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转】独幕剧《群猴》剧本
2017-01-20 16:23:13 来源: 作者: 【 】 浏览:781次 评论:0

  

  人物:冯霞造(孙的太太)

  孙为本(孙镇长)

  康公侯(三民主义青年团书记长)

  马务矢(CC分子,某办事处主任)

  钱小方(一个鞋店老板,与孔祥熙有特殊关系)

  玛瑞(女国大代表)

  警察长

  时间:抗战胜利后

  地点:某国大代表尚未选出的大城市

  布景:孙为本客厅里

  冯:(打扮着)为本,为本,孙为本(一声高过一声的)。

  孙:(屁颠上场)唉、唉、来啦,来啦!

  冯:(命令的)把我的高跟鞋给我拿来。

  孙:哪一双?黄的,黑的,还是银色的?

  冯:(不耐烦的)黑的,黑的,黑的!啊呀!真亏了**,怎么一下出你这么个宝贝,连拿双鞋的本事都没有!

  孙:大清早起你这是何苦呢?

  (孙把鞋拿来,在穿上以前吻冯的脚)

  冯:(委屈的)还说呢,你这镇长什么事都要我为你操心。啊呀!轻点儿,弄疼我了。都是为了你,昨儿陪汤姆跳了一夜,现在还疼呢!(想吸烟,孙忙递烟给她,为其点着)哦!这两大要办国大代表选举了,就没人找过你?

  孙:(接过冯递过来的烟接着抽)昨儿,三青团的康书记长来过要我帮忙。

  冯:(急忙的)你答应了?

  孙:(得意的)人家康书记长亲自乘车登门拜访,我能不答应?

  冯:(严斥之,用手指点孙的脑袋,使其跌下地)你简直变了个大混蛋!滚!滚远点儿!

  孙:(傻傻的)怎么?答应错了?

  冯:(狠狠地,躺在沙发上,耍泼)你呀!你怎么没死这么好的机会!几乎就叫你错过了!

  孙:(冤枉地)我没错过呀!

  冯:还强嘴你!(把鞋踢下地,孙帮穿上)

  孙:没,没敢强,平素你不总埋怨我不会钻,我——

  冯:你(恨铁不成钢地,把鞋再踢下地后,孙忙帮穿上)简直就是个破鞋,提都提不起来瞧瞧!中央回来以后,哪个在日本人手下干过的,没升了官发了财!(揪孙的耳朵)就你!在日本人手下是个镇长,中央来了还是个镇长!

  孙:(给冯按摩)我说你别气了。

  冯:现在各方面抢民主抢得很厉害,什么三青呀,黄埔呀,CC呀,新运什么的。(到前台)民主,民主,还不是为了发财,他们要是再来瞧我的!

  孙:瞧你的?

  冯:看我对付他!

  门外敲门声,一个亲昵的声音:“为本兄在家吗?”

  孙:(慌忙的)来了,来了!

  冯:呀!收拾一下, 坐下坐下,装成办公的样子,神气点,我的拖鞋(使眼色)

  (变了副脸娇声娇气的说)哪一位呀?

  开门一位瘦绅士——手提着东西进来

  康:(亲热的)为本兄在家吗?(探头探脑)

  小跑进到客厅。

  康:为本兄办公哪!打扰!打扰!这....(指着冯说)

  孙:(神气活现的)康主任!这是内人冯霞造!

  冯:(作揖,很懂礼仪的样子)康主任我们真是久仰了!

  康:哪里,哪里,自己人,不可气!

  冯:(作态)康主任请坐。

  康:(变戏法似的从包里拿出一件东西)拿了点小礼物,一件美国进口的玻璃雨衣,嫂夫人试试?

  冯:哟!我们哪敢当呀!(作态,眼睛一直盯着)

  康:小意思,小意思,请赏个脸收下吧!

  冯:(作态)为本你看能要吗?

  孙:你瞧着办吧!

  冯:(一笑)那就谢谢了。

  康:(放心了)还有,这是兄弟竞选国大代表的传单请嫂夫人与为本兄在这镇散散。

  冯:(走近一看)倒是新鲜玩意!(慢慢地)请选爱民如子的康公侯先生——

  康:(得意的解释)唉,我爱老百姓就像他们都是我的儿子一样。

  冯:(有点夸奖)很不错!

  康:怎么样?(假假的)批评批评。

  冯:你一定当选!

  孙:(附和)一定,一定(冯横了他一个白眼,孙忙坐下)

  康:全都仰仗大力帮忙!为本兄,你看,你这镇能包多少票?

  孙:(窘)多少?(忙转向太太)多少?

  冯:(向孙坐了个手势)少说也有十万!

  康:(一惊)十万?

  孙:(洋洋得意)十万算什么,要是我高兴,一百万都办得到!(冯横其一眼,表示吹错了牛)

  冯:(转身笑着说)可不是,这谁不认识镇长,到时,他随便填就是了,保管没人说话!

  康:(终于下了决心,高兴的,一拍腿)好,今晚,兄弟在三和楼请两位便饭请一定赏光—

  孙:(高兴的)便饭!

  冯:(横其一眼,转身作态)可是不巧得很,今晚黄仁霖黄总干事……

  康:(动作夸张,激动的说)黄仁霖?黄仁霖是新运派的,靠给蒋夫人拉皮条起家,是他妈的太监。两位都是忠实的同志,不论如何不能跟那种人同流合污,二位,今晚还是请到我那边。

  冯:(扭捏状)而且公展先生也说……

  孙:(自言自语的)这到底是搞什么鬼?

  康:(气急败坏的,几与孙同时)他说什么?他,他是CC的军师,谁不知道。CC把持本党这么多年,做过一件好事吗?CC

  己腐化了,不久我们就要革他们的命。

  一人出现在门口,手推一下眼镜看康

  马:你要革谁的命?公侯兄。……(文质彬彬的)哪位孙镇长?

  孙:我,我就是。贵姓是?

  马:(手整理下头型)我,马务矢,这是我的片子!(一张名片递过去)

  孙:哦,哦,马主任。

  马:立夭先生怕派来向孙镇长致意,带了点小礼物。这儿就是,肥皂一条,牙膏半打,牙刷两对,手巾三方(一件一件的拿出来)。

  康一直看着明白来意后愤然坐下。

  孙:(不知所对,急忙介绍)这是内人冯霞造。

  冯:(鞠躬作态)久仰得很!

  马:(早已注意)嫂夫人哪见过(立即亲热的)哟,瞧近来瘦了!

  冯:(也熟练的)是吗?也许是在公展先生。

  马:(急忙的)公展和嫂夫人熟人?

  冯:(含糊过去)恩……哦……恩……这礼物——

  马:这完全是立夫先生的一点意思.请收下(与冯相互推让)不收立夫先上的面子就——

  孙:那就收.收吧!

  马走过去与康对视后。互不理对方。

  马:(故意大声地说)烟大人既然与公展先生熟人.想必国大代表的事已谈过了吧。

  康:(早已个耐烦)慢.慢着!这儿为本兄已答应投我的票了!

  马:(不加理会)那末今晚7点钟大西洋番菜馆一定请两位赏光!

  康:(阻拦)不行!两位已答应我六和春便饭了!

  冯:(左右为难的样子)嗯.我——

  马:(突然像

  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喂呀!霞造女士你漂亮得很哪.晚饭后我可以有荣幸陪你到逸园跳舞?

  康:(人怒)简直是流氓!(转作媚笑)霞造.别理他.我准备私人替你开个晚会!(怒声对马)告诉你我早定了!

  马(也恶声想加)你想独占哪!

  康:事情总有个先后!(转做媚笑)我们是老朋友了!

  马:她和公展先生有深刻的关系!

  康:不管怎样她总是我的!(拉冯)

  马:我的!(拉冯的另一边)

  康:(怒)我的!

  马:(更怒)我的!

  康:(人声喊)她是我表妹!

  马:呸!

  相互拉扯着冯。

  康:我的

  马:我的

  ……

  孙:(看着就要打起来了马上上前阻拦)好商量。好商量。两位都有份。闹什么!

  (一胖子拿着东西大腹便便.嚎笑着上场)

  钱:哟!好热闹 好热闹呀!(直奔为本)为本兄久违,久违了!

  孙:哦!钱总经理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钱:霞造女士。您瞧瞧!这两双是本厂还未上市的新鞋,您试试。

  冯:我哪当起呀!

  钱:自己人.能替您效劳我是再荣幸不过了! 以后您有什么事只管吩咐一声好了,黄金,美钞现成的。只管拿去用!

  冯:(依然客气)我们又没替你尽过力——

  钱:哪里, 哪里!这次国大代表选举你只要帮帮兄弟的忙就全有了!

  马、康:(不免一怔,同时地)你也想竞选?

  钱:这两位?

  冯:(讽刺的)这是中央调查统计局的马主任,这是三青团的康书记长!

  钱:(抱拳)你多照顾 你多照顾!

  马:(威胁的)你干什么的?

  钱:(边掏烟边说)我?我堂堂裕大银号兼广大鞋店的总经理。

  马: 你一个鞋店经理.为什么要竞选国人代表!(审问似的)居心何在?

  钱:(丢烟给康、马并负气的)作生意做腻了 也想买个官做做!

  马:与康对视一下)官也是你做的?

  康:(点头示意)是呀,政府的事也用的着你管?

  马:(特务似的)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作作的生意的好,不然,我明天就派人到你银行里查帐。

  钱:(不在乎的,笑)你们去查吧,好在那个银行是孔院长开的!

  马、康:(同时)什么,孔院长?!

  钱:(地笑)哈哈哈哈!这年头没后台也敢出来竞选?(与冯、孙同时互视点头)

  马:(见风声不对)何必呢?老兄你有了钱的人争这个代表干嘛,也留碗饭给人家吃吃!

  钱:这还像话!

  康:(忙冲向前,抓着钱的手)这么你老兄是让步了?

  钱:我不能让步,我已经花了几百万下去了,本利都还没回来,让步?笑话!(甩开康的手)

  康:(进一步威胁)要是你再坚持的话——

  钱:怎么样?——

  康:有榜样在那里,小心你的脑袋!

  钱:啊?——

  门外一个女人的声音:我可以进来么?一阵风似的,手捧一束花进来。

  马:(厌烦的)玛瑞。怎么又碰到你了?

  玛:(不加理会,媚声道)哪位孙镇长!

  孙:(吃吃的看着)我——

  玛:(直奔孙,旁若无人的)我叫玛瑞,是新运妇女促进会的常务理事。因为抗战期间,你坚持在日本人手下做事有功党国,所以,所以嘛黄仁霖黄总干事特意要我来给您献花——

  孙:(不免惶恐)这个,这个——请你问我的太太,我的太太——

  冯不高兴的在一边,用脚偷偷的踢孙。

  玛:(有些尴尬,但立即一笑,机智的)自然哪,你对党国立了这么大的功!太太的督导有方,也是一个主要的原因这也可以看出咱门女性的伟大,而且蒋夫人就是我们的领导人,夫人就像

  一盏灯,她领导我们走向光明——

  康:(打断,忙抢上前)吹什么牛皮,蒋先生还是我们的校长呢!

  钱:(紧接着)孔院长还是我的表弟呢!

  马:我是立夫先生的人,想做官的话就得选我!

  玛:我的名字都是蒋夫人起的,她待我就像亲生的女儿一样!

  钱:孔院长是蒋主席的大舅子,我是孔院长的表弟,所以嘛,其实我是蒋先生的小舅子!

  玛:蒋夫人是蒋先生的老婆,蒋夫人爱我,所以蒋先生也爱我,他还握过我的手呢!(示意给各位看)

  康:呸!(打下玛的手)握手算什么,我在黄埔军校的时候,他老人家还亲自打了我一巴掌。茫茫众生他老人家为什么不打别人,偏偏打我?(走上前台让观众欣赏)这儿,这儿,就是这儿,诸位请欣赏欣赏——他要是不把我当儿子待会亲自动手打我吗?

  冯:怪不得打你一进门我就发现你那特别光亮!

  所有人笑之……康抓起办公凳,放到中间踩着说。

  康:我可是已举出了证据,证明我确实是他儿子!

  钱:(生气的)我是他小舅子!

  康:我是儿子比你近!

  玛:(大叫)我是他的亲生女儿!

  三人吵做一团。

  马:(忽然奇想,跳上板凳,巨吼一声)美国人是我亲爸爸。我的亲爸爸就是美国人。这你们总没得说了吧!(洋洋自得)

  康:(无可奈何地)看不出,阁下倒是个杂种。

  [众默然,后大笑之,马尴尬,从板凳上摔下]

  钱:(余怒未息)这么着,孙镇长,咱现钱交易,我出你十万——

  马:(立刻从地上伸出手)十五万,十五万!

  玛:二十一万!

  康:二十七万五千!

  钱:四十万!

  马:(爬起)四十万一千一百一十一块五毛!

  康:四十万五千!

  玛:八十万!

  钱:一百,他妈的一百万!

  玛:一百一!

  钱:一百二,娘买的,老于索性加到二百万!二百万!怎么样!(跑到沙发后说)

  [众默然]

  冯:二百万就二百万吧,有什么法子呢!

  康:(急忙跳上前)这是张支票,表妹,你先拿着!

  马:(紧跟上)支票多麻烦,我这儿付现款。(一捆一捆从包掏出)

  玛:我付金条!这年头法币一天一个行市,比草纸都不如,金条保险!

  钱:(从沙发上跳到桌上)他妈的老子付美抄,呱呱叫的美国钞票!

  冯:美钞就美钞吧,真难为情死了!

  康:(已按不住怒火,冲上前抓住其领子)你他妈拿钱买,我告发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孔家门里的事,把全中国的钱都刮到你孔家的荷包袋里去了!(转身)务矢兄,我们联合打倒他,他妈的官僚资本!

  马:(没好气的)得了吧,你也不是什么好货,还冒充人家表哥,什么东西!

  康:(大怒)你骂我,你也配骂我?你们CC份子,仅武汉一处就发了接收财三十三万万——

  马:你三青团呢,卖鸦片一百七十七箱,你以为我不知道?

  二人围着客厅边追打边骂,钱与玛也在相互推骂。

  康:你们的头子陈立夫是党国的罪魁祸首!

  马:你们的陈诚是狗养的

  康:怪不得你叫务矢务矢,简直是无耻以及!

  马:你呢,哪是什么公猴,简直是母猴乱咬!

  康:你的姨妈是尼姑!

  马:你的祖老太爷偷过人!

  康:你腐化——

  马;你贪污——

  康:你!——

  马:你!——

  康:(冷不防一个巴掌)打你个婊子的!

  马:你打人,你——[二人扭在一团]

  钱:打起来了。(顺手打玛瑞一巴掌,跳到板凳上呐喊助威)

  玛:(大喊)干什么,又没惹你!

  孙:这何苦呢,自己人,都是同胞,这何苦呢?(落在角落上,蹲下)

  钱:打的好,重一点……眼睛上……好……左边……右边……                              (康反抗,掏出枪)

  康:枪毙你!

  马:(无不凝惶)你敢……我……我立夫先生的人……你敢!

  康:(犹豫)我……

  马:(犹豫,他胆壮了)看你今天枪毙我,给你,给你——

  康:(愤然向大空放了一枪)

  妇女惊叫,并躲在沙发后。钱跌下了凳子,孙钻入桌底。

  康:(悠然,吹一吹枪口,把枪放入衣袋)枪毙你的灵魂!

  警察急上。

  警:这儿出了什么事?

  马:没你的事,我们都是国民党,一个系统的。

  警:一个系统?为什么还要吵吵闹闹,弄得鼻青脸肿的?!

  冯:(从沙发后钻出,灵机一动)没什么,他们在闹着玩,耍猴戏呢!

  警:耍猴戏?…………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独幕剧   群猴 责任编辑:夏懿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转·《皇帝不在的八月》电影剧本 下一篇转·幼儿园儿童剧《月亮的味道》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