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转 《敦煌》全剧本(一)
2016-09-14 11:07:40 来源:丢豆网 作者:吉田刚 【 】 浏览:816次 评论:0

  原着/〔日本〕井上靖      改编/吉田刚        译/严安生
  
  井上靖(1907—)是日本当代最着名的作家。我国读者对他的作品并不陌生。在他极其丰富的着作中,历史小说占有相当比重。在历史小说中,取材于中国历史的,不但多,而且最具特色,享有国际声誉。其中《天平之瓮》和《敦煌》堪称两部杰作。前者被搬上银幕后,受到中国观众的欢迎。《敦煌》已被译成英、法、俄、德、西班牙等多国文字,在我国亦有译本。《敦煌》描写我国宋朝一书生赵行德历尽艰辛,保护孰煌文化遗产的故事。
  
  1.序幕
  〔中国地图。从全图摇向古河北,再摇向敦煌。
  画外音:敦煌——
  〔沙漠中的敦煌绿洲和敦煌城。
  画外音:远从汉唐时代起,这里就是中国西开的门户、丝绸之路的起点。
  〔居住生息在敦煌的众多民族。
  画外音:这里地处东西两大文化的交接点,是汉、蒙、土耳其、伊朗和西藏各民族相互交流的国际城市。
  〔千佛洞。一座座佛像,一幅幅壁画。
  画外音:郊外的石窟寺院千佛洞留下了昔日敦煌鼎盛时代的印迹,在我们心里强烈地唤起它那逝的、绚丽多彩的梦境。
  〔藏经洞。它的耳洞。
  画外音:但是,真正使敦煌名扬世界的,则是封藏在它一个佛洞里的数万卷古籍。
  〔空荡荡的耳洞里,幻影中托现出一座古籍的小山。
  画外音:二十世纪初叶,由一位管理佛洞的道士偶然发现的这座古籍之山,绝大部分都是佛教经典。除了汉译佛经外,还有梵、藏、土耳其文以及如今已经失传的西夏等文字的佛经。此外,还有史书和地志、文学作品,以及当时的户籍和种种契据。它们是人类的伟大遗产。
  〔经卷古籍之山重又沉入到密洞深闭时的黑暗中。
  画外音:是谁,又为了什么,把如此浩瀚的经卷藏到这密洞里的?是出于梦、热情、还是信仰?或者某种执着的迷误?究竟这位谜一样的人物被怎样一种心情所驱使?
  〔微光中浮现出一卷佛经。
  〔掀开的最后一页的发愿文上,落着“赵行德”三个字。
  
  2.片头字幕
  〔千佛洞全景。
  〔字幕从全景再叠印到沙漠里的一处处遗迹上:玉门关,阳关遗址,汉代长城线,旧烽火台……
  
  3.汴京(开封府)
  〔隔大运河远望这座兴盛于大运河(通济渠)和黄河汇合处的、当时世界上唯一的百万人口的大城市。
  〔四月春阑。柳絮飞舞如飘雪。
  〔字幕:宋仁宗天圣四年四月(公元1026年)都城汴京。
  
  4.同上,贡院(科举考场)
  〔全景。俯瞰。
  〔又高又厚的围墙内占地广阔,院内一间连一间的号舍(单人考场),一排又一排的长巷。
  〔可以看见考生们象挤满蜂窝似的,各自在考卷上奋笔疾书。
  〔字幕:会试。
  〔其中的一间号舍里,坐着考生赵行德。一个眉清目秀、文质彬彬的书生。他正静心屏息地打草稿。手边的正式答卷本的封面上,有“赵行德”三个字。
  
  5.礼部衙门外(数日后)
  〔绥亭上张贴着大榜。
  〔考生们和看热闹的聚在榜前。人群中时而发出欢叫或衰叹,嘈杂声渐渐扩大。
  〔第三个名字:赵行德。
  〔赵行德在人丛中高兴得跳起来。
  
  6.皇宫内(数日后)
  〔层层叠叠的殿甍如金波万顷。
  〔字幕:殿试(皇帝亲发策问)。
  
  7.同上。保和殿院内
  〔贡生们三三两两待在树荫下、榻凳上或者回廊的阶沿上,等叫到自己应试。
  〔赵行德孑然独坐在一棵老槐树下,在通读自己的论文。
  〔封面写着“西夏策论 赵行德”。
  〔他带着充满紧张和热烈抱负的神情。
  
  8.同上。保和殿
  〔幽暗的殿堂内,赵行德气势昂扬,侃侃而谈。
  行德:我国对西夏的政策是错误的。
  〔正面的垂廉里,皇帝的侧影。
  〔侍立皇帝左右的读卷大臣们的侧影:有的交头接耳,有的咬牙切齿。
  行德:西夏在表面上对我表示臣服,暗中却与我宿敌互相勾结,图谋自立,入侵近邻。乌清二池的盐、凉州的军马,都已经为西夏所有,我与西域通商之利也虑其不保。凡此种种,都是对西夏毫无主见、软弱姑息政策所致。
  〔大臣们恼怒地嘁嘁喳喳。
  〔行德不知什么时候手里拿上了一幅地图,手指目顾,慷慨陈词。地图上的“西夏”版图呈鲜红色。
  行德:今日如再不采取强硬政策,西夏必将征服回鹘、吐蕃而成我之强敌。汉唐以来,我汉民族禅精竭虑经营至今的凉州、甘州、肃州、瓜州、敦煌这河西五州,势将蒙受失于一旦的奇耻大辱。
  〔行德的声音异样激越、洪亮地回响在殿堂里。
  〔皇帝愤愤然离座退。
  〔众大臣一齐逼向行德,纷纷斥资他的大不敬。他们的声音、形象都出奇地滑稽可笑——镜头慢转。
  
  9.刚才的庭院
  〔行德惊醒。环顾四周,愕然。
  〔太阳西斜,杳无人影。
  〔他噌地站起来。这时,他才发现殿外回廊的一角有一个人正在盯着他。
  〔主考官礼部尚书带着几名侍官,从回廊走过来。
  尚书:你就是赵行德吗?
  〔行德欲答无词,只好点头。
  尚书:拉出!
  〔侍官们上来抓住他。行德好容易才说出话来。
  行德:考试呢?考试怎么……
  尚书:考完啦。在你睡大觉的时候。
  行德:那我呢?我就……?
  尚书:落选了。岂止落选,你竟敢怠慢皇上亲驾的殿试,该当何罪!听着:今后无论你几次应科,也休想登上殿试了。滚,蠢才!
  〔行德被强架出。他有口难辩。
  
  10.闹市
  〔赵行德神态恍惚地走着。
  〔街上各种热闹的景象和市声,在他呆滞的眼里和耳边都象是全然陌生的奇声怪影,一掠而过。
  〔当街茶馆、包子铺的吆喝声。
  〔胡琴伴奏下,卖唱姑娘的袅袅清音。
  〔说书先生频频敲响惊堂木。
  〔斗鸡。杂耍。打擂比武。
  〔行德踉踉跄跄的脚步停了下来。前面围了一堆人,挡住他的路。他也就木木呆呆地站住了。但不一会儿,后面又一层一层地涌上来,把他渐渐推到前面。他的眼睛匆然一闪:越过里圈人墙的肩头,他一眼看见一个仰卧着的赤条条的女人的下半身。
  〔行德又被朝前挤了几步。这下全都看清楚了。木箱上支了一块厚案板,上面躺着一个女人——她体态丰腴,高颧骨,凹眼窝,显然不是汉族人。案板旁站着一个壮汉,也是半裸着身子,手持偃月刀。他眼珠发绿,头发虽然包在缠头里看不见,但胸毛是金黄色的,说明他也不是汉人。
  〔他趋前一步,操一口地道的汉话——
  壮汉:怎么着,各位?怎么净是窝窝囊囊的主儿呀!谁都不想买?整的买不起,咱零切着也卖啦!
  〔人群骚动了,但叫那把偃月刀逼在眼前一晃,都呼啦啦往后退。前面只剩下赵行德一人。
  壮汉:听着,这娘儿们是个坏货,偷了男人不算,还想害死姘夫的老婆。来吧,耳朵、鼻子、奶子,指哪儿给你切哪儿。价钱跟兽肉一样。这娘儿们就是沙漠的野兽,西夏的女人嘛。
  〔赵行德不由自主地轻轻吭了一声。
  行德:……西夏女人?
  〔壮汉直眼盯上了他。
  壮汉:你想买?喂,哥们儿,买吗?贵贱卖不出,我正着急呢。要是没钱,单买手指头咱也卖了。怎么样,手指头要不要?
  〔说着,壮汉举起偃月刀突然向那女人砍下。人群轰的一下大乱了,乱中但听刀剁在案板上的钝响和女人一声短促的呻吟。血花四溅,女人左手的两根手指头飞到半空。
  〔行德下意识地失声惊叫。
  行德:住手,我买!
  壮汉:那就得买整的!五两银子。
  〔他刚说完,女人腾地坐起来。
  女人:对不起,整的我不卖!别小看了我们西夏女人。要买,先把我杀了,大卸八块买回。
  〔她两眼寒气逼人,死死盯着赵行德,几句话说得干脆、决绝。
  〔壮汉大吼,又挥起大刀。行德将他制止。同时,面带忧郁的苦笑——
  行德:我没有占有你的意思。把你从这位手里买下来,完了随你自便。
  〔女人两眼瞪大了,望着他。
  〔行德把银锭朝大汉一扔,转身走开。
  
  11.酒铺(夜晚)
  〔喝醉的赵行德伏在墙角上的一张桌边睡着了。
  〔酒保要打烊了,使劲把他摇醒。
  
  12.同上。酒铺门外
  〔行德被酒保们象一团破布似地扔出门外。一只手伸过来,将他扶住。来人正是白天那个西夏女人。
  女人:果真是你。
  〔行德不耐烦地要挣脱开。
  女人:半夜在街上走要坐牢的。我送你。回哪儿?

〔行德还是没好气地使劲推她。
  行德:监牢,地狱,我都照。我没有地方可回了,什么也没有了。都没啦!
  〔说罢,他又东倒西歪地朝前走。女人赶紧追上他。
  
  13.女人的屋里(早晨)
  〔天刚蒙蒙亮,赵行德醒了。当他发现自己躺在穷人家的一间寒窑破炕上,而且是跟那个女人合抱而眠的时候,吓得一骨碌爬起来。
  〔女人也醒了。
  行德:……我,我怎么在这儿?
  女人:你喝醉了,怕你出事呀。
  行德:……噢。真对不起。是喝得太多了。
  〔他一边说,一边轻脚下炕,忙整整衣服。
  女人:你这一宿,净说梦话了。什么三万三千八百个人里头中了第三,宰相宝座都有希望的,一阵磕睡全吹了。还说什么落得个一生不举,没脸回家,这辈子只能以酒浇愁呀……
  〔行德苦笑。他稍犹豫一下,从怀里取出一些碎银子,放在女人枕头边上
  〔女人赤裸着身子猛地钻出被窝,坐起来。
  女人:……叫什么呀?这钱!
  行德:多承你——呃,承你照应了……
  女人:我是欠你情的。我不愿意欠情不还。就这意思。
  〔她说完,把银子一推。赵行德神经质地皱起眉头。
  行德:拿着吧。不要钱,我不好办。
  〔女人狠狠瞪他一眼,随即带着轻微的嘲笑,说道——
  女人:心里别不踏实。咱可没跟你有什么事。
  〔行德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女人:噢——,是怕我吧?可不嘛,那个回鹘儿说了,我是个吃人的沙漠野兽。
  〔行德越发无词以对。
  女人:回鹘男人缠上了我。他老婆吃醋,骂我。把我的国家都给捎上,一通糟蹋。为这,我杀了她。我们不是沙漠野兽,是人,在谁跟前也不会低头。
  〔她一把抓起银子,伸到行德面前。
  行德:你总得回西夏吧。就用它贴补一点盘缠——
  女人:自己的家园,靠自己的力量走回。现在我们那边正在建立国家,我要是不靠自己的力量,回了也没脸见人。我打算一路做工挣钱和学会自己的文字,同到老家。
  行德:……自己的文字?西夏还有文字呀?
  〔女人又狠很瞪他一眼。
  女人:以为就自己有文字——你们汉人都是这模样!
  〔她从衣服里翻出一块小布条。
  女人:瞧吧,这就是我们的文字。现在的国王造出来的。
  〔布条上罗列着一串奇形怪状的文字。
  行德:……写的什么呀?
  女人:我还不认得。不过,是我的名字和老家的地名。这是名字,叫佳花。下面几个字是我的家乡,就该念伊、尔、噶、依了。
  行德:伊尔噶依?
  女人:就是珍珠城的意思。我们西夏的首都。
  行德:是兴庆吗?
  女人:西夏话叫伊尔噶依。一座果园和河流环绕的绿色城市。
  行德:我还一直以为西夏只有沙漠和草原呢——
  女人:森林、农田、河流、山泉,都有。也有草原呀、沙漠呀。要说我们的国家呀,既象天堂一样美,又跟地狱一样苦呢。
  〔早晨的阳光射进屋内,辉耀着西夏女子的碧发、明眸。
  〔赵行德不觉听得入了迷。
  行德:……什么时候,真想看看呀——
  〔女子笑了,笑得是那样开朗,又几乎近于残酷。
  女人:我们那儿可是个从老到小要么干活、要么打仗的国家哟,你干什么?就你这个只会喝闷酒打发时光的人?
  〔行德苦笑。
  行德:我想知道它是个怎样的国家,还有这文字。
  女人:为了什么?这一路长途跋涉辛苦得很呀。你图个什么呢?
  〔赵行德默然不语,目光盯在布条上。晨曦映照下,他双眼焕发出新的光彩。
  
  14.戈壁滩(数月后)
  〔一望无际的沙海覆盖住坚硬的黄土地带。
  〔字幕:数月之后河西边境上的城镇。
  〔盛夏时节,赤日炎炎。沙漠上蒸腾的热浪轻烟使得对面沙丘的坡棱看象一条摇曳飘动的曲线。上面,一支商队在行进。
  
  15.边境县城。城门广场
  〔广场上,逃难的人群熙来攘往,东一堆西一群。赵行德盘坐在广场一角的树荫下,旁边系着一匹驮行李的马。他满身风尘,脸晒得黝黑。他把那女人有西夏文字的布条摊在手上,仔细端详。听见城门沉闷的嘎吱声,行德不由地抬起头来。
  〔守城士兵把紧闭的城门打开一半。回鹘人商队向士兵丢了一把钱,随即领着满载货物的大队骆驼和马进了城门。
  〔行德皱了皱眉头。
  
  16.县衙门。抄事房
  〔这里也挤满了难民。人堆里,赵行德正与押司官纠缠。
  押司:昨天跟你说了,不让出境。西夏跟回鹘、吐蕃开仗了,太危险。
  行德:我国对这场战争是中立的,我又是中立国的一般旅行者。可以自由通行的嘛。
  押司:要是卷到战火里怎么办?我们可不找那麻烦。边境封锁了,谁也不让过。
  行德:刚才还有回鹘人商队进城了哩。
  〔押司官面露浅笑。
  押司:那帮家伙,做生意就是他们的命。再说,是人家国家的人,爱死爱活随他们的便。
  行德:那你也随我的便吧。
  押司:越境,可是死罪哟。再说你一个人怎么穿过沙漠呀?边境那边全是异民族的国家。尽西边的敦煌有跟咱们一样的汉人建立的小国,可这兵荒马乱的,根本走不到那边。你到底要上哪儿,干什么嘛?
  行德:不管干什么,是我的自由吧。
  押司:你小子,我看有鬼。赶快滚出我们县城。要不,问你个企图偷越国境罪,关起来!
  
  17.城门广场(凌晨)
  〔黎明之前,天还黑着。商队顺着城墙静悄悄地向城门移动。这时,赵行德牵马从队伍旁边的暗处走过。
  行德:对不起,求你们一件事。
  〔一个队长模样的汉子走上前来。
  队长:什么事儿?
  行德:我要上西边,请你把我捎上。
  队长:有出境通行证吗?
  行德:没有。所以才求你。
  队长:我可不招这麻烦。
  行德:不会连累你,就跟着走。
  队长:你想上哪儿呀?
  行德:西夏,兴庆府。
  队长:我们不那儿。
  行德:那就带到过了沙漠第一站的城市吧。
  
  18.城门外(凌晨)
  〔晨昏之中,城门半掩半开,商队陆续出城。
  〔门卒在一旁不停地催赶。
  〔行德和队长最后走出城门。守卒收下队长塞过来的钱之后,重新紧闭城门。队长尖声打着呼哨指挥整队,同时飞马赶到队伍前头。队伍缓慢地起动。这时,蔷薇色的晨曦射过来,涂染了前方荒凉的戈壁滩。行德回头望。太阳出来了。晨光熹微之下,还躺在沉沉黑影里的边塞那边,传来了此起彼落的鸡鸣。行德重又背向了太阳、故国和人寰尘烟,向荒凉广漠的世界起步走。
  
  19.峡谷
  〔穿流在黄土地带的黄河把两岸削成千仞绝壁。
  〔峡谷里,商队正沿着黄河前进。黄尘滚滚。
  
  20.沙漠
  〔行德勒住马,茫茫然放开视线。生来头一回见到沙漠,竟是这样广漠无垠。
  〔大队伍悄无声息地走进沙海。
  
  21.水草地带的沙滩(傍晚)
  〔夕阳。沙砾的原野上嵌缀了很少几点绿色,旧河道露着干涸的河床。
  〔赵行德疲惫不堪地仰躺在坳地的斜坡上。周围,商人们开始支帐篷宿营。行德被他们骂得爬起来,动手帮忙。这时突然听见一阵轰响动地而来。地坳南头的坡沿上,一大队骑兵声震大地、烟尘滚滚地向西驰骋而。
  〔商人们乱套了。
  行德:哪儿的部队?
  队长:西夏的。跟凉州的回鹘开仗了。
  〔又一阵马蹄轰响和沙尘。另一队骑兵顺着坡沿由西向北。
  〔商队队长直皱眉头。
  队长:明天得换一条路,给卷到战火里就糟啦。
  
  22.同上(夜晚)
  〔行德靠在行李上睡了一觉,睁开眼。隆隆马蹄声朝这边来了。商人们从货箱背后和帐篷里探出脑袋。响声越来越近。商人们你喊他叫,赶忙警戒。突然,飞来一支火箭。转眼就成了飞蝗急雨——
  〔商人们张皇失措,乱作一团。阵阵飞矢,如雨注不止。大群的骑兵,黑压压山崩似地冲过来。
  〔商队队长大叫。行德赶紧牵马,但杀戮已经开始。鬼哭神号,一幅地狱图景。
  
  23.草地
  〔藓苔类小花覆满茫茫草地。一匹马走过来的马背上驮着昏过的赵行德。他和马身上都扎着箭。特别是马身上,箭多得数不过来,马肚子上被枪戳通的大窟窿往外搭拉着肚肠子。马扑通倒地,死了。赵行德被摔到地上,苏醒过来。他晃悠悠地坐起,左臂上的箭伤疼得他直哼哼。他拔出箭头,撕下一条布勒住伤口。随后,从马上卸下行李,看看太阳,辨清方向,扛起东西打算往西。
  〔他的视线定住了。前方走过来十多头骆驼和马。行德欣喜地正要走上前,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领头的骆驼背上栽下一个死人来。是队长。
  〔后面的骆驼、马,也都驮着死尸——
  〔行德还是踉跄着走过。
  
  24.山丘(早晨)
  〔可能是进入凉州绿洲了,视野中渐渐出现一些树和草。赵行德牵着马和骆驼,爬行般前进。他的脸已经憔悴不堪。登到坡顶,行德愣住了。前方,远远看见凉州城喷着浓烟、火柱,眼前的旷野上满是累累人尸马骸、丢弃的帐篷和武器。

〔差不多全是披挂华美的战袍铠甲的士兵。
  〔一队队身穿皮革铠甲的骑兵,踏过满野尸骨,鼓角阵阵、旌旗猎猎,鱼贯入城而。
  〔全都是骑兵,一色的皮铠甲,只有腰间皮带的颜色因军团而异。严整的军容、高度的机动力,具有一股威武强悍、镇慑人心的气势。
  〔正当赵行德伫望面前景象的时候,冷不防一杆长枪杵到他眼前。行德吓了一跳,向周围扫视。不一会儿,他已经被十余骑皮铠甲的骑兵——西夏人团团围住了。
  〔剩下的马和骆驼全被他们掠,行李也被打开。骑兵们把里面的东西用枪尖一件件挑起,扔瓜分。
  〔行德喊叫着扑向行李,被一杆枪从脚底下一抄,摔倒了。骑兵们粗野地哄笑,同时把包里的书本扯碎,踢得四处飞散。
  行德:我,我抗议!我是大宋人,中立国的人。凭什么这样对待我!
  〔他拚命地喊,拚命地拦,但人家理都不理,反而幸枪尖对他东戳西挑,玩球似的翻弄。行德的衣服撕成破布条条,怀里的钱袋被挑出来,银子被一抢而光。最后只剩下那块写着西夏文字的布条。
  行德:把那个还我!
  〔随着又一阵哄笑,一条套马索朝他飞来。
  〔骑兵打马就跑。行德被拽倒在地,身子拖着地。拖在地上的赵行德的视野里,只有那块布条随风翻舞,然后飘逝而。
  
  25.凉州府。城里的广场
  〔在马尼教寺院前,西夏兵让剥光衣服的回鹘男人排好队,再分成两群。
  〔拖着赵行德的那两、三个骑兵闯进人群,用西夏语嚷嚷了几句,就把赵行德丢下,然后大声哄笑着骑马走了。
  〔行德几乎成了褴褛一团,但他还拚命地叫喊。
  行德:还给我!还我的东西,还我马——
  〔与此同时,驻扎在对面关帝庙的一群士兵中,有个队长模样的注意上了赵行德,对他身边一个豁嘴的下士官叽咕了几句。下士官走过来,把赵行德拖到队长跟前。
  〔行德站起身,环顾周围,愣了。这里全是汉人!队长是个过了中年的大个子。久经风雪曝晒的脸,大胡子。一双眼睛充满勇猛的神气和某种无以名状的忧郁。
  下士官:从哪儿来?
  行德:……大宋。
  〔队长表情一动。
  下士官:来干什么?
  行德:……来了解西夏这个国家和西夏人。
  队长:这就了解得够滋味的了吧。
  〔士兵们大笑。
  行德:……你们是——西夏军队?
  〔霎时间,空气沉闷下来。
  行德:……好象都是汉人,怎么却……?
  〔下士官猛一下把他击倒。行德摸不着头脑,抬眼望望他。
  下士官:……怎么处理?
  队长:象是一块料,就身子骨单薄些。让他当旋风炮手试试。
  〔行德翻身跳起。
  行德:我不当兵。我得走——
  〔下士官又一拳把他打倒。士兵们哄笑。
  队长:除了当兵,没别的活路。快拿主意吧。
  〔他说完走了。一名士兵端来胡饼和油、葱,还有水。两个人的份。
  〔下士官吃起来。行德直咽唾沫。
  下士官:……吃吗?这是你的一份。
  〔行德马上伸手。
  下士官:不过,这可是当兵吃的粮。你愿意当兵了?
  〔行德踌躇了。
  下士官:我们汉人部队英勇善战,在西夏军里数第一。总是打前锋的突击队。丢不了你的脸!
  行德:总还是人家西夏手下的雇佣兵嘛。
  〔他又被一脚踢翻在地。
  下士官:我们是本地人。早先,从这儿一直到敦煌,都是汉人的国家。但如今归西夏人统治了。除了服从,没别的活路。
  行德:那为什么要管我?
  下士官:咱队长跟你一样是内地人,大宋的军人。
  行德:……是俘虏?
  下士官:住嘴。他最忌讳谈这段耻辱。你要提起这个,非宰了你不可。
  〔他把吃的和水递过——
  下士官:俘虏不是当兵,就是给送到北边放羊。快拿定主意吧,你怎么办?
  〔行德终于接过这一份粮。然后立刻狼吞虎咽大嚼起来。
  
  26.高原(一年后)
  〔沙漠边缘不见草木的荒凉高原。
  〔字幕:一年后的春天,
  〔一队回鹘俘虏和汉人部队的马队在回鹘兵和战马的尸堆、满地散乱的武器当中行进。士兵们满脸满身的血迹,汗渍和污垢,赵行德也在队伍中。队长和下士官走在最前头。
  
  27.野营地
  〔汉人部队裹伤的裹伤,喂马的喂马,还有的修银甲、修兵器。队长大步流星地四处巡视。
  队长:不许有一点儿漏洞和毛病,听见没有?不许在李元昊跟前给我丢脸。
  〔正在收抬旋风炮的赵行德向旁边的豁嘴下士官——
  行德:谁叫李元昊?
  下士官:总司令。西夏的皇太子。噢,对了,你是头一次参加阅兵哩。
  
  28.山丘上(傍晚)
  〔西夏军排列得整整齐齐。全部是骑兵,一色的皮铠甲,只有腰带颜色各军团不一样。
  〔赵行德抓住马笼头站在队列里,凝视朝这边走来的李元昊。
  〔李元昊领几名指挥,缓步走近。身着胡服、披发左祍,一副威风凛凛的气概。光溜白净、毫无表情的脸上,嵌着一对深不可测的眼睛。当他每走到一个军团面前的时候,这个军团的队长就出列随行。
  〔李元昊来到汉人部队的队列前。队长出列随行。李元昊忽然站住了——正好站在赵行德面前。指挥使们迷惑不解地窥伺他的表情。队长和赵行德都感到忐忑不安。而李元昊,就跟突然站住时一样,又突然起步朝前走了。行德松了一口气。队长还有些不安地回头瞅瞅行德。
  
  29.野营地。
  队长营帐前(晚上)
  〔行德走进营帐。
  
  30.队长营帐内(晚上)
  〔帐内简单得很。队长的摆设好象只有几件武器和铠甲。
  〔队长坐在椅上,行德站在他面前。
  队长:听说你在衣服上写了名字,
  〔说着,伸手翻开赵行德戎服的衣领。上面写着“赵行德”
  以长:这字是你写的吗?
  〔行德不作声地点头。队长显出刮目相看的神情。
  队长:我是文盲。对你,今后要另眼看待,你来专给我念上头来的命令吧。
  〔行德点头表示同意。
  队长:那好,现在就给我念一份吧。
  〔他从旁边的桌子里拿出一张纸片递过。
  〔行德接过来。
  〔可是,纸上写的是西夏文。行德摇摇头,又还回。
  行德:不是汉字,不会念。
  〔队长脸上明显地现出失望和轻蔑的表情。
  队长:不顶用嘛。得了,走吧。
  〔行德上前一步。
  行德:等一等。这是西夏文字,但你如果让我学,我会很快认得的。让我学吧。这样,很快就能为你效劳了。
  队长:……嗯。
  〔他看着赵行德,慢慢点头。
  队长:好吧。打完下一仗,你要能活下来,我就找上头,让你学西夏文。
  〔行德点头。忽然一转念——行
  行德:……你既然不识字,我衣领里的字是谁看出来的呢?
  队长:李元昊。
  行德:那个司令官?他识汉字呀?
  队长:能看,能写,也能说。可对咱们愣只是用西夏文,这个家伙!
  〔他激动得使劲敲桌子。赵行德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屈辱感和愤怒,气得不说话了。
  队长:问你,这会儿带笔了吗?
  〔行德默然不语,从腰里解下一个墨斗。队长从旁边柜里取出几套戎装,朝桌上一摞。
  队长:把我名字都给写在衣领里。
  行德:……告诉我名字。
  队长:朱王礼。我爹总说,朱是红色,王就是国王,礼就是有礼貌。
  〔行德还是默不作声地,先写了一个衣领拿给他看。朱王礼把这三个字瞧来瞧,那目光又有点不好意思,又分外感到亲切。
  王礼:……啊——,我的名字,就是这样写呀?
  〔行德不禁微笑了。
  王礼:……还有这几个衣领上,也麻烦你了。我不愿意落个无名尸呀。
  〔行德点头会意,接着写下。
  王礼:我一直想,哪一天我要给咱们的部队树一块碑。碑文就由你来写吧。
  行德:往哪儿树呀?
  王礼:这还说不好。反正等咱们打上最大的一仗,在哪儿打胜就在哪儿立碑。
  行德:要是打败了怎么办?
  王礼:我的部队没打过败仗。
  行德:打死了呢,怎么办?
  王礼:说打死谁?我?
  〔一瞬间,两眼灼灼逼人,但转而淡漠地——
  王礼:我也不能保证不死。就是我死了,这碑,你也得给立起来!
  行德:要是我死了呢?
  王礼:你要死了,还真不好办啦。你得尽量别死!
  〔也不知道这是玩笑还是当真。行德岔开话题——
  行德:……这碑,是用汉字写,还是用西夏字?
  王礼:浑!当然是汉字!我们不是西夏人。他那西夏字,只有看命令的时候才用得着。……所以,你不能死嘛。可别死。明天开始打甘州。那是回鹘的根据地,他们会拚命反扑的。准有一场恶仗要打哩。
  〔行伍出身的人特有的冷漠语气里,却也隐约透着些微的私情。

31.野营地(早晨)
  〔拂晓前的微光。西夏斥候队越过沙漠坡棱,飞马疾驰而来。
  〔西夏军十里连营顿时人声嘈杂,士兵们纷纷跑出帐篷。
  〔在汉人部队的营地,朱王礼、下士官、赵行德他们也站到帐篷外,望着斥候队朝中央的金黄色大帐跑。
  行德:敌人来了?
  王礼:是回鹘军主动出击了。
  〔此时,从金色大帐响起号角声。
  下士官:准备战斗!
  〔营区立刻骚然而动。
  
  32.另一处沙漠
  〔视野之内无遮无掩,望不到头。西夏军长驱直进。朱王礼的坐骑跑在前头。下士官执旗跟在后面。
  〔前方远处出现了回鹘军。朱王礼大叫。下士官挥旗。以此为信号,军鼓擂响了,西夏军在疾驰中整齐地展开队形。
  〔摆出前军、左翼、右翼、中军、殿军五大阵列,各成纵列长方队形,分别以骑兵和投石队为先锋,枪戟队和刀剑队随后。
  〔对阵的回鹘军的编队是骑、步兵各半。
  〔随着军鼓声,回鹘军摆开队形:骑兵和步兵都以方阵为单位,枪戟为主要武器。他们穿的是金属铠甲,所以前进和展开队形的动作都比较慢。但是他们以骑兵为先锋、步兵为中军和殿军所摆成的一字横阵,由于人马都身着铁铠、手举盾牌,所以整个阵面看上象一堵表面植满刀枪的铜墙铁壁。
  〔西夏军的战鼓越擂越紧,急如雨点。
  〔刀盾齐举,骑兵加速,步兵跑步跟进。两军之间的距离迅速缩短。
  〔金锣骤响。
  〔西夏军矢石齐放。接着,短兵相接。西夏军象一股黑色的激流,冲进回鹘军的绚烂彩色中。
  〔指挥冲锋的军鼓声,命令后撤、转移的锣声,人喊马嘶,剑戟铿锵,噢噢的箭雨,马蹄震响大地——汇成惨绝人寰的声浪,充斥天地之间。赵行德低伏在马背上用旋风炮发射石块,左冲右突,拚杀在这弥天声浪中。
  〔朱王礼扯着嗓子吼叫。
  王礼:围住!围歼敌人!
  〔西夏的前军、右翼、左翼,对已经切成几段的回鹘军进一步实行分割、包围。一直在外围迁回包抄、射箭投石的中军和殿军在李元昊的一声令下,也全都压上来。
  〔回鹘军被打得溃不成军。
  〔混战中,赵行德丢开旋风炮,用剑左砍右挡,结果被敌人一戟打昏过。
  
  33.甘州城附近的草原(夜晚)
  〔大火熊熊。地上挖了好多大坑,坑里在烧尸体。
  〔战死者还被钩索系在马上,连尸体带马先按各部队分开,然后解下尸体,卸掉铠甲和武器后,一具一具被扔进火坑。
  〔朱王礼和豁嘴下士官在甄别本队的汉人士兵尸体。忽然,朱王礼脸色一沉。赵行德血迹模糊地倒挂在马上。朱王礼使劲踢他一脚。
  〔行德发出呻吟,睁开眼。朱王礼咧嘴乐了,拔剑斩断钩索。
  王礼:……活着哪?
  行德:……你也……
  
  34.山丘上的野营地(晚上)
  〔在篝火周围,汉人部队,士兵们包扎伤口,护理重伤号。几乎无人不伤。
  〔下士官整理战死者的遗物,让行德登记名字。朱王礼守在一旁。
  下士官:……这回又死得不少呀。
  王礼:照以前做,给送到家属手里,连遗物带饷银。
  〔下士官点头,从行德手里拿过名单来。
  行德:什么时候才能让弟兄们都回到妻儿老小跟前呀。
  王礼:一直到西夏打完仗。
  行德:能有几个人活到那一天?每回打仗,都是我们打头阵,大批大批地阵亡。
  下士官:就这样,也只有打到底才是活路。
  王礼:明天又是头阵。咱们选上攻进甘州城的决死队啦。
  〔行德咬紧双唇。
  王礼:就咱们进甘州城。回鹘军差不多全军覆没了……不过,是不是就毫无抵抗呢——
  〔行德和下士官跟着队长的视线望。象是果园的大片耕地的对面,甘州府的城池在月光下轮廓分明地坐落在一座低矮的山丘上。
  
  35.甘州城。城门前(翌晨)
  〔战鼓响。面对城墙一字摆开的西夏军,向着城里万箭齐射。
  〔战鼓再次擂响。第二阵箭雨。
  〔战鼓第三次擂响。第三阵箭雨。
  〔随后,吹起了号角。朱王礼率汉人部队冲向城门。个个紧张得脸色都有点发白。
  
  36.城门里
  〔大门发出沉闷的嘎吱嘎吱声,慢慢打开。
  〔朱王礼、下士官、赵行德驱马首先闯进城门,下士官一声呼哨,全队跟进——
  〔人人端枪举剑,拉开架势,环视周围。
  〔眼前一个广场,中间是泉水,周围种着街树。广场上空无一人。朱王礼打个手势,全队人小心翼翼地前进。
  
  37.街上
  〔还是不见一个人影。只有老百姓逃难时留下的慌乱痕迹。队伍渐渐走近,仍然小心翼翼的。
  
  38.府衙前
  〔上来五十名骑兵,一个劲地往里面射箭。没有任何反应。
  王礼:好象是座空城。
  〔士兵们松口气,互相望了望。
  王礼:好!点狼烟!
  
  39.城墙上
  〔赵行德手拿狼粪袋和一支小火把,朝烽火台走。突然听到朱王礼的大声吆喝。
  画外音:身子弯下!要是有残敌,非挨冷箭不可!
  〔行德向声音来的方向笑笑,照样直着身子往上爬。
  
  40.烽火台上
  〔行德从爬梯口刚露出脸来,一个愣怔,呆住了。只见一个女人背靠点火墩,坐在地上。身上穿的是回鹘式样、而且很华贵的衣服,但头发和眼珠都是黑的,象回汉混血人。
  〔女子虽然害怕,但好象也早有思想准备,两眼定定地凝视赵行德,一动不动。
  行德: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他语气平缓,好让她定下心来。说完,顺梯子爬上平台,把狼粪撒在点火墩上,随后点着。
  〔黑烟立刻升起。城墙外欢声雷动。女子越发显得恐俱。
  〔行德蹲到她面前。
  行德:……为什么没跑?
  〔女子害怕,没回答。
  行德:……你不懂汉语?
  〔女子微微摇了摇头。胸前发出簌簌声响……
  〔行德移目看——两串瑰丽的宝石项链!
  〔女子急忙用手把它捂住。
  行德:……好象是有身份的人家,你父亲是什么人?
  〔女子无奈,叹了一口气。
  女子:……可汗的弟弟,
  〔行德惊呆了。
  行德:王族的女儿怎么跑到这地方——
  〔这时,听见朱王礼在城墙下着急地喊他。
  画外音:喂——!还磨蹭什么呀!
  〔行德慌忙站起来。
  行德:你听着,天黑之前,就待在这儿,绝对不能下。到晚上,我把你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明白了吗?
  〔他说完,转身下楼。女子无言目送。
  
  41.城墙下
  〔行德一跑下城墙坡,朱王礼就冲他大吼。
  王礼:快着!迟了抢不着东西啦!
  〔他说完,就给了马一鞭子。哄起一阵欢呼,汉人部队向城里狂奔。行德一边回望烽火台,一边跟上队尾。
  〔城里已经被洪水般涌来的西夏兵挤得水泄不通,乱成一锅粥了。
  
  42.城门旁的广场(晚上)
  〔帐篷连成片,燃起一堆堆篝火,火边觥筹交错,酒兴正酣。
  〔百姓家也都驻扎着军队,到处都是醉醺醺的士兵,抢掠还在继续。
  〔赵行德躲开这些人,独自从暗处走过来。突然一个人挡住他的路。豁嘴下士官披一件女人的衣裳,喝得烂醉。
  下士官:喂,有女人吗?女人!
  行德:别做梦啦!城里都空了。
  下士官:妈的!有女人吗?
  〔他一边嚷嚷着,东倒西歪地走了。
  〔行德看着他走远,重又消失在黑暗中。
  
  43.烽火台上(夜晚)
  〔赵行德先从梯口探头望。女子悄无声息,端坐在黑暗中。行德走上来。
  行德:找到一个躲的地方了,走吧。
  〔他把抱来的一堆男人衣帽丢给她,又从腰间解下墨斗。
  行德:穿上这一身,脸上再抹黑了。
  〔女子默默凝视行德。
  行德:……怎么了?要是被西夏兵发现了,结果可不堪设想呀。
  〔两人眼光相遇。
  
  44.一家民房(夜晚)
  〔看来是个烧陶器的人家,小狭院里堆放着陶器和素坯瓦罐。小院四边是简陋的正房,带窑的作坊和库房。行德领着回鹘女子进院。
  行德:……这家是烧陶器的。这地方西夏兵也不会来抢的。不过还是要加小心,睡觉到窑膛里睡。被褥放在里面了。
  〔他把手里拿的一个包递给她。
  行德:是吃的。以后每天送来,喝水那边有井。
  〔他说完就走了。女子一直看着他走。
  
  45.城门(数日后)
  〔鼓角齐鸣,大队伍入城。这是李元昊的主力部队。李元昊在近卫军护卫下进城。还是那张深不可测、毫无表情的脸。
  
  46.城门旁广场
  〔先入城的部队列队迎候。
  〔赵行德对旁边的豁嘴下士官嘀咕。
  行德:过了三天了,总司令才入城呀。
  下士官:这家伙鬼得很,看准平安无事了,才进城哩。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敦煌》 全剧本 责任编辑:夏懿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转】《龙凤呈祥》偶像电影原创.. 下一篇《获虎之夜》全剧本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