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有滴眼泪没从心里流出……(一)
2014-02-12 15:27:02 来源:何建明新浪博客 作者:何建明 【 】 浏览:5536次 评论:0

有滴眼泪没从心里流出……

何 建 明

人世间有些事如果不是有人讲出来,也许永远被掩没。而每个时代、每个时期都有些真实的东西不管它是对还是错,倘若能客观地将其记录下来,也许都是对人类文明的一种贡献。据于此,今天我要把存放在内心几十年的一段故事讲述出来——这些故事也是我们那一代人所经历的一些最为隐秘的事。

那个时代时我们很年轻,因为年轻,所以有些事情弄不明白。如今随着年岁上长,阅历多了,却回头再看看那些往事,其实仍然弄不太明白。我们那个时代不能有爱,更不能有爱情——我指的是我在部队生活的那些岁月里。当时有关男女之间的爱和爱欲,都是禁区,谁想挑衅这个底线,谁就得粉身碎骨。三十多年过去了,如果不是今年春节期间央视军事频道播出记录我《军旅人生》的专题片,我想这份留存我内心的那滴眼泪或许也永远不会流淌出来——它既是伤感的眼泪,更是我们这些军人青年男女们用血和泪凝成的军旅情殇……

还得从那年我所在部队里发生的一件震惊军委高层的血案说起:

这个事件一共死了19人,他们大多是二三十岁的青年军官,职务最高的是团级干部,其余的都是朝气蓬勃的青年男女技术人员,一半以上是我同年入伍的战友与老乡。当时这个事件在军内引起极大震动,但军内基层和我部队之外的人并不知道。作为一条铁的纪律:我们所有知情者不得向外透露有关这个事件真相的一个字。这起因于我的战友间的男女情爱而触发的恶性枪杀流血事件,当我们听说后都想哭,但又不敢哭,因为上面有指令:既不得传,更不得哭。“谁往外传,处分就给谁!”、“谁为这流眼泪,谁就有同样危险的问题。”支队长和更大的官当众这样宣布道。

于是乎这之后再也不敢有人议论和提及此事。

三十余年了,即使在我们战友之间也极少有人轻易去碰这件事,那滴留存在心底的眼泪始终不曾流出,但它却很痛、很痛,并长久地扎在我们心尖上……

说清这件事,还得从我部队的工作性质说起。我们的部队总共有三个师,分别在西南、西北和东北担任工作。我所在的师在西南,当时的师不称师,叫支队。一个支队负责一个地区的战备地下水资源普查勘探和调查,以掌握第一手资料上交中央军委和国家有关部门,用于战争准备和国家建设所需。每个支队下面有三个团,称大队,负责每一个省区的工作范围。我的团在湘西,那是一片荒芜落后、甚至连人都看不到的地方;与之相比较,在西北、东北的那两个师更艰苦。我知道西北的那个师在甘肃、宁夏一带的沙漠地区工作,长年累月都在见不到人影的荒漠里战斗,十分艰苦。我清楚地记得有个战友给我讲述了他和战友们的一段真实经历:他们团曾经在沙漠上工作了四年,春天从县城出发到野外工作,冬天收队再回县城搞军事训练,一年四年见不到绿色,更不用说女人了。有一天“八一节”,我的这个战友向连长提出要去看绿树叶,连长想了想,同意了。于是我的战友带着二十个新兵,整整走了五个小时,在沙漠的边缘地看到了一片飘绿叶的胡杨树,那一天战友们乐得像喝醉似的在沙漠里打滚着回营地,而我听了他们的故事直流眼泪,后来根据这个故事写成了一篇《大漠觅泉人》发给了《新观察》杂志并获得发表。

野外工作的连队青一色的男兵男官,没有女人。女人只有在冬天归队的时候,部队营房里自己部队家属才是女人,这样的女人是不能碰的,战友之间最多开个玩笑。如果遇到性格开朗一点的家属,她能穿一件紧身毛衣或者其他什么鲜艳一些的服装给我们这些光棍过过“视觉淫瘾”就算是开荤了,其他的就啥都别去想。男人们对女性的饥渴就像沙漠里对水的饥渴一样,倘若真把一桶水放在一群男人面前,必定是一场残酷的争夺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但军队的纪律是铁的,谁违反了谁就得倒霉。

在冬训的三个月时间里,一般连队的训练地也远离城镇,几乎都是独立封闭的一块小地方,除了出操练枪外,依然见不到女人。有一个四川老兵,到部队三年了,第一次上街买东西,那是春节期间,大街上有许多年轻的姑娘们在晃街,这个老兵一下被眼前的花花世界迷惑住了,神经出现了极度错乱,就像猪八戒见了女人一般,他两眼直楞楞地看那些年轻姑娘,开始姑娘们对“解放军同志”的注目还回报于动情的一笑。可后来发现这个“解放军同志”的眼神不对劲,于是就纷纷远离他。但我们的这位四川老兵并没有意识到,依然双眼死盯着一个个从他眼前经过的姑娘们。这当中有一位特别漂亮的姑娘在他眼前走过,于是他的双眼更是放着贼光,盯住人家不放。那姑娘走到哪,他就跟到哪……一直跟到一个派出所。接下来的事情就麻烦了:姑娘向民警报案:这个解放军是流氓,他一直追着我想干坏事!民警逮住这位四川老兵的时候,他还犟着牛劲想去接近那姑娘。最后两位民警上前将四川兵绑了起来,即刻通知部队去领人。结果这四川老兵吃了个处分,当年退伍回了老家。其实这位老兵在部队工作表现非常好,年年受到嘉奖,并立过两次三等功。但这没有用,多少个日日夜夜为国争光、为战备卖力都被一次“耍流氓”给抵销了。

无数青春好男儿的青春热血就被这样无情的铁纪律而紧箍在心灵的牢笼里。
然而年轻军人毕竟也是人,是人就有爱和欲。西北支队的一位青年战友就因为这锁不住的爱与欲而酿铸了这场不可挽回的军队悲剧——

他是天津人,部队的技术人员。一般来说,当了技术员才有可能到支队即师部工作,到了师部才有可能与女兵们接触,因为团部和师部以上的机关才有女人和女军人。男干部和女干部之间是可以谈情说爱的,但也必须是公开的有节制的谈情说爱,那种偷偷摸摸的恋情,依旧是禁止之列。比如你想俩人在办公室或工作时间里传情挤眉什么的,照样会被首长们在开会时点名批评,甚至吃处分。这位天津籍技术员开始与天津籍的一位女军人谈恋,但后来他有些变心了,看中了我的一位老乡——无锡女技术干部小程。说起小程,必须多加几句话,她是一位典型的江南女子,苗条身材但又不失丰满,尤其是穿上军装,用现在的话说是那种又“帅”又娆得没法形容。女军人的“帅”和娆是靠胸和腰的婀娜多姿支撑起来的,小程属于两者皆有的十全十美者,所以她是我们老乡中的大美女,也是部队的“一枝花”。因为是老乡,尽管我们分在两个师里工作,远隔千里,但她的情况我们依然了解。

小程开始并没有对天津那位技术员感兴趣,不知咋的后来他俩竟然好上了。这也就算了,但问题就出在下面又有新的情况:当时部队某一支队领导相中了小程,欲让其做自己的儿媳妇,这样小程有些为难了。然而她毕竟年轻,加之这位支队领导的儿子也是位军人,且在北京总部工作,于是没多久,天津的那位老兄只能靠边站了。按现在年轻人的恋爱方式可能就比较简单了:散就散吧。但那个时候,我们部队里即便在师部机关,女兵极少,尤其是可以找对象谈恋爱的更少,而能够对得上眼的男女就更加屈指可数。小程有了新的爱情方向后,对天津那位老兄的刺激实在太大了,他觉得自己挺没面子,特别是他的那位天津籍前女友,时不时的还冷嘲热讽他。让此兄难受万般和最不能容忍的是在他想吃回头草时,那个天津前女友则闪电式地同另一位技术员恋上了。所有这些在今天的年轻人看来,都属正常,然而在我们那个时代的部队里就完全不一样了。一段时间里,这位天津老兄整天沉沦在消极低落情绪之中,靠喝闷酒和听邓丽君的歌消磨日子。喝酒在部队平时是禁止的,听邓丽君的歌在当时也算是禁止的,前者是违纪,后者则是政治问题。有人向支队领导报告后,支队司令部决定给这位天津技术员严重警告处分。哪知处分的事还在研究之中,不知是谁把这情况透露给了他本人。当夜,这位天津老兄痛喝了一夜闷酒,有知情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眼泪 心里 流出 责任编辑:已己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1/5/5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郑泽堰传奇 下一篇大江高歌向北流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