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报告文学:一部灌溉中国史,三代上善水利人(一)
2018-12-27 15:22:11 来源: 作者: 【 】 浏览:791次 评论:0

报告文学:一部灌溉中国史,三代上善水利人

原标题:尔是一条不竭的渠

——写在湖南省酒埠江灌区管理局成立五十周年之际

 赵学儒

酒埠江,不是江,尔是渠。


湘东部,罗霄山下,有座大水库,叫“酒埠江水库”,高坝矗立,攸水荡漾。水库下游,横卧一条渠,名“酒埠江灌渠”,蜿蜒百里,匍匐前行。水库如龙头,水渠似龙身,蜿蜒腾挪,半世纪矣。


河面,架起高高的渡槽;山里,开凿深深的隧洞;地下,埋进长长的倒虹吸管;渠上,建有众多暗涵、泄洪闸、节制闸、分水涵闸、排涝暗涵等建筑。巨龙上天入地、穿山越谷,畅行无阻。若把干渠比作龙身,把支渠比作龙爪或龙须,其云雨之处,成“酒埠江灌区”。


酒埠江灌区,湖南攸县、醴陵及江西萍乡的生命源。一渠清水,淙淙流淌,生生不息,滋养着这片丰腴的土地,哺育着这里淳朴的人民,维系着这方浓浓的乡愁。


2018年孟冬,乘高铁五个多小时,我从北京抵达长沙。又马不停蹄、车轮疾飞,再经两小时余,赶到酒埠江灌区管理局,与“酒灌人”畅聊昨天今天和明天,倾听他们与一条渠的故事。


第一章 水源篇


“儿,妈托人给你写了几封信,你一直都不回来。你已经24岁,是地道的大龄青年。与你同龄的,都已抱崽。你如果错过春天,肯定再没收成,赶紧回来相亲!”


吴国仁拿着母亲的信,去指挥部请假。到门口,站了会儿,又返回来。


他是建设酒埠江水库的两名技术员之一,若是离开,如断一臂。他想,水库工程不能停,技术员不在会出问题,那就对不起国家。他是翻身做主的人,怎能对不起国家呢!


现任酒埠江灌区管理局办公室主任彭政的姥爷,即原任攸县水利局长的刘福元得知这事后,主动当起“月下老人”,帮吴国仁牵成婚姻大事。


他们“抽空”在指挥部举行了婚礼。


主婚人刘福元请新郎官发言。


“告诉毛主席,我们要把大坝建好。我们听党的话,跟党走。党员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兢兢业业,不怕牺牲,尽心尽力尽义务,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吴国仁说着,竟举起拳头,像那年在工地入党时一样庄严。


婚礼将结束,有人喊他:出事了!出事了!


吴国仁抄起尺子、锤子、水平仪,急忙往门外走。新婚的妻子把酒葫芦递给他。这是吴国仁解乏治困的神器,经常挂在腰间,每当眼皮打架时,他便抓过葫芦,仰脖喝上一大口,顿觉清醒一些,继续施工。


坝上,红旗飘飘、号声阵阵、人影绰绰。


原来,打夯的小伙夏觉剑晕倒,这会儿清醒过来,坐在地上。吴国仁拍了拍小夏的肩膀,把酒葫芦递给他。只有十六岁的夏觉剑,脸被辣成红椒,咳咳咯咯不止。


他站起来,唱起夯歌:同志们呀,加油干呀!谁不卖劲呀,就是大坏蛋呀……


夯歌在旷野回荡……


夏觉剑今年78岁,已经退休30年。30年,无论春夏秋冬,阴天晴日,他每天早晨在坝下散步,向大坝行注目礼。那里有他永难忘怀的记忆,有他激情燃烧的岁月,有他日久弥新的情怀。那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或叫时代记忆。


1958年5月20日,国务院召开湘、鄂、赣三省水利工作会议,研究长江防洪及三省水利建设议题,通过兴建酒埠江水库决议。7月28日,酒埠江水库正式破土动工,一纸宏伟的新中国治水蓝图,徐徐展开。


攸县、醴陵县组建工程建设总指挥部,明确攸县完成主坝、船闸、电站、溢洪道等施工任务,醴陵县负责副坝建设。从四面八方汇来数万大军,凭着“愚公移山”精神,仅用18个月就实现了大坝胜利竣工、成功蓄水,比原计划3年的建设工期提前了180天。


他们不会忘记历史,历史不会忘记他们!


回忆当年情景,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自豪,带着甜蜜。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最艰苦的条件下,简陋设备、落后技术、恶劣环境,未能泯灭他们水一样的初心,未能消减他们火一样热情,未能抵挡他们牛一样干劲,未能磨去他们铁一样意志。


夏天,骄阳似火,炙烤大地,他们如站在火炉上,但谁也不言退缩。双腿如根,深深扎在红土中;冬天,寒风彻骨,穿透棉袄,他们似置身冰川里,但都是执着如初。脊背如弓,高高挺立蓝天下。一柄铁锹翻泥、掘沙,一把锄头破荒、耕耘,一辆小车推土、运石,每一股力量来自对梦想的期盼,每一滴水都是对旱区的承诺。


“那时,每顿只供四两多米饭吃,有时饿得头晕眼花;那时干活时间长,大坝合龙的几个月,一天就让睡六个小时。”夏觉剑说,那次晕倒了,醒来就唱夯歌。他已经说不清当时到底是清醒了,还是在梦中。


夏觉剑已经步履蹒跚,但仰视大坝的目光炯炯有神。


我在坝下遇到他,问他是否参加了水库大坝建设,他说:“我是她的母亲。”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见我听不清攸县方言,做出一个舞剑的姿势:“觉是觉悟的觉,剑是宝剑的剑。”我问几十年来,他最想说的话是什么?他说:“我们是吃过苦的!”


酒埠江水库建成后,吴国仁、夏觉剑兵不解甲、马不停蹄,投入灌区工程的建设。攸县、醴陵的数万大军,在数百里的渠线上摆开战场,以“敢教日月换新天”的气魄,依地开渠道,逢山凿隧洞,遇水架渡槽。1959—1972年,历经十余年艰苦卓绝奋斗,终于实现“攸水上山岗,水随人意流”的夙愿。


我离开大坝,反复思考“我们是吃过苦的”这句话的含义。真的,因为有了他们的苦,才有了后人的甜。人们习惯把他们尊称“灌一代”,因为他们把大半辈子的好时光,把他们的身心、青春和力量全部献给了新中国初期的治水事业。


峥嵘岁月愚公志,修河筑坝竞风流。酒埠江水库,不仅是一条渠的源头,或是新中国治水的源头;修建酒埠江水库和灌区产生的“艰苦创业”之伟大精神,应该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源头吧!


第二章 水脉篇


半个世纪的时间隧道里,承前启后出现了三代“酒灌人”,人们习惯称之为“灌一代”“灌二代”和“灌三代”。按年份,不好准确划分代界,一般是爷爷父亲儿子或以这三代辈分而论。爷爷即“灌一代”退休了,父亲即“灌二代”接班;父亲即“灌二代”退休了,儿子即“灌三代”接班。若是这样持续下去,倒有点像《愚公移山》中说的,子子孙孙无穷尽,呵护酒埠江灌渠这一水脉。


吴国仁、刘福元、夏觉剑等,无疑属于“灌一代”。吴国仁的儿子吴东红,现任酒埠江灌区管理局工会主席,是响当当的“灌二代”;刘福元的女儿刘清美、女婿彭万新,也属于“灌二代”,外孙彭政是“灌三代”;夏觉剑的儿子在水库管理局,管理他父亲的“孩子”。这样子承父业者,在此多见。


今年80岁的汤泉源,与吴国仁、刘福元、夏觉剑同龄,论年龄可以是“灌一代”,但是论工作年限,或可以列入“灌二代”,因为他于1990年至1999年,在酒埠江灌区管理局任副局长,搞政治工作。他从副局长任上退休,回到镇上。


1980年代,财政“断奶”,实行“以水养水”,自收自支,酒埠江灌区进入“多种经营期”,或叫“艰苦创业期”,也可称“异常艰难期”。


汤泉源记得最艰难时,职工数月拿不到工资。


院子里杂草疯长,树上枯叶飘零。


部分职工思想较乱、人心不稳,蠢蠢欲走。


身高体大的副局长汤泉源,弯腰上门找到株洲市领导。他说:“水利是农业的命脉,我们这些水利人命都保不了,怎么为农业服务!”市领导在全市人大代表会议上,提到了酒埠江灌区的困境,引起株洲市市委、市政府的重视。


汤泉源陪局主要负责人一面积极向上反映情况,争取上级支持;一面三天两头开会,做职工的思想工作,即他的本职工作。他嘴边挂着的一句话是: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当时,“过火焰山”的办法,主要是以水为载体,以灌区工程为依托,在确保灌溉和防汛抗旱正常运转的前提下,从发展电力生产到综合开发利用,积极做活水电经济文章,既扩大工程效益,又活跃水利经济。他们先后建起桔园、葡萄园、水泥制品场、劳动服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文学 国史 水利人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1/4/4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水兮 水兮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