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梦萌的文学梦(一)
2016-09-18 15:34:24 来源: 作者: 【 】 浏览:946次 评论:0


梦萌的文学梦

顾德鱼

梦萌,原名孟耀省,又名孟萌,1946年生,陕西省咸阳市人,大学中文系毕业,先后在水利部门和民营企业从事工程管理、试验研究、政工政研、报刊编辑等工作,系民革成员、工程师、高级政工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这种专业交叉、文理重叠、公私混合、党群不分、角色频频转换的复杂经历,给他个性注入多能、多面、多变、多梦的基因。正如陕西文联副主席肖云儒所说,梦萌“大半生做着两个梦——水的梦和文学的梦,也许还有一个湿漉漉黄土地的梦”。已故中国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雷抒雁评介:“正是乡土和山水这两个情结支撑起梦萌的文学祭坛。”已故陕西文联主席李诺冰称:梦萌“是一个文学的寻梦者,一个文学的搏击者。”

他自幼热爱文学,小学时在《咸阳报》发表处女作,初中时学校为他举办诗歌展览,高中时因在《中国青年》杂志发表文章而收到香港来信,从此被当做“里通外国”备受审查。但他不屈不挠,始终勤奋学习和工作,昼夜不舍地写作,曾发表诗歌、散文、小说、新闻、报告文学及专业论文等300余篇(首),期间还主办《泾渭》、《文萃》、《秦都》等文学报刊。经过20多年积蓄沉淀,他的文学事业渐次成熟,创作态势一发而不可收,陆续出版散文集、报告文学集、中短篇小说集和长篇小说10余部。

1991年长篇小说《爱河》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省电台在黄金时段历时一个多月进行长篇连播,引起较大社会反响。时任《小说评论》主编、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李星称:“《爱河》是一部水魂之歌”“这是中国新时期文学的骄傲,也是中国人民的骄傲。”西北大学教授刘建军文称:“作者选取了一个牢靠的立足点,并采取现实主义的挖掘方法,把混合着血汗的泥土端给人们看,它让人看到的是无法回避的也是无法掩饰的真实人生。”评论家肖云儒称:《爱河》“对象化为一条流淌着秦人之爱的河。其中汇聚着世代秦人河似的爱,深挚的爱,苦痛的爱,堵抑终而畅达的爱。这里有歌的翻飞,有泪的沉浮,有人生和命运的回流。”

1993年中短篇小说集《绿太阳》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已故作家王汶石称:在人物的个性化方面,梦萌“以他那近似玩世不恭的农民式诙谐语言,着力刻划和塑造具有强烈老陕味的人物,使这些陕西乡党一个个栩栩如生地站立在读者面前,引发读者或轰笑,或赞赏,或同情,或哀伤,留给读者以生动强烈的印象。”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研究员牛玉秋称:梦萌小说的最大特点是人物性格特质非常明显。如天邪与二爸的谈话、吃蚕豆、驯马以及在古井村收粮等,把关中人的特点写得维妙维肖。《十八爷》主人公有一句话,说“人一生太简单了,不是指挥命令别人就是被人命令和指挥”,社会内容和人生内含非常丰富。西北大学教授费秉勋指出:“十八爷看是疯癫,却比许多正常人清醒,颇有《狂人日记》的韵味。”“《绿太阳》有些章节写得很出色,五凤岭几个男人喝酒的叙写,很有杨争光的韵味,区别是杨争光更冷峻些,梦萌则多了些幽默。”陕西师大教授畅广元称:“梦萌创作是很严肃的,具有很强的忧患意识,天邪和十八爷这两个人物写得很成功,人物蕴含着很大的社会容量,是好作品。”

2005年长篇小说《悲喜娱乐城》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西安联大教授王仲生评道:“可以说这是一部既‘好看’且颇为‘耐看’的长篇小说。”主人公殷小铨的畸形人格和短暂人生是“生命的狂欢与精神的涅盘”。青年评论家邢建海称:“读《悲喜娱乐城》,我想这定是一次悲与喜的蹁跹——既是作品中人物的蹁跹,也是读者的蹁跹,更是作家自身的蹁跹。”评论家杨焕亭文称:作家“通过象征体的智性设定和从容调度,从而完成了对当代中国经济与文化深层矛盾的感性书写和文学释读。”“鬼城的焚毁和主人公殷小铨的殒命……正好构成《悲喜娱乐城》象征艺术的最高亮点。”

2014年长篇小说《倾城》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李星称:小说书写了进城的农村男女青年的命运起伏,“在堕落与坚守、高尚与卑鄙、新生与腐朽、希望与绝望共生共存中,浓墨重彩地勾划出一部改革初期中国城乡的风情画卷”;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评介道:“如果说《倾城》是一曲醒人的悲歌的话,那么,它不只是唱给‘城市新移民’的,也是唱给当下整个社会的。”作家子虚评价:梦萌在书中写道,极端的爱和极端的恨是一切悲剧最本质的素材。“悲剧,就这样把美好的东西血淋淋地撕开让人看,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一位柔弱女子的沉沦和陨落,也不可避免地触摸到人性与社会的某些隐痛和疮疤。”已故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忠实评价,“随着作家梦萌善于纠结曲婉故事和极具艺术张力的语言叙述,读者不仅蹀躞于艺术的第二世界迷途难返,同时也深为现实生活的美好和无奈而如痴如醉,当歌当哭。”

2016年长篇小说《金喽啰》由文汇出版社出版,这是一部直击职场、商场、情场、法场,全方位透视传销人群的小说。司令俊男下岗离异后,被老师桂平筠诱骗至西南边陲,参加了连锁销售。这里号称十万大军,到处充满诱惑、谎言、阴谋、仇恨和暗杀。人们醉生梦死,在虚拟的网络里苟且虚拟的生活、家庭、爱情和百万富翁美梦。小说以传销为载体,着力开掘人物的命运沉浮和心路里程,解析转型期人们的爱情观、金钱观和事业观,深度揭示了人性的弱点和社会的病灶,颇具现代感和阅读时尚。

在上海2016年书展期间,陕西作家协会、文汇出版社和上海宏波集团联合召开了《金喽啰》研讨会,来自北京、上海、陕西等地的专家学者和作家评论家牛玉秋、肖惊鸿、杨扬、王宏图、王海、李星、畅广元、常智奇、韩霁虹、黄波等20余人对作品进行了全方位、多视觉的批评解读和理论探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委托宣读了评论文章。

专家们指出,传销是社会肌体正在裂变的癌细胞,国家取缔打击20余年,至今愈演愈烈,可见其危害性多么根深蒂固!从这一点讲,《金喽啰》无疑击中了人性的要穴和社会的软肋,具有很强的社会批判价值和人性自审的积极意义。专家们全面解析了传销屡禁不止的人性根源,指出,作品通过司令俊男因旧情复燃而上当受骗直至反戈一击的角色转换,以及俞溟的日益醒悟和游移不定、桂平筠的情感变异与精神沦陷、神秘人物瞎瞎大爷两面人生的矛盾心理、三哥在痛苦绝望中的生命涅槃、萨雷等人的执迷不悟与铤而走险等,从不同角度和层面,深刻揭示了传销组织与网络对于人之本性的严重腐蚀与深重戕害。

会议认为,梦萌有着十分丰厚的生活储备与艺术积累,书中对陕西关中和西南边地风土人情的精彩描写,对各色人物心理的式微刻画,对人性和感情最敏感脆弱之处的深刻剖析,对商业社会种种信誉和诚信危机的点击等都很稔熟,把控到位。这一切与他善于编织曲婉故事的能耐结合起来,作品就有了紧凑而曲折的故事主线与跌宕起伏的故事演进,始终深含一种引人伸纸疾读的内在魅力。而且,作品没有滞留于表面的热闹与一般的好看,还因为作者在叙说故事的过程中,时时瞄准人们的情感悸动与心理感应,把人物的复杂性格与精神脉动一同显现出来。故事与人物的相得益彰,内蕴与形式的桴鼓相应,使《金喽罗》这部小说不仅读时引人入胜,而且读后也耐人寻味。

《金喽啰》的另一个显著特色是人物多,血肉丰满,栩栩如生,特具关中人的个性特征。有专家指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金喽啰》是从关中平原移植到西南边陲的一群中国槐,是大秦后裔在多民族杂居的边地演绎的一幅颇具秦风秦韵的风俗画。即便是一些戏份很少的人物,也包括当地和外省市人,在素描和大写意的笔墨中,个个神似形肖,生动鲜活,让人不得不佩服梦萌观察人物的深透、刻画描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文学梦 责任编辑:已己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爨城,二十一世纪淘金者的传销地 下一篇金钱镜像下的人性迷失与回归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