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申振龙:新问题必须采用新工艺(一)
2014-04-15 10:42:38 来源: 作者: 【 】 浏览:3265次 评论:0

申振龙:新问题必须采用新工艺

本报记者许安强  通讯员 陈俊立

申振龙(左一)和总监朱绍博一起检查框格梁施工情况.

破碎、传输、拌和一体式改性土生产设备

一次成型刻槽机及专利证书

锯缝机正在施工

钢筋笼卷丝机

“淅川6标项目部的大胆创新,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河南段的建设施工开创了一个良好的局面。”近日,南水北调中线建管局副局长、河南直管建管局局长耿六成高度评价了淅川6标河南水利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项目部经理申振龙的自主创新精神。

在工程施工的高峰期和关键期,淅川6标研发的改性土破碎机和坡面梁切槽机两项设备在全线推广应用,有效解决了困扰各施工标段已久的改性土施工难题,为加快全线工程进度,确保2013年年底主体工程完工立下了汗马功劳。

墙里开花墙外香:突破改性土生产瓶颈

渠道膨胀土边坡稳定是世界级难题。

当地农谚这样描述膨胀土:“晴天一把刀,雨天一团糟。”膨胀土体内存在天然形成的蜡状裂隙滑面,在膨胀土基础上修筑工程,工程常遭到破坏,这种破坏具有反复性和长期性,被称为工程中的癌症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全长1430公里,其中有近三分之一的渠道要穿越膨胀土地区。针对这道难题,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专门开辟了膨胀土试验段,历经5年的艰辛探索,系统研究了膨胀土渠道边坡工程措施的作用机理,并提出了处理思路和方法。

“2011年3月,淅川段开工。黄河以北的工程早在2009年就已全部开工,我们开工最晚,却要同时完工,压力可想而知。”50岁的申振龙是淅川段8个标段中年龄最大的项目经理,作为河南省内的施工企业,在这个高手林立的舞台上,他觉得自己的优势并不多。

2012年4月,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膨胀土改性土施工方案正式批复,除了换填非膨胀土之外,最主要的方法是在膨胀土中加入水泥,使其改变性质,变成水泥改性土。

为确保改性土施工质量,设计部门对改性土颗粒的含水率和粒径大小均设定了严格标准。中线建管局为此专门发文,要求严格按照“厂拌法”施工。“厂拌法”即用破碎机将膨胀土破碎成一定细度的颗粒,再掺入4%到5%的水泥搅拌均匀,然后填筑到渠道上。

改性土的施工进度直接影响到渠道削坡、衬砌等后续工序的开展,是工程施工的重中之重,也是制约整个工程建设进度的关键因素。然而,改性土施工不仅难度高,且工程量大,仅在中线建管局直管的淅川段,改性土工程量就超过了一千万立方米。淅川6标全长7.381公里,水泥改性土填筑量高达133万立方米。

面对如此大规模的水泥改性土施工,当时各个施工标段并没有一套成熟的施工经验和技术设备,一切都要靠施工单位的自我摸索与总结。

为解决改性土施工这一难题,各家单位多招齐发、各显神通。先是有些标段直接采用矿山上用来粉碎煤矸石的锤式破碎机。“煤矸石和膨胀土的性质不同,一个干一个湿,时间一长,破碎机的机芯就堵住了,无法正常运行,且破碎后的膨胀土颗粒粒径较大,不能满足设计要求。”申振龙说。矿山破碎机破碎效果并不理想,第一个出现了“水土不服”的问题。

随之,又有些标段想走捷径,直接避开使用破碎机,选择“路拌法”施工,即把公路上使用的三合土路拌机引进来,先将土料大面积摊在地上,通过翻晒,控制其含水率,路拌式破碎后再送入搅拌机与水泥搅拌均匀。此办法不仅增加了施工环节,且需要大面积的土料摊晒场地,施工效率低,满足不了改性土生产需要,质量难以保证。

处处碰壁之后,一时间,大家处于观望停滞状态,都在期待市场上出现一套成功的经验和更加有效的生产设备供其直接使用。眼看中线工程完工倒计时牌上的数字一天天逼近,面对133万立方米的改性土填筑任务,申振龙心里清楚,降雨随时会来,多耽误一天,改性土施工的难度就会增加一分。

但如果贸然进行技术创新,一旦失败,项目部将要承受很大的损失。经过多次商讨,项目部始终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不能再等了,我们必须突破自己,大胆的进行一次技术创新,只有这样,才有赢得主动的希望。”见此情形,申振龙一锤定音。

决心一下,他立即派出技术人员,多方收集技术信息,他一直在想,“既然锤式破碎机对膨胀土起不到作用,那么能不能改变一下破碎的方式,从而达到破碎膨胀土的要求呢?”

经过多次磋商后,项目部最终与三门峡市一家民营的福利机械厂确定了合作意向,共同成立了技术攻关小组。

项目经理申振龙担任组长,集中精力攻克技术难关。他们把破碎机拉到施工现场,拆开再组装,日夜反复试验。“我们把锤式破碎装置改为旋刀式破碎装置,通过一次次对比试验,不断改进刀片的布局位置和刀片的尺寸大小,终于找到了最适合破碎膨胀土的刀片数据,试验最终获得成功。

旋刀式破碎机实际应用后,效率大大提高,全线许多标段纷纷前来参观取经。“墙里开花墙外香”,今天,三门峡市这家濒临倒闭的小机械厂因为与淅川6标项目部的成功合作而顺利打开南水北调市场,从而起死回生,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救活一个厂子并不算什么,申振龙最为得意的还是对改性土生产设备的整合。破碎机生产效率提上来以后,申振龙并没有满足现状,而是思考如何形成一条改性土作业流水线,形成设备之间的最佳效率组合。

他仍是一马当先,组织技术攻关小组认真计算每台破碎机与搅拌机的工作时间、设备产量等各类指标参数,通过反复调整和比较,形成了改性土拌和站的标准配置:一台搅拌机匹配两台破碎机。

项目部攻关小组马不停蹄,最终研制出了一套集破碎、传输、拌和于一体,日生产量可达2500立方米的改性土流水线生产设备,并通过多次试验运行,迅速积累了一套成熟的操控经验。

“合理的资源配置是突破改性土生产瓶颈的关键。” 中国水利水电建设工程咨询北京有限公司总监朱绍博说:“别小看这几个数字,一个数字就是几十万元的投入。各标段随即统一了改性土流水线生产设备配置,学习并掌握了淅川6标的操控技术,全线很快掀起了改性土施工的高潮。”

处处留心皆学问:推广应用坡面梁开槽设备

膨胀土渠道边坡稳定措施并不仅仅是改性土这一项,设计部门还出台了抗滑桩与坡面梁相结合的抗滑体系。抗滑桩是在渠坡顶端打灌柱桩,以固定边坡,防止渠道滑坡。特殊地段,将两端抗滑桩以一道坡面梁的形式相联,起到支撑抗滑桩稳定边坡的“双保险”作用。

河南直管建管局副局长、南阳项目部部长蔡建平说:“坡面梁看似简单,但在改性土坡面上完成开槽,并不容易,由于改性土坡面质地坚硬,依靠人工开挖,既费钱又费力,不仅效率低,质量也很难保证。”

大家都在摸索各种施工方法。有的标段采用人工加风钻的方式开槽,施工效率极低。有的标段在挖掘机的铲斗上动脑筋,将4个斗牙改造成2个,开挖后不齐整的地方,人工再用风钻配合修边儿。干了一段时间,发现并不比人工快多少。原因是质量要求十分严格,坡面梁开挖窄一点儿都不行,大量时间花在了人工修边儿之上。

坡面梁宽60厘米,深50厘米。要想在改性土坡面上完成开挖,必须先解决两个问题:一是改性土坡面十分坚硬,人工开挖难度很大。二是渠道坡面陡峭,机械根本站立不稳,开挖出的坡面梁槽难以做到横平竖直,达不到设计要求。

在南阳段190公里的膨胀土施工区,改性土、抗滑桩、坡面梁、渠道衬砌等工序相互交叉施工,一环紧扣一环,如果按照原来的坡面梁施工速度,要想如期完成主体工程建设简直比登天还难。

在压力面前,申振龙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他对土办法不置可否。但他坚信新的技术问题一定会有新的解决办法。“新问题必须采用新工艺”,这是他一贯的做事理念。他相信只要善于钻研,就一定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干成自己想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申振龙 问题 必须 采用 新工艺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朋友一习近平与贾大山交往的故事 下一篇郑泽堰传奇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