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青春少年时的一日三餐(一)
2022-11-18 10:25:21 来源:原创 作者:黎劲风 【 】 浏览:570次 评论:0

民以食为天,是国人常说的汉语成语。中国人对“食”的重视程度恐怕是世界第一,这与我们这个国家人口众多,从前经常吃不饱饭、甚至饿死人有很大关系。

   我出生在1955年,尽管生活在县城,父母亲都有工作都有稳定工资收入,依然经历了饥饿的童年。六七十年代是我的青春少年时代,是长身体时期,虽告别了“大饥荒”,但食物依然十分匮乏,有钱也买不到食品和副食品,许多时候连一日三餐也可望不可即。同是城镇家庭,如果双亲没有工作,或者单亲有工作而人口多,要维持生计、解决温饱,是难上加难。而广袤农村,数亿农业人口连基本口粮也无保障,更难以满足基本生存的需求。

   总而言之,六十年代乃至七十年代,我们的食物十分匮乏,日求三餐实属不易。只是那个时代的人听党和国家的话,习惯于过苦日子,善于精打细算,适应能力特别强,即使饿肚子也无怨言。

   口粮定量  难以果腹

   对食而言,粮食最为重要。六七十年代,城里人吃粮都凭《粮食供应证》。我居住的广东吴川县(今吴川市),人们称之“米簿”。

   据考究,1955年,国务院为了“贯彻粮食计划供应政策,健全市镇粮食供应制度,提倡粮食节约,保证粮食的合理分配,以利于国家经济建设的进行”,下发《关于市镇粮食定量供应暂时办法》,规定居民口粮依据劳动差别、年龄大小以及不同地区的粮食消费习惯,确定了9个等级的供应标准。其中以大米为主食的地区居民口粮为:

   一、特殊重体力劳动者:4555斤,其平均数不得超过50斤;

   二、重体力劳动者:3544斤,其平均数不得超过40斤;

   三、轻体力劳动者:2634斤,其平均数不得超过32斤;

   四、机关、团体工作人员、公私营企业职员、店员和其他脑力劳动者:2429斤,其平均数不得超过28斤;

   五、大、中学生:2633斤,其平均数不得超过32斤;

   六、一般居民和十周岁以上儿童:2226斤,其平均数不得超过25斤;

   七、六周岁以上不满十周岁的儿童:16斤至21斤,其平均数不得超过20斤;

   八、三周岁以上不满六周岁的儿童:11斤至15斤,其平均数不得超过13斤;

   九、不满三周岁的儿童:5斤至10斤,其平均数不得超过7斤。

   吴川县是以大米为主食的地区,然而,我们居民的口粮达不到国务院确定的供应标准。我们吴川居民的口粮供应标准为:十周岁以上居民,乃至初中学生、高中学生,每月口粮仅20斤;机关干部每月26斤,护士27斤,医生、工人30斤。我直到18岁那年上山下乡到水果场落户,每月口粮才由20斤提高到30斤。

  当年,吴川县城只有四个粮店,供应给居民的口粮通常是大米,偶尔搭配面粉,有一些日子还搭配玉米粒。粮店供应的大米每斤1角多钱,称之“牌价米”,凭《粮食供应证》就近到粮店购买。我们经常吃的三号米每斤0.142元,不常吃的二号米每斤0.151元、四号米每斤0.138元。

   粮店供应给城镇居民的大米都是陈年米,吴川人称之“旧米”。新米只有种田的农村人才能吃到。偶尔,有农民拿一些新米到农贸市场卖,价钱要贵一倍以上,绝大多数人吃不上。“机关干部食坏米”,是吴川当年一句俗语,既是社会的真实写照,也责备机关干部无作为。

   当年,城里人明显比乡下人高贵,《粮食供应证》就是身份的象征。如果说每月20斤口粮难以填饱城里人的肚子,那吴川数十万农民的一日三餐就更没着落了。由于“农业学大寨”,抓阶级斗争和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割资本主义尾巴”“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严重阻碍了农业生产的发展,使农民生活水平全面下降。据我1974年至1978年在吴川农村所见,数十万农民顶多是过着半饥不饱的生活。“勒紧裤带大干社会主义”,是饿着肚子呼喊的豪言壮语;“生活靠救济、吃粮靠返销”,是吴川数十万农民的真实境况。遇到灾年,还得靠上头发放救灾粮,解决无米之炊,吴川灾民才得以活命。

   六七十年代,吴川之外的农村也好不到哪里去。据网民披露:1978年,全国8亿农民年平均口粮不到300斤毛粮。还有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1978年,全中国有1/3的地区生活水平不如50年代,有1/3地区的生活水平不如30年代。

    人均收入  贫富有别

   六七十年代,吴川的城镇居民基本靠工资生活,工资高、人口少的家庭,生活相对好点。如吴川县委常委、副县长董如珍是南下干部,月工资100多元,他妻子也有工作,工资70多元,由于没孩子,家庭人均月收入高达80多元,堪称吴川首富。可惜他在文革初期就被批斗、监禁,不久就自杀(或他杀)身亡。我岳父岳母当年工资加起来也将近170元,但有一儿四女,家庭人均月收入仅仅20多元。我父母月收入共102元,全家五口,人均月收入20.4元。

    1963年至1966年,我家居住在吴川县委大院,有时候吃在县委饭堂。县领导在饭堂吃“小灶”“中灶”,其他干部及家属可以在饭堂开饭。早餐有稀饭和包点,午餐和晚餐通常有几个菜可选择:5分钱是豆芽菜,1角钱是青菜肉片,2角钱是排骨,3角钱是红烧肉。几口之家多是自己做饭,可省点钱。

   当年,在吴川县,人均月收入20元以上的家庭不多,算是富裕家庭。月均收入20元的家庭基本可保证一日三餐,填饱肚子。然而,除了父母亲失去自由的日子外,父母亲都长年下乡,母亲不下乡时还要上夜班,我和妹妹、弟弟很多时候吃不上早餐,午餐和晚餐也时常吃不饱。我和妹妹几岁时就学会买菜做饭。

   19731219日,我上山下乡落户吴川县的(黄坡)水果场,月工资是18元。一日二餐干饭,十天半月才能吃到几片肉。这一日二餐已花去工资的七成。每天一大早,我们就在生产队长催促下饿着肚子干重活,以致一天24小时都感觉饿。某天,生产队开会,有个老实巴交的男知青(我初中同学,姓萧)实话实说:如今别无所求,只日求三餐,夜求一宿。大家都觉得好笑。我想说没说:革命知青哪能没理想没抱负?共产主义还等着我们去接班哪!事实上,当年一日三餐真的的难求!

   吴川居民通常是男主外,挣钱养家糊口。家庭主妇和女孩子除做家务外,还做纺纱、编织等手工,帮补生计。当时,工人月均工资约40元,大部分家庭的人均月收入在10元以下,有的甚至在5元以下。居民通常是一日三餐,早饭和午饭一起做,十有八九是咸菜就稀饭。居民通常吃完早饭才去干活,中午回家再吃点剩饭。而学生通常是9点钟后放学才回家吃早饭,下午上课前再吃一点剩饭。晚餐要吃上干饭也不容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而在吴川农村,农民靠出勤挣工分,出勤一天通常挣610个工分,1个工分分红几分钱或一二角钱,有的甚至零分红。据统计,吴川农村家庭的人均月收入绝大多数在10元以下,有的低至二三元,乃至零收入。

   落户水果场期间,我从19743月下旬至1978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时的一 责任编辑:13286957747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歌声伴我行走官场20年 下一篇跨越三个十年的求学生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