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中华传奇:一个石头变成龙的故事(二)
2016-09-21 16:06:55 来源: 作者: 【 】 浏览:10380次 评论:0

唐宋时期,还有易州人奚鼐、李庭硅、张遇、陈瞻等制墨名家。因而唐代易州墨、砚名天下。所以说,今天的徽墨是易州人奚氏父子所传,徽墨源于易县。安徽一位姓胡的商人开文墨厂,写了副对联,叫“师承古易水,奇珍握墨绝”。可以为证。

易水河畔,蕴华含英,钟灵毓秀,是一块风水宝地,清雍正帝在此建清西陵泰陵。他的儿子乾隆帝每年都要在这里祭奠,易水砚被当地官员推荐给了乾隆。乾隆爱不释手,命当地雕刻50方易砚奖赏亲近大臣,并将易水砚列为贡品。

这些,也都是我从资料中查找的,但一件事是邹洪利告诉我的。

他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参加了南水北调中线京石段应急供水工程易县考古发掘活动。2006年,在塘湖镇南北林墓区东汉墓出土了一组汉代石黛板,经专家认定为玉黛石质。这组石砚,光滑细腻,平板中部微凹,四周残留墨色痕迹,表明此砚为墓主人生前使用器物。这就把易砚的历史由唐代向前推了约500年,早于端歙等兄弟砚种,这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石质砚。

“后来呢?”同事着急地问。

“后来易水砚进入衰落期。”我回答。

易水砚的衰落期主要是直至改革开放一段时期衰落的原因主要是近现代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对砚台构成强烈的冲击,包括清末期因墨汁悄悄地兴起,与舶来的硬笔一道,开始直接威胁着砚台;包括随着战乱一起,砚台遭受了连连的打击,斯文扫地;包括当今电脑的普及,生活节奏的加快,办公实现无纸化。从此,砚台不再高扬作为日用文具而曾经引以为豪的实用功能

“后来呢?是谁,激活了易水砚的辉煌?”同事着急地问。

“奇迹出现了……”这时我故意卖关子,就是不告诉他什么奇迹。

他更急了,说要去问“百度”,查资料。我告诉他,你还查不到这资料,至少现在还查不到,因为那些是我采访雕刻大师邹洪利和他爱人张淑芬的第一手材料,还没发布出去。我这人真是的,既想急他,但是又急于把事情告诉他,甚至比他还急。


   5

这是我的采访实录:

邹洪利——

出生于易水河北岸厂城村的一书香门第。你知道,厂城村是战国时期“燕下都”的西城所在地,西城又是燕国工匠居住和打造兵器的地方。
   我自幼喜爱书法。上小学时,父亲拿出两辈人用过的一方镇斋之宝,叫“二龙戏珠”砚,给我看。我一眼就喜欢上了,如获至宝。
   那以后,父亲一有闲暇,就给易水砚的传说。我读初中时,父亲又给我讲了一些制砚技术与知识。
   那时,我便萌发当一制砚大师的梦想,等我长大了要刻制一块更大更美的砚台

可是,我的命运不顺。我一直都想考工艺美术学院,但是高考没有中举。说来挺遗憾,我的成绩距录取分数线只差2分。后来进了省卫生学院,自己觉得挺委屈

后来,我一直在想,升学考试是可恶的,仅仅是差几分,就把多少爱好和梦想扼杀了。
   对我还好,几年的大学生活开阔了视野。课余闲暇,我对易砚的兴趣不仅没有中断,而是加投入大学毕业,放弃了留在省城工作的机会,依然回到家乡来,在易县卫生防疫站工作。好事多磨,我最终走上制砚的路……
   


张淑芬——

我也是在易水河边生长的,就在北岸的龙湾头村。龙湾头在战国时期是“燕下都”的东城。

我年轻时在易县电子配件厂工作,厂里销售主管。因此,我经常往返于北京、天津、保定等大中城市,时常为京津 知名人士捎购易水砚,不断听到学者们对易水砚褒奖评说。

1986年,北京一位古砚收藏家请帮他选购几方精品易水砚,带他来到了当时县工艺美术厂和大小摊点,均没选到中意的易水砚。

我很大胆,当时提出帮他设计几方砚,欣然同意。

我先是带易水砚到中央美术学院,让一位老教授做了鉴赏。然后,又说明来意,谈了自己对易水砚进行创意革新的想法,受到老教授的赏识。老教授按照样品与改进的技术方案为设计了三种图纸。

拿着老教授的设计图纸找了位年愈7旬的工匠制作了样品。收藏家见到样品时拍手叫好,请一次给他制作了30多方易水砚收藏家还夸奖我易水砚若有这样的人来经营一定会有一个大的发展。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从这件事得到启示,易水砚的开发必须有专家学者的参与,必须走出闭门造车的圈子,从此我心中埋下了开发易水砚的种子……
   

   6

他们的结合,可以说是“砚为媒”。

一年秋天雨后日出,邹洪利与几位同事,骑单车到乡镇检查工作。路上,被一位姑娘的吆喝声挡了去路。
   这位姑娘就是张淑芬。
   张淑芬说,她的货车了几十方砚台而超载,陷进泥淖里,请邹洪利他们帮忙推推车。
   几个小伙子帮张淑芬把货车推出了泥淖

“这么多砚台,要运到哪去?” 邹洪利问。

“北京呀。”张淑芬答。

“你是做砚台生意的?” 邹洪利问。

“也是也不是。反正,很多人喜欢咱这里的砚台!” 张淑芬嫣然一笑。

一句话,点燃了邹洪利心中那股火。在告别的时候,小伙子紧紧握住了大姑娘的手。

他们从此相识,进而相爱,进而结婚。

这时,易县技术力量最为雄厚的工艺美术厂倒闭,民间小型制砚厂家也相继走入低谷。

“我想办制砚厂?” 张淑芬邹洪利说。

“实在太好了!可是,没有资金,没有厂房呀!”邹洪利回答。

没有资金,亲戚朋友那儿借;没有厂房,就把咱们的洞房腾出来。 张淑芬坚定地说。
   “那,我们说办就办!”邹洪利坚决支持。
   建厂之后,两人各有侧重,分头行动起来。

张淑芬对北京、天津、上海等大城市进行市场调查,了解到了广大顾客对易砚的需求与热爱。经过缜密的调查研究,他俩确定了建龙头企业、出精品、创名牌的易水砚发展战略。
   邹洪利则是把精力投入到易水砚的开发研究中,重在易水砚的创意设计。他们请专家和制砚名师来厂讲课传艺,迅速提高制砚艺人的技艺一批批新砚相继出世。

每一方砚台,都彰显出邹洪利的匠心。

古老的易水砚,开始由单纯的龙凤砚向高品位、多品种、系列化方向发展。在雕刻工艺上,传统的砚雕工艺结合现代雕塑、绘画、书法艺术,综合利用平雕、阴雕、透雕等多种工艺技法,北国的刚劲浑朴融合江南的纤秀细腻,生产出象征中华民族吉祥幸福、繁荣发展的一方方砚台。

于是,易水古砚为砚中瑰宝民族艺术之林中的眼明珠,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旺销势头,产品销往北京、天津、石家庄、沈阳、广州、深 圳、香港等30多个大中城市,出口日本、东南亚5个国家和地区。

在易水砚陈列室,能够看到代表吉祥长寿的龟砚,表现民族文化的琴砚、古币砚、八仙过海砚、嫦娥奔月砚、太白醉酒砚、十二生肖砚以及山水风光、英雄人物、花鸟虫鱼等几十个系列,上百种造型,千姿百态,惟妙惟肖。

当然,在陈列室,看不到大师们的艰辛,比如制造《中华腾龙巨砚》,邹洪利曾遇到了三大困难,首先要找到巨型砚石,需要精心构思设计,然后须有雄厚的资金和过硬的技术这对邹洪利、张淑芬来说,是巨大挑战。



  7

邹洪利踏上了寻找巨型砚石之路。

他小时候听民间传说,在祖祖辈辈开采砚石的“黄伯洞”有一块巨大的宝石,相传唐代砚墨大师奚朝父子就有过将这块砚石制作成巨砚的奇想,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只能是一种幻想

邹洪利睡梦中都想找到这块宝石,实现他的理想。

一连找了八天也没找到到了第九天的早晨,霞光万道风和日丽,他终于在龙凤山一个千年老砚坑内找到了宝石。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邹洪利 张淑芬 赵学儒 易县 王宝强 郭德纲 责任编辑:已己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2/3/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光明日报:河长纪事(报告文学) 下一篇千里运河秀 一珠独灿明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