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转·日本电影《情书》全剧本
2016-10-16 13:46:53 来源:人人导演网 作者:岩井俊二 【 】 浏览:803次 评论:0

  剧情介绍: 神户,冬日一个飘雪的日子。 渡边博子和亲友们正在祭拜她2年前因山难而去世的未婚夫藤井树。
  虽然藤井树已死去,博子却始终对他无法忘怀。偶然的机会,博子发现了藤井树的初中毕业留念册……博子发出了一封寄往天国的信。敬启者藤井树:你好吗,我很好。渡边博子 上这封信辗转寄到了藤井树中学**所在地——北海道小樽的一个女孩手中。博子收到了她从未奢望得到的回信—— 敬启者渡边博子: 你好吗,我很好,只是有点小感冒。藤井树 上
  现任男友秋山为了让博子忘却死去的藤井树,决定和博子一起到小樽去弄清真相。
  原来,这是一个和博子未婚夫同名的女孩。藤井树(女,以后简称阿树)因感冒去医院而没能和博子见面。博子给她留了封信说明自己给她写信的原因。
  在车站,博子巧遇到阿树看到这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孩,博子立即猜到她就是藤井树。
  博子对藤井树选择自己的理由产生了怀疑:若这是他选择我的理由的话,我决不原谅他。
  博子收到阿树的信,告诉她自己确实有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初中同学,那人就是博子的未婚夫藤井树。在博子的要求下,阿树开始写出自己对男藤井树(以后简称藤井)的回忆,却不小心写出一段自己已经忘却了的记忆。对于阿树而言,初中的生活似乎是在同学们不愉快玩笑中度过的。因为和藤井同名同姓,因此常常受到作弄。诸如什么藤井树方程式之类的笑话,在值日时把二人排在一起。选图书管理员时也把二人选到一起来作弄他们。
  但仔细回想起来,似乎藤井还颇受女生欢迎。因为阿树也有一次受托替别的女生牵红线。
  另外的回忆来自藤井偶尔对她的欺负,诸如拿错试卷故意不还她之类的。最奇怪的还数藤井在和她一起当图书管理员的时候,一点也不帮她,只是自己藏到书架中写点什么,常借一些没人看的书。
  体育场上的回忆似乎是阿树对他的最后回忆。
  应博子的请求,阿树来到学校,为博子拍几张他们学校的照片。意外的发现,自己已经成为学校里的一个传奇。
  原来藤井在无数无人借阅的图书的书签上,写下藤井树的字样。因而阿树的学妹们认为定是某个深爱着她的男生写下的,觉得非常浪漫和羡慕。学生中甚至有个游戏名叫:“寻找藤井树”。阿树连忙解释是藤井在写自己的名字,然而真是这样的吗?
  阿树对藤井真正最后的回忆来自于阿树的父亲去世的那次相遇。
  在三年级的最后一个学期,父亲因肺炎去世,阿树在家料理后事,没去学校。藤井来到她家,请她帮还自己借的书《追忆逝水年华》。问他为何自己不去还,藤井说自己不能。
  过了一个星期,阿树到学校去,才知道藤井转学到神户去了。于是阿树把《追忆逝水年华》放还书架上。
  秋山陪着阿树来到藤井遇难的山上,向藤井告别。
  博子把阿树写的回忆寄还她:写在信上的记忆是属于你的。
  阿树的感冒恶化为肺炎,窗外大雪纷飞,救护车没法及时感到,爷爷背着她赶往医院……
  秋去春来,一群意外的客人来到阿树的家。她们手中拿的正是那本《追忆逝水年华》。
  拿出那张写着"藤井树"的借书卡,翻到背面: 竟是藤井以前画树的素描。(摘自东瀛快讯)
  《情书》:散不掉的痕迹
  林忆莲用一种极近凄婉的调子说:“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纵然回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藏在心里……”她大概是想劝我们学着忘记吧!但依稀觉得会发出这种声音这样句子的人,往往就是忘不掉的。
  日本电影《情书》的结尾处,女主人公之一的渡边博子跌跌撞撞地奔跑在白雪皑皑的山脊上,对着远处的山峰——一年前她的未婚夫藤井树因山难殒身于此——大声地发出询问:“你——好——吗?我——很——好!你——好——吗?我——很——好!”然后我们看着她泪流满面看着她声音喑哑,看着她的回声在朝阳的烘托下于雪谷中嗡嗡回响,与她最初发出的声音混合在一起,逐渐模糊,模糊,模糊…….死者已矣,有道是“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依稀觉得渡边博子应该忘了过去,再开始新的生活;然而从电影开头直到此时,渡边都生活在过去的阴影里;即使到了终局,她也只是敢于面对,而从不曾遗忘。
  另一位女主角藤井树——这个与男藤井树同名同班的女孩,这个从头到尾都在感冒的女孩,这个既大大咧咧又细腻感性的女孩——她在影片的开始向我们展开的回忆只有父亲:一个因感冒转成肺炎,又耽误治疗而在医院中去世,并逐渐被大家忘却的男人。在她的生活里,我们全然看不见男藤井树的影子;但随着渡边博子的来信与询问,回忆的闸门被打开了,少女**朦胧的情愫一点点的浮现而出,又在命运的旋转下嘎然而止:点名时同时答到的笑话,选班委被同学戏弄的伤心,借自行车尾灯核对试卷的有趣,替别人牵红线时的失败…….但即使男藤井树在学校每一张借书卡上都留下了“藤井树”的名字,即使少年在最后一张借书卡的后边画上了女藤井树的样子,来表达自己朦胧的爱意,去无法阻止十年的时光,更无法阻止作者生命的逝去。当女藤井树的脸上布满泪水的时候,我们知道,原来许多事,并不会被忘记,只不过是深藏在心中,等待机会潜滋暗长。,以至于让你忘记了自己记得罢了。
  故事就在这种唯美的气氛下残酷的展开。没错,残酷。男藤井树在电影一开头就已经去世一年,使得这个故事即使不是悲剧,也将是一个遗憾。何况,死对于死者来说也许只是一瞬(好像英语的死只有完成时而没有进行时,就是说只有死了而没有正在死),而对于活着的人却往往是一生的回忆。
  更残忍的是故事背后的思索:对于渡边博子而言,男藤井树对她的爱意,究竟是因为自己还是对于与她长的一模一样的女树的回忆?不是连博子最后都说,男藤井没有求婚,而是她看他太为难而主动提出的吗?那么,男树究竟知不值得博子用尽一生的追忆呢?还有一个笑谈般的疑问,如果男女藤井树的故事发生在我们的国家,会不会被扣上早恋的帽子?
  所幸我们只是在看电影罢了,只要去感受那种伤感又唯美的气氛就可以了。那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呢?不是连导演都回避了究竟那棵树是与女藤井树同时生长的树这样的问题吗?《东邪西毒》里的慕容燕说:以前我一直想知道我是不是黄药师最爱的女人,现在我已经不想知道了;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你,你一定要骗我。“而女藤井树看到多年前的少年画在借书卡背面的画像,感受到那份情愫后却也只是说:“因为难为情,我没有告诉博子。”既然我们的主人公都不愿去计较所谓爱的成色,我们,又何必像商人一样执著地把爱情变成数字呢?有那种伤感有唯美的气氛就可以了。
  第一章
  下雪了,就在藤井先生结束致词的一刻。“就此,多谢大家的到来。我肯定 ,阿树泉下 有知,一定会很高兴。”
  1渡边博子参加了藤井树逝世三周年的纪念仪式。藤井树的父亲正站在墓碑前讲及他儿子生前的点滴。博子?Q,如果阿树多留一点时间便好了。三年前的事就像在眼前。当时,她跟阿树正准备结婚。就在婚期之前,阿荩悒了一个攀山探险旅程。山中,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迫使探险队改行一条少人使用的路。在一个陡坡阿树失足坠下悬崖。博子被这消息深深打击,但她后来碰上另一个男人--秋叶茂,一个玻璃工匠。他们交往了一年,将在下个月结婚。但博子仍未从阿树的死完全回复过来。她有很多问题想问他,她有很多话想说。
  雪下得越来越大。来宾们都回到坟场的办公室。藤井先生高声宣布:“各位,齐来饮些东西,我准备了最好的小食!”博子无心情应酬。她走回她的车子,坐在里面,静看着雪飘落白色的路上。就在这时,藤井先生和太太来到她的车前。“可不可以载我太太回家?她头痛得很厉害。”
  藤井太太蹒跚着上了后座。博子跟她点一点头,着了引擎。藤井太太跟博子三年前认识的她没有两样。她问博子上次别后一切可好。博子注意到藤井太太的头痛好多了。“我不是真的头痛,我只是想离开那派对回家去。”藤井太太微笑着对博子说。
  藤井家在神户一座两层高的普通住宅。“你应该多些来探我们。”藤井太太引领博子进屋内。博子想看看阿树的房间。“无问题,但原谅内里一团糟。我很久没有打扫他的房间了。”阿树的房间很普通,大书架上摆了一排排的书。藤井太太拿出一本书给博子。“这是阿树的毕业纪念册,你看看。”她离开房间拿些饮品给博子。
  博子小心地揭开纪念册。书页已变黄,阿树中学毕业十年了。但那张全班合照依然清晰,博子从他的同学中辨认出阿树。她揭过一页,表列班中的每一个人,和他们的地址。她的手指顺着找,找到阿树的地址:小樽市二丁目24号。藤井太太拿着饮品回来,博子问她关于小樽的事。“小樽约距离这里100公里,我们以前住在那里,现在旧屋已经拆了改建高速公路。”博子望着地址,想也不想便抄在她的地址簿内。
  当夜,博子坐在桌前,拿出阿树的旧地址。她开始写一封信。
  阿树,
  你好吗?我很好。
  博子
  博子第二日寄出那封信,一封寄往天国的情书。


  第二章
  藤井树瑟缩在被窝里,这晚冷得要命,而她却患上重感冒。她用一只眼瞟了一瞟床边的闹钟。快要十点钟了。她病得很辛苦,全身疼痛不已。树决定放假一天。她是地区图书馆的管理员。电单车熟悉的隆隆声由远而近,邮差来了。她穿上最厚的外套走出被窝。邮差哥哥是个跟树年纪差不多的少年。打开门,她见邮差哥哥如常精神奕奕,拿着她的信。她戴上面罩以免传染伤风,一手抢过他手中的信。“我患伤风,快走。”
  邮差哥哥倒不怕惹上伤风。他从口袋中拿出两张戏票:“我有两张戏票是星期六的……”
  “我不能去。”她一边回答一边跑回暖洋洋的屋内。

   “噢……不要这样。不如下星期……”邮差哥哥总是一脸笑容。
  “不!”树呯的一声把门关上。有给妈妈和爷爷的信。还有账单,看来永不停的。最后
  一封寄给藤井树,来自一个叫渡边博子的:“博子……博子?”树一脸疑惑。“会是哪个博子呢?”
  她打开信封。
  阿树,
  你好吗?我很好。
  博子
  树坐下来思前想后。家中寂静无声,雪缓缓飘下。纵然周遭一片安祥,树仍不能理解这封奇怪的信。她亦不记得任何叫博子的人、但信的而且确是给她“藤井树”的。
  当晚,树一夜无眠。她的伤风也没有好转。她依然想着那封奇怪的信,深深的被它困扰着。突然她知道该怎么做:她拿起纸笔。
  博子,
  我很好,多谢。只是有点伤风。
  阿树
  她觉得她的故事很可笑。她想:“真荒谬。”


  第三章
  秋叶茂看着博子坐在她最喜欢的凳上。他正完成他的工作,而她只呆呆的盯着空气。他们在茂的工场内。他就在这里制造玻璃器皿,售给第一流的艺术坊。“那天的仪式怎样?”茂打探道。
  “很好。”博子依然在她自己的世界内。
  最后,她转过脸来望着茂:“你有没有,嗯……有没有收过人家的信,而没有预料他会寄信给你?”
  “他究竟说什么?”
  “仪式后我去了阿树的家,拿了他们搬来神户前的地址。藤井太太说他们的旧居已经拆掉改建新的高速公路。那晚,我写了一封信给阿树寄去他的旧地址。”
  “你什么??!”茂实时清醒:“为什么?”
  “我收到回信。”博子出示那封信。
  “让我看!”茂打开信细细看。
  博子,
  我很好,多谢。只是有点感冒。
  阿树
  茂读完后顿了一顿。“阿树由天国回复你?”他忍不住笑起来。
  博子耸一耸肩:“我……我不知道。或者……”
  “你有什么不妥?你是不是还挂念阿树?都已经那么久了。”
  博子尝试迥避他的眼光。“什么事?我们的关系又怎样?”茂很想知道。他的双臂抱着博子,紧紧地吻着她。在这酷寒的冬夜,工场内显得更暖。


  第四章
  树打开刚寄到的信。五小包粉末跌出来。
  阿树,
  给你一些伤风药。祝你早日康复。
  博子
  树现在真是忐忑不安。有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知道她的姓名地址,还免费寄她药。她尽力推想寄信人会是谁,但真的没有听过任何叫博子的人。为了解开谜团,她写了另一封信。
  博子,多谢你的药,但我真想弄清一些事。你究竟是谁?我不认识你,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一事。请你解释一下。
  阿树


  第五章
  博子跟茂在工场细阅藤井树刚寄来的信。“嗯,有趣的发展。”
  明显地阿树并不认识博子,但阿树本应在三年前娶了博子,亦本应死了。毫不合理。茂考虑各种令整件事变得较能接受的可能性:“你说那旧屋经已拆了建新的高速公路?”
  “是。”“那你的信怎能送到目的地?难道阿树住在公路旁?”
  “我不知道……”博子现在真的毫无头绪。
  “我知,阿树住在公路上的安全岛!”茂高声大笑。
  “但认真说,那封信的确寄到那地址,而那地址的确存在,否则邮差不会派信。但就算地址真的存在……”茂再想深一层:“……收信人不住在那里的话,邮差亦不会派信!”
  在日本,住客的姓氏会写在信箱上。“那就是说真的有个藤井树住在那地址!那不可能……”
  博子说:“我仍然认为那真的是阿树。”
  “噢,来吧!我想我会全力解开我们的小谜团。”茂宣布。
  博子回家后,开始另一封信。
  阿树,
  你真的是藤井树吗?
  请给我一点证明,因为我不认为你是我找的阿树。
  博子


  第六章
  树双手拿着博子的信:“我笔友的又一封信。真不知下趟会发生什么事。”
  事实上,树倒渴望收到博子的信。她仍未知博子是谁,但博子明显是个好人,免费寄她伤风药。那些药有点儿用,但她仍未痊愈。她很久没有收过任何人的礼物了。她衷心感激。但树难以相信最近这封信。博子认为她是冒充的!树决意要证明她是如假包换的藤井树。她影印她的驾驶执照,上面有她的姓名,地址,相片。她寄它给博子,希望博子尽快给她恰当的响应。
  茂读阿树的证明信时,差点从凳跌到地上。博子不能相信。那跟她通讯的阿树原来真是阿树,但不是她认识的那位。但事情依然很奇怪:有一个阿树住在一个应当拆掉的地址上。
  茂看着阿树执照的影印本。看来很是可信。他望着看来明显很伤心的博子。她的阿树死了。“你仍然想念着阿树,是吗?这一阵子你的仍未放下他!”茂很担心博子,这是她第一次她表现这样。
  “我们去探访树。”茂提议:“只有这样才能结束这件事。”
  “你是认真的?”
  “是,我不忍心看你这样。有个住在小樽的朋友邀请我去玻璃工厂。我可以顺道看他,你认为如何?”
  博子点了头,她只能这样做。


  第七章
  藤井树仍在病中:“乞嚏!”
  “你怎么?”藤井太太有点担心:“我想你最好到医院看看你的感冒。入冬
  了,我不想
  你染上肺炎。”藤井树哼了一声。她讨厌去医院;那里令她闷闷不乐。
  门钟响。来的是她舅父,一个地产经纪。今日,他带藤井太太看新房子。藤
  井太太打算
  搬新屋。她们的屋太旧了,新屋的价钱跌了,大抵是找新屋的好时机。
  “我想看这间。”任何新地方藤井树都感兴趣;自她出生她就住在这里。藤
  井太太看着
  她的女儿,认为她最好留在家休息,但最后还是说:“好了,那一起来吧。”
  在车内,树开始咳。“你患感冒?”舅父边着引擎边问。
  “希望她快点儿康复。感冒久病不逾,在冬天特别危险,”藤井太太说:“
  会变肺炎
  的。”
  “肺炎怎会危险?又不会死人的!”舅父的愚昧令人讨厌。
  “我爸爸是肺炎死的,他好歹都是你大舅啊!”树从后座嚷道。舅父真不知
  从哪里来
  的。
  车子突然转弯。树用手扫开车窗结满的霜。“我们在哪里?”
  “医院。”
  一定是妈叫舅父驶去医院。树老大不愿的踏出车子走上医院百色的台阶。
  第八章
  神户开的火车花一小时到小樽。博子决意要放下她的阿树。再者,她想看看
  那女藤井
  树。
  她们的目的是二丁目24号,就在茂朋友的家附近。那条巷很易找到;就在一
  条新建的
  高速公路旁。公路还未通车。“19,20,21,22,……”那巷跟高速公路成直角
  ,但号数到
  22便停了。24号应该就在高速公路中央。“不可能,邮差派了信,24号一定就在
  附近。”
  茂步行到公路中央,停下来。他的手在空气中移动,像敲一道虚拟的门:“
  你好吗,有
  没有人在家呀?”
  “停啊,茂!并不好笑。”
  后来他们看见了。二丁目24号就在22号背后。信上“藤井”的字样证明这就
  是。茂高
  兴地按门钟。博子拉着他的手臂。“也许我们应该在这里停一下,看看怎样。”
  “不用怕,没事的。”
  树的爷爷探头出窗外。“我是找藤井树的。她在家吗?”茂叫道。
  “阿树现在不在家。你想不想进来?”
  “不用了,谢谢。我们就在外面等。”
  博子不知怎么想,或是觉得怎样。整件事情古怪。他们要跟阿树见面找出事
  情的真相。
  她从手袋拿出笔记本。
  阿树,
  我在你的屋外写这封信,因为你不在家。我从神户来看你,因为我很好奇你
  是谁。我找
  的是藤井树,但这个阿树是男的,所以他不可能是你。我现在要走了。因为我和
  我的阿树现
  在的情况,我想我没有勇气跟你见面。请接纳我的道歉。
  博子
  博子把信放进信箱。“你肯定你不想等她?”茂有点儿失望。博子点头。
  他们决定在不远处的茂的朋友家过夜。他们起步五分钟后,一辆的士朝他们
  驶来。茂它
  挥手,它没有停下,继续驶往藤井家。树在的士内,刚从医院回来。她打开信箱
  发现那封
  信。她阅后,四处张望看看博子是否在附近。同时,的士放下树后,回来接载博
  子和茂。的
  士司机不停望着倒后镜中的博子:“我刚刚放下一个女子,长得跟你一模一样。
  ”
  茂竖起双眉:“谁?我?”
  “不是,我指你身旁的女士。”
  第九章
  藤井树当夜坐在台前,写道:
  博子,
  真想不到你会来访,我真希望你没有那么早便离开。我想也许我能帮你找出
  你所说的阿
  树。看来你以为另一个阿树住在这个地址,实在太巧合了。但是,我依稀记得有
  个叫阿树的
  男孩子。他是我的中学同学。也许,他就是你找的人。
  阿树
  阿树拚命的想找到解谜的线索。她想唯一会令人混淆她和另一个人的原因是
  有人跟她同
  名同姓。立时,她想起一个男藤井树,她的中学同学。她已想不起那同学的什么
  事,毕竟已
  是十年了。但她还是把这新数据写给博子。
  第二天早上,博子和茂跟他们的朋友说再见。那朋友的家就在邮局隔邻。就
  在这一刻,
  阿树踏单车到邮局,寄出她刚写好的信。当阿树踏单车经过时,博子注意到这个
  人长得跟她
  出奇的相似。她记起的士司机的话,觉得阿树像她这回事很有趣。不加思索地,
  她叫:“阿
  树!”阿树停下来。她缓慢地回头看。她觉得有一把声音从背后传来。但看不到
  是谁叫她。
  但博子看到阿树:她简直是她的孖生姊妹;长得一模一样。阿树放弃找,继续往
  邮局的路。
  当博子回到神户,阿树新来的信看来很合理。博子从毕业纪念册抄下的地址
  是女藤井树
  的。她一定是错过了另一个地址。虽然很巧合,但所有事也很合理。博子决定再
  访藤井太
  太。“对,我知道班中有两个阿树。”
  博子拿出纪念册,想找出另一个阿树。“她长得像我吗?”博子问阿树的母
  亲,指着那
  女孩子。
  “你指什么?”
  “嗯,”博子犹疑的说:“阿树对我说他真的爱我,但怀疑他爱我的原因是
  不是因为我
  令他想起这个女孩子。如果这样的话,我真不知道要怎样想。”
  藤井太太微笑道:“请你,博子,只需要爱我的阿树。这就是我的唯一请求
  。”
  第十章
  博子想,着阿树的中学年代。当时他是怎样的?女阿树会不会告诉她一些关
  于男阿树的
  事?
  阿树,
  多谢你的信,它解释了所有事。对,我在找一个男阿树,而他是你的同学。
  阿树是我的
  未婚夫。你记得关于他的事吗?也许你能告诉我他十年前是怎样的。
  博子
  阿树尝试记忆她的中学时代。她在小樽中学念书,但她第一样记起的是她年
  青时不愉快
  的回忆。她不太享受她的中学生活,逐渐,她记起原因。
  博子,
  让我对你讲述上课的第一天,老师点名。
  “星野真弓!”
  “在!”
  “古市恭子!”
  “在!”
  “藤井树!”
  “在!”
  两把声音同时在课室响起。人人都转过头来。两个人同名同姓!老师微笑道
  :“第一次
  有这样的事发生!”
  麻烦从那天开始。我俩都很害羞和文静,因此成为其它人嘲弄的对象。他们
  会在黑板两
  个值日生的名字栏内写上我们的名字两次。又或者时常出现的“阿树爱阿树”。
  阿树开始想起更多多年前发生的往事。她尝试回忆他的样貌:他并不是很大
  块头,而她
  亦不认为他很活跃。然而,由于不断的嘲笑,他们成为了“一对”。他不喜欢针
  对他们的笑
  话,但亦不见得特别维护她。他只是对整件事感到厌倦。
  有一回他真的发火了。我们选举班主席,其它同学不知怎的预先安排了一切
  ,你的阿树
  跟我拿到一样的票数。真是讨厌的玩笑。宣布结果的人说:“当选者是……阿树
  ……和阿
  树!”掌声雷动。我想我像是哭了还是什么,你的阿树爆发了。他抓着那人的衣
  领,把他抛
  向墙上。课室一片混乱,大家都尝试分开两人。我们的老师滨口太太进来制止一
  切。她要你
  的阿树去学校图书馆作为惩罚。我跟着去。
  我下课后在学校图书馆工作,而滨口太太也是图书馆的主管。你的阿树很怪
  诞。他借一
  些其它人正常不会借的书,例如历史和哲学。他也喜欢做一种奇怪的事。每本书
  的纸袋内有
  一张咭,当学生借书,他的名字和还书日期记在咭上。你的阿树喜欢借那些不受
  欢迎的书,
  在空白的咭上写上他的名字。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样做,他大概是个闷蛋,无所
  事事。
  有一个女孩子对你的阿树有兴趣。有一天他在图书馆的一看书,而我就在干
  一些文书工
  作。她走来要我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因此,我走到你的阿树面前问他。“没什么
  。”他回
  答。
  “那是什么意思?”
  “没有。”他继续看他的书。我回去告诉那女孩子。她要放弃,好象说没有
  胆跟他表
  白,我拉着她的手,拖她到在看书的你的阿树面前。不久后,她离去。我想没有
  什么结果。
  那天傍晚,我踏单车回家,一个男子用纸袋蒙头骑单车在路旁等候。他剪了两个
  洞来看路。
  我一眼便看出那是你的阿树。当我的单车过他时,他追上我,毫无警告下,拿出
  另一个纸袋
  套着我的头。我尖叫,仅在一棵树前停下来。我奇怪这人怎会这么卑鄙。
  我记得有一次你的阿树做了一件疯狂的事。他遇上意外,差点儿断了脚。无
  论如何,他
  是学校田径队队员,而运动日快要来了,很多学校的人来比赛。他不能参加,所
  以那天只是
  坐在跑道起点旁看比赛。当他喜欢的一百米短跑开始,跑手在准备起跑,你的阿
  树同样做。
  当起跑枪声一响,他做了最愚蠢的事:他从地上跃起向前跑!但三十米后,他忍
  不了摔倒。
  他后面的人跌在他身上失去机会。真可怕。工作人员围着他,奇怪谁人在恶作剧
  。
  有一次我们有个英文测验。当我取回成绩,只得60分,很差。但当我细心些
  看,我发
  现这是你的阿树的试卷,不是我的。放学后我在单车棚等他,他来时天色已黑。
  “你拿了我
  的英文试卷。”我说。
  “噢?怪不得我拿了95分。”他拿出他有的试卷。他坐在单车旁的地上。“
  我为什么
  考得那么差?”他说,“阿树,可否转我单车的脚踏。”
  我答应,他单车前驳上发电机的灯忽明忽暗,他用这微弱的灯光细阅他的试
  卷。“现在
  不是看试卷的时间。”我投诉。后来,他给我他的试卷作为纪念。
  阿树想她也许还有那张旧试卷。她在阁楼找到它。试卷后面是一个裸女的素
  描。“恶
  心。”她想。看来那男阿树绘画很了得。
  在某种程度上,阿树很感激博子请她回忆她的中学时代。当她初次接到博子
  的要求时,
  没有想到她能记起那么多。她的经验,虽然当时很不愉快,十年后看来,很有趣
  。
  第十一章
  邮差哥哥叫道:“给阿树的重件!”
  阿树从屋里跑出来。有个包裹给他,内里有部即映即有相机。
  阿树,
  我寄给你我的照相机。可否请你去你的中学拍些照片?我真的很想看看那跑
  道是怎样
  的。
  博子
  阿树没有到小樽中学十年了。但她仍没有忘记单车的路线,十五分钟后便抵
  达。地方看
  来几乎没有变,但跑道铺了新的路面。她走进大楼,想找她的旧课室。她找到,
  并发觉家俬
  已经焕然一新。
  一个女士朝她走来、看来很面熟。这是滨口太太,她的老师!“你好,滨口
  太太,你还
  记得我吗?我是你班的藤井树!”
  滨口太太绉着眉:“哪年?”
  “1986。”
  滨口太太闭上眼“奈美,真弓,恭子,…… 阿树,你是十一号,是吗?”她
  数完后微
  笑。阿树吓了一跳。她的老师还记得她班上每一个人,连编号也不例外。
  “是!很高兴见到你!”阿树向她解释为什么她在拍照。滨口太太对她说学
  校发生的变
  化。他们现在有个更大的图书馆。“来吧,我们去看看图书馆。”
  图书馆扩大了,添了很多新书。但旧的书仍在。而图书卡的系统还在使用。
  这令她回忆
  起她的旧工作。滨口太太召集她的小图书馆管理员。“小朋友,让我介绍你们的
  前辈,藤井
  树。”
  当提起她的名字,六个小图书馆管理员开始彼此窃窃私语。“你真的是藤井
  树?”其中
  一人问。
  “对,为什么这样问?”
  “嗯,我们在图书馆玩这个寻宝游戏,就是要找出写上藤井树名字的图书卡
  。有很多旧
  书的卡上也有这个名字。我们直到现在找到一百二十本。”
  阿树想男阿树会为成为图书馆管理员游戏的英雄而感到骄傲。“你真的借了
  那么多
  书?”
  “呀……不……这其实是我的男同学,他跟我同名同姓。”
  “是你的男朋友吗?”阿树的脸红了。女孩子们仍在窃窃私语。
  她离开之前,滨口太太说:“很高兴见你到来,孩子们真的很开心认识你。
  只可惜另一
  个藤井树三年前在攀山意外中死了……”
  第十二章
  博子和茂在工场内,茂问:“你想不想上大熊山?那里有缆车登上美丽的了
  望台。我们
  可以探望熊山先生,你知道,他是那天跟阿树一起的人。”
  博子想这使倒是个不错的提议。她听过熊山先生,但从未见过她。也许他会
  告诉她一些
  阿树的事。
  巴士停在山脚。上了望台要走一段路。博子前行时感觉很伤心。阿树的记忆
  对她太沉重
  了。“别去了望台吧,我们直接去看熊山。”
  熊山住在大熊山山脚,跟阿树一样是个攀山发烧友。他很健硕、大块头,所
  以有这个花
  名。熊山欢迎他们,并为他的客人准备晚餐。他还记得那天的事情。“他跌下去
  后,我尽全
  力去找他。”
  熊山开始高歌:“我的爱随南风而逝……”
  “这是你们攀山者常唱的歌?”博子问。这是松田圣子的歌。
  “我相信当阿树敞在石下时还唱着这首歌。我听得到。”熊山说。
  “也许阿树当时只是想着松田圣子。”博子耸一耸肩。
  博子和茂决定在熊山的家过夜。
  第十三章
  藤井树走进厨房,给妈看温度计。“烧坏了。”
  藤井太太拿起一望。摄氏四十度。阿树觉得头越来越重,倒下地上。
  “爷爷!爷爷!阿树出事了。打119,快!”妈边叫道,边执起厚外套盖着树
  。爷爷打
  了紧急电话,但对方要一小时后才来到。“为什么?”他对着话筒喊道,跟着点
  点头,放下
  电话。拉开窗帘,印证了他的担忧。外面下着暴风雪,道路全封锁了。处境十分
  无助。
  爷爷宣告:“我要背阿树到医院。”
  “不能这样!我们要等救护车。它会来的!”
  “我们不能等,否则太迟了。”
  妈很愤怒。“你还记得我丈夫怎死的?他患肺炎,那是冬天,是你背他到医
  院的。太迟
  了,上次你用了45分钟。我们要等救护车。”
  “我只用了30分钟。”爷爷坚持:“事实上只28分钟,便到了入口。我今晚
  会再做得
  到。”
  当爷爷背起树时,妈挡着门口。“看,阿树是你的女儿,今晚由你决定。你
  选择怎
  做?”
  她知道怎也阻不了他,所以决定让爷爷去了。
  风雪越下越大,爷爷背着树,踏过厚雪。他已是七十五岁了,但还很强健。
  半路中途,
  他摔倒了,面庞直倒在雪上。
  “你要休息一下了。”妈说。
  “不!我们继续!”
  他们花了四十分钟赶到医院,爷爷明显也要医治。医生给他一点氧气。阿树
  则暂时脱离
  危险。
  第十四章
  博子和茂当晚住在往山的家里。太阳大清早便升起,两人站在门廊看着大熊
  山,屋和山
  之间只有茫茫白雪●涨炝鄐H。
  “你知道吗?阿树就在我们前面。”茂说:“何不跟他谈谈?”
  “你说什么?”博子问。
  茂走前几步用手围着嘴巴,叫声响遍冬日早晨:“藤井树,你‥冷‥吗?你
  还‥唱着‥
  松田圣子的歌吗?我要‥跟博子‥结婚呀!好‥好‥好!”
  他回头看博子。“看见吗?阿树祝福我们!”
  博子微笑。她想着对阿树说什么。面对着雪山,她大叫:“阿树,你好吗?
  我‥很好
  ‥”
  不知什么缘故,在病 上的阿树似聪听见博子,并轻轻唤道:“我很好。”
  “阿树!你‥好‥吗?我‥很‥好!”博子跪在雪上,控制不了。第一次,
  她感到自在,她可以让阿树离开了。
  熊山在窗边出现,揉揉双眼,问:“什么这样吵?”
  “噢‥‥”茂答道:“只是博子跟阿树谈话吧。”
  第十五章
  阿树从医院回家几天后,写了另一封信。


  博子,我上次见你的阿树是在我父亲的丧礼。我没上课几个星期,留在家悼念。你
  的阿树到来致意。他拿着一本白色封面,叫“回忆似水年华”的书。他要我替他还书。他告
  诉我他刚从学校来,那里有瓶花放在我的空桌子上。当老师暗示为什么你的阿树不和我一起
  时,他怒得拿起花瓶掷在地上,走了。当我在那个星期后回到学校,人们说你的阿树已经一
  声不响的转了校。那次就是我最后听见他的消息。  

                                   阿树
  博子决定回信。


  阿树,这里是你给我所有的信和照片。十分感谢你为我写的和做的一切。但这些都是你的回忆,因此你应该保存。        

                                    博子
  阿树读这封回信时,门铃响了。她外望,小樽中学的图书馆管理员在外面。
  她们看来很兴奋:“我们来给你一些东西。”其中一个女孩给阿树一本白色的书,就是“回忆似水年华”。
  “我们最近在我们的寻宝游戏中找到这本书,在里面发现一些东西,也许你想留着。”
  她给阿树一张咭。
  阿树拿着它,无声的看着。上面有一幅清纯、仔细的素描。这是她的脸孔。
  (完)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情书》 全剧本 责任编辑:夏懿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竞选州长》改编剧本 下一篇【转】《龙凤呈祥》偶像电影原创..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