刚葫芦娃……那您就是我的……爷爷!爷爷!

玛丽:啊?爷爷?

邱田:来吧爷爷!(推倒在桌子上,欲OOXX)

玛丽:啊!啊!邱行长,有和爷爷这样的嘛?!(起身)啊,邱行长,您的项链好特别啊!

邱田:这个啊?这个不是项链,是我的金库钥匙!

玛丽:哦~~哈哈,那您可要好好保管了啊!

邱田:嗯呵呵呵呵。

玛丽:啊,邱行长~~~您看您,您一来就把我们这个酒吧包了,一来就把我们这个酒吧包了,不如您给我一笔钱,我把这个酒吧盘给你好了。

邱田:啊,您也许不明白我的意思。不如这样,等你忙完了,我带你去旅游去,我带你去泰国,看人妖!

玛丽:邱行长,看人妖不用跑那么远……

邱田:那咱们去里屋……

玛丽:不如咱们掰腕子吧!

邱田:啊?!

玛丽:嗯哈哈,我是说,您要是能赢了我!那么今天晚上我就是您的了!

邱田:哈!不就是掰腕子吗!哎呦!

玛丽:呼哈哈哈哈!

(二人掰腕子去了,谢蟹拿着铁锹从窗户进来,先放铁锹,铁锹被酒保扔出去。谢蟹出去捡铁锹,再回来,往复几次。)

酒保:(看见铁锹)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

玛丽:邱行长,你输了!

邱田:啊,其实说,我在看见你的第一眼,我的心就已经酥了……

玛丽:邱行长,其实您一直故意让着我呢!谢谢。

邱田:唉!又忘了吧!永远不要在我的面前说“谢谢”。走!

(邱田带着保镖走了)

玛丽:上帝啊!您要是真的能显灵的话……就让我再看见一次谢蟹吧!

(谢蟹破窗而入,头撞在桌子上)

谢蟹:把我那18块钱还我……(晕倒)

玛丽:啊?!

[幕间戏 钓鱼岛]

(警官和神父在台边钓鱼)

警官:“邱田亲启,谁偷看,死全家”……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目标不是邱田!是偷看者的全家!那谁又会去偷看呢?啊!难怪邱田不让我看信的内容!原来是是为我好!但是……我得罪过谁啊……

神父:你钱酒吧钱!

警官:我欠酒吧钱……玛丽莲!そうですね(嗖哒嘶呐)

(神父起来,踢警官)

警官:你干什么!

神父:你丫说日本话就别在这里钓鱼!

警官:为什么?

神父:钓鱼岛属于中国!

[切回 酒吧]

谢蟹:老板娘,我吃了你这么多东西,喝了你这么多酒,就给你18块钱,你是不是也不剩什么利润了……你这牛扒太好吃了,平常卖多少钱一份?

玛丽:68

谢蟹:二大爷!我吃回来了!!!

玛丽:你住在哪啊?

谢蟹:我就住在乌龙山脚下那片坟圈子里。我在那里住了三年,就靠吃前来祭拜的人送来得祭品活着……前几年还行,祭品里还有水果糕饼什么的,后来不知道跟什么风,都改送花了!我吃了2年的花!都快变成蜜蜂了!

玛丽:那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啊?

谢蟹:我以前是一个挺干净利索的人,我曾经是个百万富翁未遂。可是遭遇了一场出奇的抢劫…被困在教堂里…后来幸亏劫匪忘记打开炸弹的开关,不然我就死了,为了让劫匪相信我死了,就放了一把火,我一直苟且偷生的活到现在……老板娘,就您这面向,一看就是“修”来的!

(玛丽喷水)

谢蟹:你一看就知道是个好人。但是我告诉你,好人不一定有好报。

玛丽:给。

谢蟹:还喝啊?你都对嘴儿了吧?你就不怕我占你便宜?

玛丽:我就怕你不占我便宜。

谢蟹:(一口闷了)啊!好酒啊!你要是不嫌弃我的话,我没事就来给你看场子。

玛丽:嗯!

谢蟹:就我这个形象,我拿着我的铁锹往门口一站,我看谁敢进来!时间长了,我都不用来,我就把我的铁锹往门口一立就行了!谁要是跟你得瑟,你就让他到乌龙山上去跟我唠唠,唠不明白了,对不起,脖子给他撅了!来一个!脖子给他撅了!来一个!脖子给他撅了!来一个!脖子给他撅了!来一个!脖子给他撅了!

玛丽:乌龙山“脖撅”……唉,你要干什么去?

谢蟹:我要去报仇!我要结束邱田三年的嚣张生活,老板娘,我要是能活着回来的话,我甚至都能回来给你当老板。

玛丽:我帮你!

谢蟹:你过来!

玛丽:啊?

谢蟹:你过来,我走不过去了!你长大太漂亮了!你就像上帝赐给我的小天使!

(拥抱,欲接吻)

谢蟹:天使的下巴咋还拉拉哈哈的?

玛丽:哎呀,你……你等一下啊!

谢蟹:还扎手啊!

(玛丽电动剃须刀刮胡子,谢蟹纳闷)

玛丽:(假装打电话)喂……干什么呢?哦?割草呢啊!我说那边怎么“呲啦呲啦”的

谢蟹:开什么玩笑,大半夜的谁割草啊。你电话受干扰了?

玛丽:没……

谢蟹:那咋还“呲啦呲啦”的。不……你这是电话吗?你拿来我看看……吉列也出手机了?!

玛丽:呀嘿!

(玛丽打晕了谢蟹)

玛丽:三年了……我每天都在祈祷着能见到你……现在终于再见到你了,可是我们现在却不能相认……我爱你,我爱你就不会让你爱上现在的我……在我完成最后一步之前,再给我一些时间,相信我!老公?嗯!老公老公老公!嗯嗯嗯!哦哈哈哈!他答应了!她答应了!呼哈哈哈哈哈哈!!!

(二人躺在桌上,灯灭,警官出现)

警官:(鬼鬼祟祟的到前台,翻箱倒柜)欧米力士?这不是我老丈人的手表吗?她怎么有我老丈人的手表?!莫非哦她是……我老丈母娘?!

(警官鬼鬼祟祟下场,鸡叫,灯亮)

谢蟹:18块钱还管包宿啊……

玛丽:啊,对不起,把您弄疼了吧?对不起,我下手太重了,我没什么经验。

谢蟹:已经很给力了!

玛丽:你要去干什么啊?

谢蟹:我去收拾桌子去,我可不想当小白脸……

玛丽:你别动,我给你做早饭去(走了)

谢蟹:还非让我当小白脸啊……这可咋整……俩勤快人碰一块了……

(谢蟹去柜台后面收拾,打碎一个碗)

玛丽:哎呀!我都说了!你什么都别弄,你说你……你……

(谢蟹拿着勒索信站起来)

谢蟹:邱行长,别来无恙啊,我们来做笔交易吧,你还记得三年前的那个劫匪吗……偷看者死全家……

玛丽:不是你想想中的那样

谢蟹:还没来得急寄出去吧!

玛丽:不是!

谢蟹:你怎么知道我是三年前的劫匪?

玛丽:我不知道!

谢蟹:你在和邱田做交易!你想害死我!

玛丽:我要是想害死你我三年前就炸死你了!

谢蟹: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谁!!!

玛丽:(东北味)你的双眼,就好像一汪清澈的泉水,俺多想站在你的鼻尖上扎个猛子!哦对了,俺不会水!别,别救俺!就让俺停留在你清澈的眼神里。哦不!救俺!救俺!不要让俺的尸体,浑浊了你的明眸!我……

谢蟹:你变化有点大……

玛丽:其实3年前,我抢劫银行,就是为了去做变性手术。可是后来我才发现,每打钱里只有一张是真钱。于是……我就徒步去了韩国!

(背景音乐放泰国音乐)

K嫂:别害羞,你害羞了我也害羞。

大夫A:咔哇空你啊!

大夫B:哇空娘?

大夫A:哦后!呜里冰物理嗲!音共就?呜系哇思密达!

大夫B:哇里哦就,一个木大,一个盾加了?呵呵。一个巴掌多大?一个罢了一个拔了

大夫A:阿西吧!(抽大夫B)

(K嫂用枪指着大夫,大夫怂了)

大夫B:哈尼呀!

K嫂:请正经的说话!

大夫A:Can you speak English?

K嫂:Yes. A little.

大夫A:You good! Sorry I can’t.

大夫B:阿西吧有!嘛哈比雅有!尼玛有木有!那你丫那你丫又。雅有……你丫来干哈?

K嫂:(拿出油画)俺要变成这个女的!做手术!

大夫A:哦?一个袜子一大,一个腰子一大!

大夫B:有思密达?

大夫A:就思密达!

大夫B:也思密达!

K嫂:对对对对!咪咪大!

大夫A:咪咪大?

大夫B:左思密达?右思密达?

K嫂:最好两边一样大!

2大夫:都思密达!

(大夫摸K嫂下面)

K嫂:你干什么!

大夫A:灯儿,拿走了!

大夫B:一卡一卡!爷们!

K嫂:等等!这是俺最后一次爷们,俺想再看看我现在的样子……

(背景放音乐,拉白布,打灯光,皮影戏效果做手术,各种雷人手术动作。)

(手术完了,K嫂变玛丽莲了。)

玛丽:直到做完手术,我才发现,我走错地儿了……我去得不是韩国……

谢蟹:你怎么这么猛撞啊!不过我看他们给你做的也挺好……

玛丽:差多了!他们只给我做了上半身,下半身没做!(谢蟹惊恐,喷水)其实只要在来一步,我就能做三八妇女节了!

谢蟹:你先把过节的事情放一放!那昨天晚上……是我了你了啊,还是你了我了啊!

玛丽:我爱你!

谢蟹:唉……别别别别……

玛丽:我爱你,就不会让你受刺激……你放心,昨天晚上,我把你打晕了!

谢蟹:打晕了我就更不放心了……

玛丽:我用我的性别向你发誓!

谢蟹:你那性别多模糊啊!

玛丽:但是我性取向不模糊!

谢蟹:我模糊!你先跟我说说,为什么你跟邱田走得这么近?

玛丽: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讹他一笔钱,然后变成真正的女人!3年前,我在他的办公室里顺走一副油画,我就照着那副油画里的样子整容的。

谢蟹:感谢那副油画吧!

玛丽:啊?

谢蟹:那上面要是怪物史莱克你可咋整……

玛丽:你知道吗?那个女的居然是邱田的初恋!哈哈哈哈!而我,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弄到了他私人金库的钥匙!

谢蟹:你想去偷他的金库?

玛丽:对!为了咱们俩的……

谢蟹:别别别……你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但是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玛丽:为什么!

谢蟹:但是合作的关系还是可以保持的。

玛丽:我……

谢蟹:我也要到那里去找到他的犯罪证据!

玛丽:那……

谢蟹:以后……我就叫你弟弟吧!

玛丽:啊?!

谢蟹:叫妹妹?

玛丽:哎呦!讨厌啦!

谢蟹:叫弟妹吧!

玛丽:啊!!!你个傻刁!!!

[幕间戏 南海]

警官:在哪见过呢?!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啊!福尔摩斯说过,想要了解罪犯的心理,就得要站在罪犯的角度去想……(带上丝袜头套)!そう……(赶紧捂住嘴巴)差点又被赶走……“脱口又带,塔哈起码”(菲律宾语)

(神父又来踢警官)

警官:唉嘿!你站住!今天咱俩的恩怨必须解决!你可以打我,但不能不明不白的打我!我刚刚说的不是日语!是菲律宾语!你凭什么打我!

神父:你丫在这里说菲律宾语也不行!

警官:对!钓鱼岛是你们中国的,但南海市我们菲律宾的!

神父:别得瑟了,再得死菲律宾该属于中国了。

(神父下场,警官追下去)

【第六幕:金库大战】

(谢蟹 玛丽莲 二人摆酷上场 玛丽莲一副黑客帝国的样子,谢蟹乞丐装拿铁锹)

玛丽:银行打劫,你就穿这身啊!

谢蟹:三年了……我就这么一身……再说打劫,伪装很必要!

玛丽:你成功了,打扮的太像洪七公了!我就是喜欢你的与众不同……

谢蟹:弟妹,咱们可说好了,这次来,只是拿回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多1分都不动。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杀人。

玛丽: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以后,不要再管我叫弟妹了。

谢蟹:上了!

玛丽:等下!邱田这个人在这里设置了红外线设备,只要有人经过,就会报警!

谢蟹:那咱们回去吧!

玛丽:啊?回去吧?那就让邱田继续他的嚣张生活?!走!

谢蟹:你先走!

(玛丽《偷天陷阱》那种感觉)

谢蟹:漂亮!(把衣服一甩……警报响了)

(二人躲起来,保卫科来了4人)

玛丽:你去引开他们的注意力去

谢蟹:嗯(过去,和保卫科的说话)哥们,借个火呗!

保卫科1:这里不让抽烟,出去抽去。

谢蟹:好吧……(走了)

玛丽:哎呀!你个傻刁!

保卫科2:这里有人!

(4人过来,把玛丽莲按住)

保卫科3:就你一个作案的?抢劫不可能只有一个女的啊,一般来说都是雌雄大盗啊!

保卫科4:对啊!一般都是雌雄大盗!

玛丽:因为我是雌雄同体!!!(反抗,4人用用电棍打)啊……啊!!!

谢蟹:(突然出现,大喊)放开那个女孩!!!

保卫科4人:保卫科小虎队!

保卫科1:霹雳虎!

保卫科2:乖乖虎!

保卫科3:小帅虎!

保卫科4:贼他么虎!

保卫科4人:冲啊!

(谢蟹,来一个脖子撅折一个,来一个脖子撅折一个,来一个脖子撅折一个,来一个脖子撅折一个)

玛丽:乌龙山脖撅!!!

(保卫科4人扭着脖子下场……)

谢蟹:你没事吧?

玛丽:你太帅了!

谢蟹:你也挺抗电的!

(突然李小龙拿着双节棍上场)

李小龙:哇打!呜!

(李小龙做热身活动,扭胳膊扭大腿时候发出很响的骨节声音。然后扭自己脖子,把自己脖撅了……倒地!)

谢蟹:你觉得李小龙之死还是个迷吗?

玛丽:得瑟死的……

(打开金库大门,把十三太保放了出来,十三太保拿着输液架子和自己大腿拉二胡样子。音乐来一段《二泉映月》)

谢蟹:十三太保?!你在这儿……打算考级啊?!

十三:邱田说我金库属于我,就把我骗进来关了我三年了……(哭腔)

玛丽:你不是得癌症了吗?你怎么还没死啊?

十三:癌细胞都被饿死了!

玛丽:钱呢?说!钱在哪?!

十三:钱不在金库里!我们都被骗了!

谢蟹:这下完了!证据全没了!

(警官拿着手枪上场)

警官:玛丽莲!

玛丽:干TMD啥?!

警官:我知道你是谁!还知道你接近邱田就是为了抢他的金库!不过有一见事情我还是不太清楚……

玛丽:说!

警官:你和我老丈人什么关系!现在证据确凿!放开那个民工还有那个拉二胡的!

谢蟹:你给我等下!(拉胡子)啊!!!

玛丽:疼,就别撕了……

谢蟹:不撕怎么知道疼呢……

警官:谢蟹?!你不是死了吗?

谢蟹: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找邱田犯罪证据的。

警官:邱田的犯罪证据?!

谢蟹:三年前,我得到张遗产的支票,想去乌龙山银行提现。发现当时还是科长的邱田,他在海外赌博输光了公款,为了掩人耳目,他银行里面全是假钞。而后因为阴差阳错,我成了劫匪,他拿走了我的支票,而K哥K嫂十三太保活畜生他们为邱田背了三年黑锅啊……

警官:邱田?!

[黑场]

【第七幕:教堂显圣】

(邱田在教堂喝酒)

邱田:哎呀,我说上帝啊!您就宽恕我所犯下的罪行吧。哈哈。也对,我修这儿教堂呢,就是为自己修的一个大保险柜。您负责看,我负责花!这钱,其实属于咱俩的是不是?哈哈,对了,现在呢我扔一枚硬币,如果您宽恕我的话,就让这枚硬币在落地的时候是正面(顿一顿)或者反面。您要是不宽恕我,您就让它立着。走你!(音效:叮!邱田慌了)啊啊……这把不算,再来一次!走你!(硬币不落地了,邱田指着天)我说你什么什么意思?你信不信我把这教堂拆了改成庙?就我这条件,出家了就是方丈!

(十字架转开,里面出现活得耶稣)

邱田:我服了!我服了您了上帝!我以后信您!哈雷路亚!

神父:哈雷路亚!

谢蟹:(上场)哈雷路亚!

警官:(上场)哈雷路亚!

神父:哈雷路亚!

警官:建设我们的国家!

神父:哈雷路亚!

谢蟹:迈着整齐的步伐!

三人:哈雷路亚!哈雷路亚!哈雷路亚!哈雷路亚!

神父: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支花!

警官:五十九个兄弟姐妹……

谢蟹、神父:你多数了三!

神父:五十六种语言,汇成一句话!

三人:哈雷路亚!哈雷路亚!哈雷路亚!哈雷路亚!!!嘿!

(邱田倒地)

邱田:哎呦我去!闹鬼了!

谢蟹:(用枪指着邱田)三年前,你想死!我拦着你。三年后,你想不想死都不行了!这是三年前你留给我的蛋糕,三年了,我宁可吃花都不舍得吃它,我留着它就是为了提醒我自己你还在嚣张的或者。你把它吃了!

(邱田不想吃)

谢蟹:吃了!!!

邱田:过期了吧!(吃……音效:嘎嘣!)我的牙……

谢蟹:吃完了?吃完了就上路吧!

警官:不要啊谢蟹!你刚刚找回了清白!

神父:你刚刚救赎了你自己啊!

邱田:(怂怂的)啊……啊……不要……

谢蟹:(依旧用枪指着邱田)啊!!!(挣扎半天之后向天花板打枪,音效,打碎天花板,打落了邱田藏匿的巨额钱财)

谢蟹:赶巧了……

[黑场]

[幕后音,谢蟹读]

谢蟹:二大爷,您给我的100万美金,我又找回来了,可是我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把它花光了。我用了20万,给您修了座最体面的坟,还有70万,我偷偷的寄给了那个被我失手打死的“波佛一”的妻子。剩下10万,我捐给红十字会,然后我后悔了……

【第八幕:乌龙山公墓 “奢华坟”】

[小商小贩各种吆喝,乱七八杂]

小贩:快跑啊!城管来了

[乱七八糟,然后轰下场]!

谢蟹:二大爷,这回够热闹了吧!坟给您买好了。虽然不是最贵的,不过朝向是最好的。全朝北。您就享受去吧!

(静秋上来给坟献花)

谢蟹:玛丽莲?!这些年你跑哪去了?教堂分别之后,我就没有看到你!我到处找你!疯狂的找你!你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我甚至还去监狱里找过你!男监女监都没有!我现在有钱来了,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你变成一个完整的女人。

静秋:先生,您可能认错人了,我是静秋。

谢蟹:别骗人了,你也许可以改变你的容貌,你的声音,你身上的味道,你头发的颜色,甚至你的性别。但你永远也改变不了你那清澈的眼神。这辈子,我做过很多错事,错过了很多很多,但是我这次不会再做错了!我不会再错过你!我爱你!

K嫂:(在幕后)啊啊啊啊

谢蟹:(纳闷?)我爱你!

K嫂:(在幕后)啊啊啊啊

谢蟹:(纳闷?)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K嫂:(在幕后)啊啊啊啊(跑出来了!)谢蟹,我就知道你还是喜欢我原来的样子!所以,我又变回来了!!!

谢蟹:我靠!!!

【谢幕】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开心麻花 责任编辑:夏懿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转本山大叔小品剧本《胡话胡说》 下一篇【微剧本】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