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隐秘何在?
2016-09-18 15:36:13 来源: 作者: 【 】 浏览:870次 评论:0


隐秘何在?

——读梦萌长篇小说《金喽罗》

白  烨

在人才济济、名家云集的陕西作家群中,梦萌不是一个成就显赫、声名远播的人,但绝对是一个胸怀壮志、不甘雌伏的角色。他在二十世纪末和二十一世纪初,先后出版了长篇小说《爱河》、《悲喜娱乐城》,备受文学界关注。近几年的时间里,他又一口气创作了《倾城》、《金喽罗》、《新部落》等几部长篇小说,更显示了他的生活积累的丰沛与小说写作的用力。就我读到的《金喽罗》这部作品来看,就称得上是血肉饱满,有备而来。

当我大致知道《金喽罗》是一部以地下传销人群为描写对象的小说时,多少是抱了一些担忧心态的。因为有关传销活动的暗中涌动和屡禁不止的情形,我们已经从电视报道与报纸媒介中听到和看到的太多了。这种已被记者和新闻充分涉足的题材领域,梦萌还能再做出什么文章,弄出什么花样呢?对此,我真是存有很大的疑虑。但认真看了《金喽罗》之后,不禁打消了原有的疑虑,而且添加了意外的欣喜。因为,梦萌的《金喽罗》,虽然还带有纪实性乃至通俗性的诸多痕迹,但在题旨与人物等主要方面,都以卓具文学意味的倾力浸润与有力把控,使作品别开生面,也别具韵致。

作品在主人公司令俊男误入传销和寻求解脱的主干故事中,有两点描写不流凡俗,让人意外,从而使作品把一个看似庸常的故事,翻出了新异的意味。其一,使司令俊男进入传销组织的起因,并非是有人威逼利诱,而是一份暧昧的情感使然,那就是中学时代的女老师桂平筠的出面相邀。早年的难忘的一夜情,如今的暧昧的再召唤,使下岗又离异的司令俊男义无反顾地就去往了西南边陲某市。可以说,一份未了情缘和企望旧情再燃,是促使司令俊男鬼使神差地奔向桂平筠身边的内在动因。但殊不知,此时的桂平筠已被“传销”组织营造的种种神话迷蒙了心智,情感不过只是她用来发展下线的诱饵。当司令俊男真正进入传销组织之后,桂平筠便越来越显露出不顾情感、只顾赚钱的真实面目。但一切都悔之晚矣,司令俊男已深陷其中无力自拔。另外一点,则是司令俊男在经过痛苦的煎熬与冷静的省思之后,决意做一个隐而不露的“卧底”,通过打探底细,摸清组织,搜罗证据,以使这个害人的传销组织得到揭露与惩治。于是,他的身份转了,心态变了,这反使他自己由被动成为了主动,经由与女经理俞溟的地下恋情,接触到传销组织更多的秘密,并依靠秦二尊等记者友人帮忙,使传销组织的非法经营、非法拘禁等罪行在媒体上得以曝光,最终遭到省市有关部门的联手打击。司令俊男自己也在友人的帮助下,救出了被骗至传销组织的前妻与儿子,最终脱离了那个由诸多虚拟幻梦构成的现实苦海。应当说,司令俊男之前的由多情而失足,之后的变身再“潜伏”,不只使作品的故事叙述添加了变数与波折,还在人情与人性的观察与审视上,埋设了一定的意趣与相应的意蕴。

醒悟后的司令俊男,在与俞溟和桂萍筠的情感周旋、与萨雷和瞎瞎大爷一次次的智力博弈、与秦二尊和南云的联手暗查中,不断探得的种种实情是令人惊异的,不仅那个被他们用作蒙人招牌的玉莹公司纯属子虚乌有,他们那种以诱骗的方式拉人,以“讲沟”的方式洗脑,以“体系”的方式监控,以单线的方式联系等,更是俨然有如戒规严密、自成一体的黑社会组织。而这一切还只是浮出水面的现象,隐藏于现象背后的,则是通过这种强制性的说教与“洗脑”,使置身其中的人们发生精神蜕变与人性异化。而再进一步追溯下去,人们看到的,是这种传销组织在“传教”的方式和“致富”幌子的掩饰之下,切近着人们常有的心病不断用力,紧盯住人性固有的弱点大做文章,如贪欲、贪钱、贪财、贪婪等等。一个“贪”字,便抓住了许多人,锁定了许多人,也支撑着传销者、成就着传销网络。作品通过俞溟的日益醒悟和游移不定,桂平筠的情感变异与精神变态,神秘人物瞎瞎大爷两面人生的矛盾心理,以及萨雷等人的执迷不悟与铤而走险,从不同的角度和层面,揭示了传销组织与网络对于人之本性的严重腐蚀与深重戕害。可以说,“传销”所以能够盛行不衰,层出不穷,一些人所以心存侥幸,深陷其中,隐秘不再别处,正在于利用了或挑动了人的贪欲与贪心这一人之本能,或者说是击中了人性的软肋。从这一点讲,传销只是舞台上的一件道具,而作者的真正用意则是直指人性的弱点和商业社会的病灶。所以,当《金喽罗》把这一切真实无欺又入木三分地揭示出来之后,它便在社会批判与人性自审的双重方向上,具有了在惊醒人中启迪人和引起社会反思的积极意义与正面价值。

由《金喽罗》一书还可以看出,作家梦萌有着十分丰厚的生活储备与艺术积累,如对陕西关中和西南边地风土人情的精彩描写,对各色人物心理的式微刻画,对人性和感情最敏感脆弱之处的深刻剖析,对商业社会种种信誉和诚信危机的点击等都很稔熟,把控到位。特别是有关传销的各种活动,如行话、暗语等,他更是随手捻来,运用自如,而这与他的善于编织曲婉故事的能耐结合起来之后,作品就有了紧凑而曲折的故事主线与跌宕起伏的故事演进,始终深含一种引人伸纸疾读的内在魅力。而且,作品没有滞留于表面的热闹与一般的好看,还在于作者在叙说故事的过程中,时时瞄着人们的情感悸动与心理感应,把人物与人们的复杂性格与精神脉动一同显现出来。故事与人物的相得益彰,内蕴与形式的桴鼓相应,便使《金喽罗》这部小说不仅读来引人入胜,而且读后也耐人寻味。

于北京朝内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何在 责任编辑:已己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白庚胜:《木府血脉》,滴水鉴大海 下一篇爨城,二十一世纪淘金者的传销地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