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讨论:散文何必虚假献媚(二)
2019-01-04 21:35:37 来源: 作者: 【 】 浏览:2983次 评论:0
觉追求拒绝了散文创作上的媚众媚俗,那么主真主实主诚要求则杜绝了虚伪虚假。胡适的《文学改良刍议》堪为新文学运动先声,他强调“真挚之感情”和“高远之思想”。在《建设的文学革命论》中,他论述道:“要说我自己的话,别说别人的话”,“有什么话,说什么话,话怎么说,就怎么说”,唯以“但求不失真”为标准。周作人坚称,散文不仅是自己个人的,而且还须有“真实的个性”“真的心搏”。林语堂则说,“性灵派文学,主真字”,所谓“真”指“人能发真声”,“说我心中要说的话”,只有“思想真自由,则不苟同”,才能发抒性灵,才可谓之“得其真”。冰心对“真实”与“个性”的关系做过激情的阐述:“能表现自己的文学,是创造的,个性的,自然的,是未经人道的,是充满了特别的感情和趣味的,是心灵里的笑语和泪珠。这其中有作者自己的遗传和环境,自己的地位和经验,自己对于事物的感情和态度,丝毫不可挪移,不容假借的,总而言之,这其中只有一个字‘真’。所以能表现自己的文学,就是‘真’的文学。”“‘真’的文学,是心里有什么,笔下写什么,此时此地只有‘我’”,“微笑也好,深愁也好。洒洒落落,自自然然的画在纸上。这时节,纵然所写的是童话,是疯言,是无理由,是不思索,然而其中已经充满了‘真’。文学家! 你要创造‘真’的文学吗? 请努力发挥个性,表现自己。”这里的“真”,更多的不是指对客观事物的真切描绘,而是指对内在感情的真实表达,“真实与个性”由此得到统一。俞平伯强调“说自己的话,老实地”。在《德译本〈浮生六记〉序》里,他说:“言必由衷谓之真,称意而发谓之自然。”强调真诚,自然,不虚伪。李素伯认为文学作品“是作者最真实的自我表现与生命力的发挥,有着作者内心的本相”。艾青宣称:“作家并不是百灵鸟,也不是专门唱歌娱乐人的歌伎。他的竭尽心血的作品,是通过他的心的搏动而完成的。他不能欺瞒他的感情去写一篇东西,他只知道根据自己的世界观去看事物,去描写事物,去批判事物。在他创作的时候,就只求忠实于他的情感,因为不这样,他的作品就成了虚伪的、没有生命的。”事实表明,“真”才能打动人心,唤醒世界,实现散文的价值,“虚”切断了散文的精神命脉,丧失了散文的力量,注定没有前途和远方。

重返“五四”,阅读经典,思考当前散文创作中存在的媚俗和虚假病症,我们是否可以从中得到启示呢?

用真实写心写意写情

——浅谈散文的真实与虚假

◎鲍 坚(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管委会副主任)

散文写的是作者的心境、意境和情境。一篇好的散文,会把读者带进作者的心、意、情之中,去感悟作者,然后感动自己。散文的感悟与感动具有现实性,而不是虚构性。现实性体现在,不论是散文中所叙述的人、事或者物,还是作为叙述主体的作者本人或者借代的他人所表达出来的心境、意境、情境,都是真实的——或是事实存在,或是真心感受,或是真实拟想。一种文本,如果不是这样的源自现实,而是建立在虚构基础之上的叙述并以此去实现感悟和感动的目的,它可以是文学作品,但不是散文。

既然是现实的,就应当是真实的,真实是散文存在并且追求优秀乃至完美的必要条件。

梭罗的《瓦尔登湖》是真实的,它描述的是作者的自然生活,以及超越生活之上的心灵思考。王勃的《滕王阁序》是真实的,它描述的是作者所体会的人文意象和他所观察的自然景象,以及在此基础上的文学想象——这种想象仍然是他心绪的真实反映。朱自清的《荷塘月色》通过向我们展示真实的景象,给我们留下了无限的意境空间。余秋雨的《长者》是散文不是小说,因为他不仅讲述了真实的故事,还使这个故事蕴含了真实而丰富的心境和情境,它们在文中,还有更多的是在我们心中。

有真实,就有不真实。

叙事的虚假是散文创作中最大的不真实。把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事实或者只是一个简单的事实基础,加以虚构和渲染,写得天花乱坠、有模有样,虚张声势、煞有介事。这种文章,哪怕文笔再精彩生动,也失去了散文的灵魂。

还有一种不真实是知识的虚假。在创作中缺乏严谨的精神,无论是生活常识,还是社会知识抑或是历史知识,不是以一知半解作张冠李戴,就是随意取舍兼添油加醋,更有甚者凭空编造而南辕北辙,以此作为文章的论点、论据,误导读者的心、意、情。这种虚假,如果不认为它是有意的欺骗,那么至少可以认为它是出于无知。

更有一种让人反感的不真实,那就是情感的虚假。本来并没有那么多的感动,却偏要做出欣欣然或凄凄然的样子,矫揉造作、无病呻吟、强装笑脸,靠一些虚假的情节和煽情的词汇来弥补作者自己感情的缺乏,还要以此催出读者之泪、挠出读者之笑。可是,情感是勉强得来的吗?

散文的真实,需要作者具有展现真实的功底。比如,敏锐的观察力,善于思考的习惯,不断积累的阅历,人文关怀的情感,求真唯实的品德,以及任何体裁的文学创作所必须具备的文字表达能力,等等。功底不深,必然导致散文创作中真实的缺失与虚假的掺杂。前述的这些不真实,无一不是因此而起。

然而,并非所有的不真实都是由于功底不深而导致。可以见到的一个现象是,有些功底颇深的作者也热衷于写一些不真实的散文。对他们而言,或许不是为了名或者利,而是因为过于爱或者过于恨。爱或者恨,可以施加于一个人、一个物、一件事,也可以施加于一个群体、一个现象、一个社会、一个国家。但是不论是施加于谁,不能虚假。

散文的风格是丰富多彩的,有平淡,有激昂,有愉悦,有伤感,有宏大,有琐屑,它唯一没有的是不真实。真实与否,无关散文的风格,关系的是散文的本质和它的生存质量。不真实,必然不客观、不真挚,必然要失去感动,尤其是读者的感动——无论是对这篇散文的还是对散文作者的感动。在当今这个时代,文学不是作者一个人的文学,它还是读者的文学。一个文学作品,一旦失去了读者,就失去了它存在的基础;一个文学门类,一旦失去了它的内在本质,它必然要走向衰微。而一个作者,一旦违背了读者对于作品本质的理解,他也将会失去读者的信任与期待。

因此,散文不可不真实。

散文的真实性

◎李朝全(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副主任)

散文这一种文体,很难有准确而严格的定义,其内涵与外延具有很大的伸缩性、灵活性。换言之,散文的边界并不规整拘囿,而是有着很大弹性的。

一、三种散文

从散文的外延及边界来区分,这种文体可以有三种定义,也就是存在着三种散文。

第一种散文的概念,是一个最宽泛、最大范畴的散文,亦即与韵文相对应的文体——非诗非合辙押韵的文学作品,皆为散文。这也正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文”或“文章”的概念。我们有个约定俗成的说法叫“诗文传统”,常常“诗文”并称。古代的“作文”、科举考试的答卷文章,均属此类,即与“诗”相对的“文”。古典文学的初始源头应该是两种。一是从原始社会人们的劳动号子、口头吟唱发展而来的诗歌,一是从古人结绳记事,在陶片瓦罐、龟甲兽骨上刻字记事发展而来的“文”或“文章”。前者更多地诉诸语言、口头歌咏,后者更多地诉诸文字表达、书面记录。这种最广义的散文,在中国古代是与诗歌历史几乎一样悠久的一种本土文体,是中国最古老的一种文体,具有深厚的历史与传统的承袭传递。

从根源上看,中国的散文其实就是最早的文字记录、上古记事。这个源头往下流传,形成了最初的陶文、甲骨文卜筮记事、青铜铭文记事,以至后来的《竹书纪年》《春秋》《国策》等史传记载和先秦诸子百家。这种宽泛的散文的概念,包含了除诗歌之外的其他各种文学作品,如史传、唐宋话本、变文、明清小说、小品,直至现代文学中出现的小说、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讨论 文何必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2/5/5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文学大坐标上的新散文 下一篇彭程:自由的呼吸吐纳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