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金钱镜像下的人性迷失与回归
2016-09-18 15:33:36 来源: 作者: 【 】 浏览:878次 评论:0

金钱镜像下的人性迷失与回归

——评梦萌长篇小说《金喽啰》

黄  波  邓锦丽

梦萌的《金喽啰》是一部直击职场、商场、情场、法场,全方位透视传销人群的长篇小说。作品围绕传销题材层层展开,瞄准社会的敏感神经,深掘人物命运沉浮和心路里程,以一种新写实的手法,深刻揭示了一群小喽啰在金钱欲望诱惑下人性迷失和蝉变的心理过程,以及当百万富翁美梦破灭后走向人性复归的生活逻辑。

米兰·昆德拉说:“小说家,既不是历史学家,也不是预言家,他是存在的勘探者。”小说不仅仅在于讲故事,最终是对于人性的深层剖析和承担心灵的勘探。本部小说《金喽啰》共有五十六章,人物多达四五十,个个形态丰满,富于个性。作品通过主人公司令俊男因旧情复燃而上当受骗直至反戈一击的角色转变,以及俞溟的游移不定和日益醒悟、桂平筠的情感变异与精神沦陷、瞎瞎大爷两面人生的矛盾心理、三哥绝望中的生命陨落、萨雷等人的执迷不悟与铤而走险等等,从不同角度和层面“勘探”金钱欲望的原罪矿脉及其对人性的诱惑腐蚀。于是,在这个商业社会刚刚复萌、市场规则尚未完善的现实中,各种五花八门、彩色斑斓的镜像应运而生。所谓镜像,原指计算机时代各种文件的可复制性,而在这里,所有的复制、链接和下载,都充斥着刺眼的两个字:金钱。这样一来,我们在镜像下看到的不仅仅是金钱的诱惑和罪恶,也透镜像看到人性中尊严与羞耻、热情与冷酷、爱情与背叛、丑恶与良知的激烈碰撞和相互拼杀。这些在现实中被奴役、被遏制、被压缩的人性本能,一旦获得复制链接和下载释放的端口,那绝对是像打开“潘多拉匣子”一样的灭顶之灾。所以当人们从痴迷入魔、麻木不仁的镜像中试图突破,试图走出这个犹如斗兽场一般的传销组织时,爱与恨、善与恶的冲突更加刺激主人公与读者迫切地寻求人性回归的精神通道。从迷失到回归,这就是《金喽啰》所具有的现实意义和文学价值,也是作家梦萌甘愿背负人性“解剖师”和心灵“勘探者”使命的十字架。

关于人性的迷失:人类在寻求满足自身需要的生产活动中,发展了人所具有的共同的人性。其中最基本的就是人的理性、情感和道德。小说在描写传销逆流中,人们的金钱欲望被无限膨胀,理性丧失全无,情感皆是欺骗,亲情、爱情、友情则成了阿凡奇“芝麻开花”的宝洞,成了传销者凭借善意谎言发展下线为自己所安的“腿”,而人类一切美好的德性这时已消失殆尽。为了重振以前的雄风,萨雷处处投机取巧,钻法律空子,编制各种谎言和美梦,对下级进行严密盯梢和跟踪控制,限制人身自由,甚至利用血脉关系拉拢自己的亲弟弟萨风及外甥小范加入这个传销网络,成为自己的帮手和保镖;对于司令俊男的质疑和反抗,萨雷先是利用俞溟和桂平筠的美貌进行色诱,当危及网络安全时又采取恐吓、袭击等手段加以控制。迷失在金钱与权力欲望之下,所谓的爱情一文不值,成为相互利用和被利用的小杂耍,成为一种稳固传销得以顺利发展的欺骗手段。桂平筠为了安司令俊男这条腿,起先利用金钱和情感欺骗,当对方出现动摇不定心态时,她又联合萨雷使出美人计,让俞溟以色相来俘获他。同时,在实现自己无法实现的百万富翁梦想中,她又如信徒般痴迷地把《成功八部》和《羊皮卷》奉为圣经,而对于自己的性欲望却进行痛苦的压制,完全沦为金钱的奴隶。还有尹杭杭、关羽羽、盈儿等青年女子,此时的爱情早已变质,与其说是对爱情的热恋,不如说对金钱的无度追逐更为恰当,她们实际把自己的女儿身异化成传销的一个工具。当体系遭到破坏,利益失去保障时,内部出现的绑架、械斗、偷袭、哄抢诸如此类的情况已经成为常事。善良美好的德性被冷漠抛弃,麻木不仁主宰了全部精神和意识。作为传销体系第三代传人的神秘人物瞎瞎大爷,虽然认识到自己陷入传销,但在金钱诱惑和良心谴责时又出现了矛盾心理,造成人格分裂,一面继续操控传销体系大赚黑心钱,一面又寻求良心的安慰和精神救赎,学法学道,帮助贫困百姓,给个别传销失败者以金钱劝其回家等等。如此两面人生,在传销网络中,不但使得人性极度迷失,更遭受到心灵的扭曲和戕害。

关于人性的复归:在金钱镜像下获得人性复归,首先由主人公司令俊男的质疑开始,作为始终没有“安腿”的单个司令,起初抱有发财梦想和情感寄托两重目的,但当这些变得越来越渺茫并危及自我身家性命时,他才从人云亦云的歪理学说中解脱出来,从而引起理性思考和精神自觉,认识到连锁销售就是变相传销并并开始反戈一击。他一方面利用个人微弱力量避免更多人误入歧途,如让小舅子景颇儿逃跑,想法设法阻止桂平筠坑害可怜的女人刘篆,在网络发文章揭露连锁销售的本质,联合记者秦二尊、南云报道传销黑幕;另一方面开展心理攻势,如引导俞溟质疑传销和利用她掌握更多高层内幕,和老韩、乐正等讨论传销的危害等等。最终通过计划布局成功反戈,从内部打乱了传销大营,自身获得解脱,妻儿团聚,回归到正常生活状态,找回自我人性。作为女主公之一的俞溟,作家利用巧妙的谐音而取,名字“俞溟”谐音“愚明”,从中已经透漏出她由“愚昧”到“明了”这一心理态度的转变。当她对司令俊男的爱情目的由钳制变成真正的情感寄托时,在爱情上找到了缺失的人性;她冒着极大风险帮助司令俊男一起侦查公司造假、诈骗和黑社会违法犯罪事实等,直到遭遇姬小荣绑架和被威胁交钱时,她才认清金钱的欲望和传销的危害,获得良知的复苏和人性的救赎,回归到真实的现实之中。

曹文轩说:“人性是小说的最后深度”。金钱对于人性的伤害在当代小说中被频繁的表达出来,俨然成为一个文学主题,然而借助传销这一事件来传达却是文学中为数不多的。作家梦萌经由自身的亲身经历,利用细致入微的手法,在小说《金喽啰》中解读了人性,描绘了一幅金钱镜下人性的迷失与回归图,无不引发人们对于人性的思考,耐人寻味,在任何时期都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金钱镜 责任编辑:已己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梦萌的文学梦 下一篇污泥池中的高尚之花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